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二 (寫點Marc Lee的書摘)



年初二決定出個門吃個麥當勞早餐,揹著2595G帶著書去唸個一段,

回到家後翻成中文。




(圖為Benchmade刀廠FB介紹Marc Lee的紀念櫃,當中有該廠推出的Glory Knife。)





因為2月初ST-3狙擊手Chris Kyle於協助戰場軍人心理復健活動中在靶場遭到槍擊,

讓ST-3的一些舊事再度讓人溫習了一下。由最能理解戰場行為的單位退役人士來協助這些人其實是最適合的,

聽到報導中Kyle的協助復健單位說明協助戰場軍人的活動運作不會因Kyle的死而停止,

頓讓人覺得一個國家不會輕易衰敗,靠的就是這種人,知道是對的事情,會義無反顧的堅持執行。



這邊做個《SEALs : The U.S. NAVY's ELITE FIGHTING FORCE》在Ryan Job臉部中彈後的書摘,與Mark Lee的死亡,

Mark A. Lee / Mark Alan Lee,(or Marc Lee) ,是第一個在伊拉克陣亡的SEAL。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PAGE 202)

-



在Job右眼中彈後暫時還能夠從他的左眼看東西,不過當他腦內的腫脹壓迫太陽眼鏡的碎片切斷了他的視神經後,



就完全的失去了視覺,儘管視覺受損與伴隨的劇痛,不過他被擊中後到他起身站立走動才短短的幾分鐘,



Kyle說,「為了以防萬一,我把他的手搭在我肩膀上。因為患部已經大量失血,



他持續地往樓下走,一路走到M2布萊德雷裝甲車,直到他因失血過多而失去意識,我可以確定這點,



在視神經被切斷前,那段路是他最後能夠看見的。」



而後,所有人撤離回COP:





我們坐在那裏,全都被激怒了,有些人悲憤又難過,因為我們就這樣失去了一個弟兄,



我們覺得他可能撐不了多久,因為他頭部直接中彈。



(大家這時還不知道Ryan Job的實際傷勢,而Ryan後來有返國,返國後於併發症復健手術過世。)



上士走進來對著我說,「我們得把幹下這件事的混蛋找出來。」我們有接獲關於彈道方向與射擊位置的情資,



所以我們扛上裝備,整裝搭上三輛不同的M2布萊德雷裝甲車出發,前往到一個被三面射角環抱的目標建築物,



所以當我們攻入這建築物後,伴隨而來的就是立即的交火....。





小組成員們持續的清剿所有的屋內空間,想要試著探探看樓梯間,且當我們準備往上走時,有一扇窗就在我們身後,



從窗戶看出去的視角,是對面棟的屋頂,從屋頂可以直接看到我們上樓的一舉一動!



且果真有一個人在對面棟的屋頂手持著一把PKC,剛好被Marc Lee瞬間發現!



他立馬抬起了他的機槍,我們料想他應該是要說些什麼來警告我們注意後方的這個威脅才會把嘴巴張開,



但同時Marc也開了一兩槍出去,與對面棟屋頂幾乎是同時開火,所以當下也有一發從窗外飛進來,



穿過Marc Lee的嘴巴,Marc的嘴裡一顆牙齒都沒有碎裂,所以我們猜想他其實應是要警告我們後方有威脅,



中槍當下Marc的嘴是張開的,子彈從嘴穿透直接擊中脊椎而使他當場死亡。



這樣子的彈著點,讓Marc Lee倒地前就已經死亡。他為了保護整個小組而喪生,他掩護到我們的背後,



但我們按照我們所訓練的內容來進行屋內進攻,而沒有顧慮到後方這個威脅,



當屋頂的開火發生後,大夥們按照訓練下的積極習慣不畏懼的直接上樓並且還擊,將這個王八羔子擊斃。



一個醫務兵停下來照護他,這屋子已經被清剿完畢,我們的工作完畢,便開始照顧Marc Lee。



(我們在探訪過Ryan Job後,才確認Ryan應該可以活下來。)



當時醫務兵其實並沒有告訴我們Marc Lee因為脊椎被擊中早已當場死亡,



我們手刃了那個對我們射擊的王八蛋。於是我們帶著Marc Lee撤離回COP,



(我們在撤回COP後,才得知Ryan能夠活下來而Marc卻陣亡的事實。)









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250/8464292374_14930b18f7.jpg" alt=""/>



Marc Lee的紀念章,有收錄於SEALs書中。







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089/8462940283_7bd7c8dd42.jpg" alt=""/>



在Marc Lee陣亡後,ST-3 Charlie Platoon的成員在以他為命名紀念的美軍基地合影。







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249/8462939935_803dff70c7_z.jpg" alt=""/>



Marc Lee與其母親Dabbie Lee的合影





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231/8464040622_1a227148fe.jpg" alt=""/>



Marc Lee





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368/8462939831_1bb9a72cef.jpg" alt=""/>



Marc Lee在ST-3的機槍配置,可看見Chris Kyle的那個懲罰者骷髏圖案遮噴在背心上。







有很多關於SEAL的圖騰與章記資料是透過行動任務與作戰單位典故而來的,



是參與者特有的一種彼此標記,就像是NED書中與DELTA合作的紅隊作者行動後收到的紀念物一樣。



若有機會,會繼續寫關於一些章記的資料。



我書看得少,英文又破,所以只能慢慢找資料這樣(挖鼻)。





自我介紹

Padre Legna

Author:Padre Legna
「軍宅的國度存於人心,無所不在;
不存在於鋼鐵打造的戰術背心;
裝上一顆光學瞄具,我必將顯現;
抽出一塊抗彈板,你必找到我;
這是雷格那生生的話語;
只要發現其中的意義;
便能獲得宅力。」

"以介紹現用軍事/戶外用品,
並將其通識化、教育化解說,
及個人公開隨筆的傳導空間。"

月曆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最新文章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RSS連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類別
分類施工中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部落格好友一覽

Rescue Me

Normal Sweet Waffle

Oscar Mike



I’m the Air Force Summoner - 我是空軍的召喚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