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西(LUCY)觀後


因為是根據內容所作的剖析,所以還沒看的人可以先別看。拜偷!

因為一直主打台灣取景份量極高、國內演員躍升國際大螢幕,

加上盧貝松前期電影宣傳單純只透漏史嘉蕾喬韓森的角色為運毒人,

所以不知跟政治圈於前期認知上的宣傳無效果是否有關,雖然乍看下是如此,

不過觀影後大概就會發現,實際上的劇本架構不是這麼單純的(還好還好)。





※ 《露西 LUCY》採用的台北街景,坦白說從台北機廠走出來是公有市場距離挺遠的,
這可能是某些報導中提出「香港風味」鋪陳的依據,其實台灣這樣的民生賣點很多。




※ 因為會簡易英文的計程車司機(邢峰 飾演)而倖免於挨子彈,載露西去汀洲分院時有種落日殺神的FU。




※ 預告片一上映後,此舉造成某種形式的行銷,台北計程車運將表示「LUCY DON'T KILL ME.」



※ 人類演化史中最早的猿人也被稱為「露西」。





我看完第一個認知是,這個題材其實不是最新的,而是鮮少有人像盧貝松這樣持續用以擴展想像與科普解釋

(就算是自定義詮釋的也好),我的意思是指,很多人都曾經很在意愛因斯坦的腦用量可能很高、比起一般人而言,

但把腦部所有未知領域的空間全部用上時,是什麼樣一個狀態,其實就還蠻值得探討的,

《露西》本作就是在講述這樣一個狀況。


單就拓展腦力的想法上所能夠完成的事情,在本片中若用最直接的字眼來講,幾乎直指「超(自然)能力」這玩意,

但只用超能力解釋其實「很不科學」,但盧貝松的這作品從科學面檢討的話其實有很多地方都有疑問存在,

例如要達成開啟拓展腦部的機制,需要一把鑰匙,片中所運的毒品名稱很微妙,叫做CPH4,

據片中三總汀洲分院急診室開刀房醫師表示:CPH4(某種生物酶,類似四氫生物蝶呤)

這種物質是孕婦懷孕後體內會生成的一種物質,對於新生兒來說有如核彈一般之激化物質的存在,

而露西在片中遭脅迫運毒的方式是腹部體內挾帶的人體運毒,

於(台北機廠場景)遭到毆打後導致體內CPH4容器破裂藥物外洩,開啟了露西拓展腦部的契機。



※ 持槍走進三總汀洲分院一路進開刀房還不被發現有點扯,不過有點想到LEON裡的Gary Oldman如入無人之境的鋪陳。




※ 我覺得盧貝松在詮釋體內運毒包裝破裂後中毒的過程很特別,特別是這種毒物不是一般的毒品,
是一種人工合成的孕婦體內物質。



※ CPH4 發作後腦部開發啟動,呈現出高智慧的冷靜舉動。




※ 從冷靜下來到感知壞蛋即將接近,不但回復座位還進行了生物間極為有效的色誘行為,導演用極短的時間營造出來了。




在片中對於細胞的演化與資訊文明產生關聯是透過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在大學演講授課的方式進行說明的,

這當中持續有透過提問述及「當高度拓展腦部後會發生什麼事」時,塞繆爾·諾曼教授(摩根·費里曼飾演)

也用研究預測說明了大略的可能性,同時也強調「科學的假設成分很高」,但露西的出現,

讓這個科學家對其畢生研究與大致上人類對於原有質量常識產生了逐漸印證與推翻的新認知。




※ 在片中的史嘉蕾(露西)通訊的概念很微妙,盧貝松好似欲從這當中取為笑點讓觀眾發笑,

(露西打手機給在實驗室的諾曼教授,話都還沒講完露西就開門駕到),但這其實於事後反觀,我們可以發現,

一個對於已拓展腦袋瓜子的人而言,「即時通訊」這樣一個概念比我們要快上、即時的更多!

所以這通電話的舉止反而比較像是「開門前的按電鈴」這樣的動作,畢竟露西若她真的要聯繫,隨時都行,

而且她甚至可以透過資訊流擷取所需資訊(不論是電磁波、人類的電腦網際空間或是電話網絡)相當的全能。




※ 露西處理資訊流(以條狀呈現的電話/電訊波),不但能擷取某一個人的通話,還能清楚聽見通話的內容,
重點回溯一下,若「露西版的"大數據"」資料可以完全透過檢索甚至回溯,那麼具有時間性質的過去通訊也可以被取得。





※ 瞬間移動、加上快轉特定地,實質/或「檢索」時空,形成周遭景物回溯的特效呈現橋段。





※ 為取得其他人體運毒走私者的行蹤,控制生體電流強行讀取黑幫老大的記憶。





※ 機場的緝毒犬對露西產生懷疑與好奇,露西脫下墨鏡用眼神震攝住工作犬的橋段,這部分以戲劇的手法相當常見,
但在本片的範例中難以說明究竟是以「實質控制(迫使犬隻大腦產生對於恐懼的認知)」、
還是以「外星人以眼神殺人(直接逼退)」之方式奏效的(大笑)





