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D部分書摘(2) 序幕



我試圖用凱薩琳畢格羅ZERO DARK THIRTY的劇照作參考

各位看完內文可以比對一下,想想看劇照中的對應者是哪些圖。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







NO EASY DAY

PROLOGUE






在開拔前一分鐘,黑鷹直升機的機長把機艙門滑開。



我看得到他用一隻手指把夜視鏡拉下蓋住自己的雙眼,環顧了四周看著我身旁的海豹隊友們在整個機艙中傳遞訊息手勢,引擎的吼聲充斥著整個機艙,不可能聽得到比黑鷹直升機旋槳震盪空氣還大聲的其他聲音,風勢在我身上襲來像要把我拉出機外一樣。掃視著地面上的一切希望能稍微看見城市裡的阿布塔巴德(Abbottabad)。一個半小時前,我們登上兩架我們自己的MH-60黑鷹直升機扶搖飄升到沒什麼月光的夜空裡,是個從我們位於加拉拉巴德(Jalalabad, Afghanistan)基地出發、到達巴基斯坦邊境的短程飛行,然後準備再從邊境花個一個小時多的航程抵達了我們在衛星影像上花了數周研究的目標地點。



機艙內除了座艙上的燈有微弱光外其餘都是烏漆抹黑的,我待在左邊楔形門旁根本沒有伸展的空間,我們為了減輕重量把機上的座位都給拆掉,所以只能試著坐在艙內地板上或是離開前在當地⋯⋯
運動用品專賣店買的露營小折椅,後來我窩在機艙邊把腳給伸出機門外想說好讓大腿血液循環些,不然我腿都抽筋而且還麻了。塞在機艙內圍著我、跟另一架直升機裡頭的,是我那23個海軍特種作戰發展群(或稱DEVGRU)的隊友們,之前已經與他們共事過無數次,有的我幾乎是認識了十年以上,所以我完全的信任這些隊友。



五分鐘前,整個機艙的氣氛開始活絡起來,我們拉上我們的頭盔然後檢查我們的無線電、順便對我們各自的武器做最後的確認,我身上穿了六十磅重的裝備,而這六十磅重中的每一克都是為了特殊目的而精心挑選的,我的裝備調整是經過數十年數百次類似任務下的最佳狀態



這個小組是經過精心挑選的,集合了分隊裡最具經驗的老手,在先前的48小時裡,好像有隱約有要出發,然後又推延改期了,然後突然又決定出發;我們在裝備上做了無數次的檢查,所以為了今晚我們幾乎是做足了所有的準備而出發的。









--









911事件後的第十年,伴著八年來追殺蓋達組織的領袖們,我們距離賓拉登的宅院進行快速繩降僅分秒之遙,抓著連結著黑鷹直升機機身的繩子,我感覺到站立之後血液又流暢的回到我腳趾了,我身旁的狙擊手挪動身子滑靠在一點點空間裡讓一條腿懸在機外、另一條腿留在機艙內,好讓已經擠得要命的機門位置能有多一點空間。狙擊手的槍管順勢掃試著宅邸上的目標,他的主要工作是當宅邸南面的攻擊組繩降在庭院並展開各自任務工作時提供必要的掩護。



才一天前,我們甚至沒半個人相信華盛頓會同意這項任務,但在幾周的等待後,我們離他家大院也不到一分多鐘了,情報顯示我們要的人犯應該就在這裡,我想他應該在,但也沒什麼好出我意料之外了,因為我們甚至覺得有幾次的相關任務搞不好離他幾乎很近。



2007年我花了一周時間在追查關於賓拉登的情報上,我們接獲線報說他準備從巴基斯坦回到阿富汗做最後一次抵抗,有當地的線報⋯⋯
說在山裡看到一個穿著白長袍的人,在數周的準備後,簡直是亂槍打鳥的拼命瞎忙。這次感覺不太一樣,在我們離開加拉拉巴德之前,一個CIA的女分析員透過眾多人手跟監目標直到阿布塔巴德後百分之百的確定,「他」就在那裏。我希望她的評估是正確的,但我的經驗告訴我等這任務結束再做評論。



