《異形:聖約》觀後(2) – 最後的晚餐




最後的晚餐

十二、這次要來談的是「最後的晚餐」,在電影中各位應該都發現到,原艦長(Branson)詹姆士法蘭柯的便當領得非常早。但在片商釋出的聖約日常中卻又看到很關鍵的影像畫面。這段畫面被視為《最後的晚餐》。

我們將1979年異形的《Nostromo》陳設與電玩《Isolation》中的、《聖約》中的彼此比較一下。


(圖-最後的晚餐 之比較)



(圖-最後的晚餐構圖法)



(圖-最後的晚餐構圖法)



可發現1979年異形至相關電玩、聖約作品的太空船內裝設定都是四通八達的、格局清楚且立體,所以在座位的空間感上,很容易做出「單點透視」的鏡位手法,從畫面中央的人眼人頭為視心(CV),向外擴散所有透視線,以視心左右為基線(BL),以此擴散,常見一些作品擁有此手法,如史丹利庫柏利克的作品。不但集中視覺中心,更透過主角位呈現偉大、凸顯之感。


(圖-Nostromo crew dinner)


我們再看看1979年彼此的座位順序,會發現Dalla艦長的位置並非強調耶穌位,但這位詹姆斯法蘭科所飾演的角色常是領導位,不論是鏡位或是披巾,都有這類意象成分在。(電影中他的形式藉口是「有點發燒」,披一塊布上肩變得合理了許多)。



(圖-Nostromo crew dinner的格局配置、重要與不重要的區別)


如果用主從關係搭配當年女性意識尚未抬頭、對於服務人類的機器人立場去看,就可以分出位高權重的一方、跟代表壓抑的女性主義及僕從的一方,如果用這種方式區別出階級意識,似乎也說得通就是,只是那不是我的本意,因為構圖得是明確的。Dallas的座位其實在電影中相當隨興,除非有講話才會進入鏡頭拍攝中心,否則坐的位置不會固定耶穌位。



(《異形:聖約》序幕:最後晚餐 "Alien: Covenant" PROLOGUE: LAST SUPPER)



(主副之分)


透過這個披巾與對白,我們可以清楚的分辨主與副之間的差異,副位的景深、距離,這在以前我們畫分鏡表都很理解,「刻劃凸顯鏡位」角色。


我們再看看關於犧牲的順位
1979年異形 – Dallas艦長 (2122)第二順位犧牲者 (Brett為第一)
2017年聖約 – Branson艦長第一順位犧牲者
**







注意:(導演版啟動自毀系統後,Lambert跟Parker遭遇Xenomorph就GG了,又發現Brett狀態已死、Dallas尚存一氣,所以用遭遇的順序來看為:(1)Brett→(2)Dallas→(3)Lambert/Parker。)


(圖-導演版裡會在片尾啟動自毀裝置後再見到繭化的Dallas與Brett,我覺得繭化的目的有卵的作用,這點留待未來再說。)



評論

觀察的結果,導入宗教元素來說對於本作品有更加親切之感。以劇本與時空構成需要而言皆然,將觀眾把現實世界與太空科技時代做整合,呈現一種「好似有高科技狀態,但離我們日常的現實並不遠」的觀感。而這種目的各位可以從武器設定上面的專訪看見。(如下),不過我不會用達文西密碼的座位順次去解析的,因為這沒有意義,看過聖約的應該懂。(還抹大拿的瑪麗亞哩...)


Alien Covenant's Armor, Weapons, and Blood Effects!



我覺得後續應該會有,寫起來壓力應該也蠻大的,目前在等The Art and Making of Alien: Covenant: The Art of the Film美術設定集與聖約的藍光到手,屆時再看看有什麼宅梗。先這樣。


本系列作品連結
我是雷雷好夥伴之《異形:聖約》觀後
《異形:聖約》觀後(2) – 最後的晚餐
《異形:聖約》觀後(3) – 導演漏了那些沒講


關於異形作品
一通五芒星符號傳真的背後:異形3
Ridley Scott/關於Prometheus2的訪談
其實是異形2.5集的異形5
普羅米修斯 自繪fan art:Deacon Alien
談異形作品(生物造型與設計)
Prometheus 類神角色陸續曝光
Prometheus 普羅米修斯的部分解答
Prometheus 觀後心得

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