※ 型態變化與質量的新解,圖為手腕以某個區塊呈現鏡射方式的增值。


一些關鍵的科學劇情陳述

說到與諾曼教授(摩根·費里曼飾演)等專家學者的科學對話中,露西說出了關於人類對既定科學認知的謬誤,例如,

數量是我們人類給予自己易辨的一種質與量化概念,一加一等於二,但其實一加一「不等於二」、

高速運作中的車輛如果快速到看不見(甚至是消失),決定其存在的唯一要素是時間;諸如此類的想法,

這讓我想到一些漫畫與動畫裡頭曾經提及過類似的元素,如「大暮維人的天上天下」與「涼宮春日的憂鬱中的長門有希」,

天上天下中提過「然即個,個即然」,說明對於質的大小的實際概觀比自己想像中的要來的豁達。

而涼宮春日作品的「長門有希」則是最類似露西本片的存在解釋:

「資訊統合思念體製造與有機生命體接觸用聯繫裝置HUMANOID INTERFACE外星人」,

露西在腦部開發影響下,被具現化的新能力很多,但不可能在片中一一列舉(這是蠻重要的一點),

片中透過三總汀洲分院開刀房的那一段與母親通越洋電話的內容中說明,露西腦部初開發狀態下將出生後的記憶全數提取,

一般來說這類記憶因為久置不用很可能在腦部的一些區域無法被提取(曾經一說甚至有可能消失),

此舉的概念可能間接證實(或肯定),腦部那些區域因為久置不用的記憶雖然無法提取,「但不會消失」,

這邊又要補述關於露西的電影中,所謂消失的定義,即便物理狀態下的殞滅,但不代表真的消失,

也就是在飛車趕往諾曼教授那的台詞對白:



皮埃爾·里奧 警探:「我情願遲到也不要撞死」

露西:「你不會真的死亡」
※ 從與員警同行、與母親的長途電話中反映的是高智慧進化下逐漸流失的人性,
需要有一個現有情感投射的存在藉以提醒與維持之。



※ 《天上天下》◎大暮維人 中以武學基礎向的立論。




※ 《涼宮春日的憂鬱》中的長門大萌神(咦),很接近露西處理信息的想法。



※ 皆川亮二的《ARMS 神臂》有對於矽生命的擴大詮釋。


片中關於類似矽生命的出現

其實最要提的一點就是(對我就是要提,你打我啊)片尾中因為韓國販毒集團黑幫老大從台灣殺到巴黎,

最後露西將其剩下三四袋的CPH4以IV注射方式全數攝取,皮膚開始轉黑並呈現「大量突觸」製作出一台黑色超級電腦

(以質量而言超過一個人類的質量),開始侵擾搜尋所有具有能量、電氣的器材,

將其短短72小時內所知的「真理」下載成一片看起來USB對應OK的閃存驅動器給諾曼教授,而後身形化為虛無,

消失在時空連續體裡。


不得不說這個大量突觸的型態讓我直接聯想到《ARMS神臂》這部作品,

神臂中的矽生命「阿札桀爾」的功能其實與電影中的這一幕有很大的即視感。

儘管科幻電影的營造時常背離現有科普常識認知,但盧貝松把黑幫警匪元素融入科幻作品當中,

使用很多「容易讓人提起興趣」的想法,即便內容大概可能可以猜出片尾的大方向

(例如露西大量耗用腦力最後將殞滅或死亡等等),仍能讓人接受這樣的作品(出於對科學的無知所產生的興趣),

喔,當然,本片的國外評價其實不很高,以下是維基說明的影評,還蠻一針見血的:
《今日美國》給75分:影片選擇史嘉蕾·喬韓森來扮演一位快速進化特區的強大英雄是個完美的選擇,
作為時髦的動作片顯得既炫目又荒唐。

《衛報》給60分:電影的結尾部分變得徹底的混亂不堪,但是在某種程度上講這種愚蠢又有幾分魅力。

《芝加哥論壇報》給50分:當一切都變得有可能,就沒什麼能讓人感到急迫或者具有戲劇性,
電影也轉變為數碼特效和大量殺戮戲份的混合物。



以作品導鏡而言,仍保有盧貝松的某些風格,

(這讓我想起求學過程中有兩個老師都很推崇盧貝松,但我上他們的課其實覺得有趣卻又很痛苦的恐怖經歷?)

因為元素的簡易混和塑造出「意料外」的好效果,我的評語大概會是:

「很像是電影學院腳本(題材)課程中的經典示範例,但卻是個好的商業示範例」般的感想。


總之露西好棒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Padre Legna

Author:Padre Legna
「軍宅的國度存於人心,無所不在;
不存在於鋼鐵打造的戰術背心;
裝上一顆光學瞄具,我必將顯現;
抽出一塊抗彈板,你必找到我;
這是雷格那生生的話語;
只要發現其中的意義;
便能獲得宅力。」

"以介紹現用軍事/戶外用品,
並將其通識化、教育化解說,
及個人公開隨筆的傳導空間。"

月曆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最新文章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RSS連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類別
分類施工中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部落格好友一覽

Rescue Me

Normal Sweet Waffle

Oscar Mike



I’m the Air Force Summoner - 我是空軍的召喚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