不過已經無關緊要了,我們離進這宅邸門只剩幾秒,不管誰住在這裏面今晚都準備倒楣了。



我們已經完成過無數次類似的攻房突襲,在這十年來,我已經被部署在伊拉克、阿富汗和非洲之角(東北非,索馬利亞地區),我們在2009年也曾經參與過從索馬利亞海盜手中救出阿拉巴馬號貨輪船長李察菲利浦,我也曾在巴基斯坦執行過任務,技術上來說,今晚跟曾參與過的其他一百多個任務比起來真的沒什麼差別,但就歷史意義上來看,我希望今晚會是非常特別的。









--







(本圖為書中海神之矛行動的路線與位置分布圖,有詳細說明牆高與主屋、與Chalk one盤旋急轉彎的位置。)



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038/8058210356_2c42f91b89_z.jpg"/>









P6-P9

(這段其實很重要,說明紅隊的作者並不是第一個進入房間的小組。所以是雷,不要看啊啊啊啊啊XDDD)







只要我抓著垂降繩,就會整個冷靜起來,每個跟這趟任務的老手們以前光聽這個「倒數一分鐘」通知的口令聽到不下一千遍,在這個當下也一樣,跟其他任務沒有差別。待在機門邊我開始辨識在研究區域衛星影像的數周以來,所有能認出的標的物。我在直升機上沒有扣掛安全索,所以我的隊友Walt有隻手是抓在我防護背心後方的尼龍拉帶,所有人都朝著機門聚集並準備跟我一起下去。在右側,我的隊友可以確認機尾位置第二小隊的飛機正朝著它的降落區域移動。當我們淨空了東南牆面,直升機發著光並朝著我們第一小隊預定的進入點附近作盤旋。看著底下30呎外的宅邸,強大的風壓打在晾衣繩上的衣服不停飄動,地毯也被旋槳的風力揚塵打得亂七八糟,在庭院中的垃圾不停的飛著,一旁家畜圈子裡的牛羊也被強勁風勢逼的該該叫。



仔細看著地面,當直升機搖⋯⋯
晃的時候,我發覺到我們還在宅邸迎賓館的位置,我應該告訴駕駛控制載具到位置上可能會有問題,我們在迎賓館的屋頂跟宅邸圍牆轉向,看了座艙長一眼,我可以看到他正按著他的無線電麥克風向駕駛傳遞飛航方向,直升機在逆勢的姿態下試著找到足夠的氣流以保持盤旋穩定,機身的搖擺其實並不算危險,但我覺得這個延遲不是我們計畫中的,駕駛正努力地要處理這個,好像有什麼事情不對勁,但這些直升機駕駛已經執行過類似的任務很多次了,他們可以把直升機停妥在目標上就像在停車場停他自己的車一樣準確。



朝著宅邸裡看去,我考慮拋下垂降繩好讓我們離開這架飛得不是很穩定的載具,我知道可能有一點危險,但我們這個時候應該是要趕快落地才是啊;結果我卡在門邊什麼事都不能做,我只需要一個安全的地點就可以把垂降繩拋下去了,但一直都找不到一個適合的繩降地點。



"我們先繞一圈。"

"我們先繞一圈。"

我從無線電中聽到了這個,這代表了我們原先快速繩降突襲宅邸的計畫已經泡湯了。我們要在南面繞個一圈再降落,然後從南面的牆外進行突襲。這會失去突襲工作的先機,而且會讓宅邸裡的人有充足的時間做武裝準備。



(e04,我心都涼了。)



在我從無線電聽到繞到南面牆外的指示之前,本來一切都是計畫妥當的,我們完全避開巴基斯坦境內的對空雷達與防空飛彈系統且不被偵測的情況下抵達賓拉登他家,現在這個有如藝術般華麗美妙的突襲....全沒了。其實我們是有演練過應急的備用行動方案,但那是B計畫,如果我們的目標真的就在這,出奇不意的突襲絕對是關鍵,而且這種機會是消縱即逝的。



當直升機要再這個不穩定的盤旋作爬升時,它打了個足以旋轉90度的超誇張右轉,我可以感覺到整個機尾狠狠甩向左邊,嚇得我在機艙內趕緊隨手找個把手來抓以免滑出機門外,我都可以感覺到我的屁股整個被甩開本來還坐熱著的機艙地板,馬上感到有一股顫慄感在胸口,這一甩尾把我嚇得將繩子往下放,然後反射性的往機艙內去依靠,但我的隊友全擠在門邊,我只有一點點空間可以往後壓著避免就這樣華麗的滑出去。當直升機開始下降時我可以感覺到Walt的槍握把緊緊壓在我防護背心上,Walt另隻手抓著狙擊手的裝備,我盡可能的往身後去躺,他幾乎壓在我身上讓我留在了機艙內。



我心想:"靠腰!! 我們要掉下去了!!"

這個恐怖的急轉讓我在門邊側滑了一陣,幾乎可以感覺到在甩尾的時候庭院的圍牆離我們有多近...而頭上的引擎聲則是狂吼著像要把空氣狠打在空中一樣停留著,第一小隊的直升機大急轉時,尾旋翼差點就要直擊左邊的迎賓館,我們事後有把這個當一則笑話在揶揄著自己人。我們的直升機墜毀的機率就很低,因為我們都在之前的直升機墜機事件活下來了,我們很確定如果直升機真的要摔,那也該輪到第二小隊的飛機摔了,顆顆。(第二小隊機組:顆顆勒!!)



從數千個小時開始,甚至數百萬個小時,帶領著美國走到這一步,用盡了所有的情報手段讓我們來到這裡,踏上他家門前。



當時我試著踢動我的腿好讓我擺盪進機艙內,如果剛剛的側滑讓尾旋翼真的撞上了迎賓館,那整架機體一定會翻落,然後卡住我的腿。想盡辦法的往後死命的倚靠,我把雙腿收到我胸前,我旁邊的狙擊手試著收回他伸出門邊的腿,但門邊實在太擠,所以我們只能祈禱飛機別撞上東西也別側翻、折了它的那條腿。



一切都慢下來了,我試著把剛剛快要摔飛機的想法都忘掉,每秒過去,這地面離我們越來越近,我感覺到整個身體都緊繃起來,準備迎接這無可避免的衝擊。







NO EASY DAY

PROLOGUE


序幕完









--











我們可以發現,在ZERO DARK THIRTY當中的劇照,



靠著牆邊的準備突入的是北面的Chalk two的位置,離主屋比較近,所以牆邊就可以看見房子,



(作者Chalk one在東南面墜卡在牆邊放人下來),



Chalk two有看見Chalk one墜卡在牆所以放棄繩降在主屋樓頂改降落於外牆做爆破突入。



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439/7819968532_b6c16343de_z.jpg"/>













而這張照片風塵僕僕,可能就是(我說可能)在直升機盤旋時沒有很穩定的Chalk one,



也就是作者機組的出機艙狀態。儘管Matt Bissonnette如何地在本文中掩飾Silent Hawk的名稱,



偏偏他搭的應該就是摔的那架,在當時爆破殘骸也有上MP.NET。



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427/7819968854_ac5b035c9a_z.jpg"/>



http://farm9.staticflickr.com/8422/7819968198_43c1199d01_z.jpg" alt=""/>







以上是序幕這一段的內容所作的中譯書摘,



一切可等年底12月電影上映,再來內容進行比對。





自我介紹

Padre Legna

Author:Padre Legna
「軍宅的國度存於人心,無所不在;
不存在於鋼鐵打造的戰術背心;
裝上一顆光學瞄具,我必將顯現;
抽出一塊抗彈板,你必找到我;
這是雷格那生生的話語;
只要發現其中的意義;
便能獲得宅力。」

"以介紹現用軍事/戶外用品,
並將其通識化、教育化解說,
及個人公開隨筆的傳導空間。"

月曆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最新文章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RSS連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類別
分類施工中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部落格好友一覽

Rescue Me

Normal Sweet Waffle

Oscar Mike



I’m the Air Force Summoner - 我是空軍的召喚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