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JOKER 模仿者




在這波蝙蝠俠的最新作:《黎明升起》發生得這件持槍濫殺事件,我大約看了幾個簡略的報導與評論,

扣掉什麼犯案動機是因買不到票使然的媒體低俗判斷,我心中有個想法,是覺得,「果然還是發生了」。



在美國念書的友人看完嘆了一句;在戲院濫殺事件尚未發生前所說的:

「可憐的克里斯汀貝爾,連三集下來始終不是片中的"主角"。」

而這部電影讓我友人看來是失望的。我自己本身TDKR還沒看,所以不評論,但前二作都有看過的情況下,

所以我有了上面那個感想。



果然,

顯然還是有人把那部電影「給看懂了」。(我不置可否好惡)



Christopher Nolan在詮釋這部片上,成功了營造了小丑這個角色,

雖然希斯萊傑最後因為用藥過量走了,幾個公開的傳媒仍給了「難以超越的角色」殊榮,

也曾有過網路上對其演技的數度討論與爭執。但希斯萊傑終究是走了,

且即使是對當時希望能夠導正輿論將其演技予以冷靜評價的影迷而言,即使再怎麼冷靜處理,

對於一個可能因為離不開所演角色而讓這角色成為自己最後遺作的處理方式,光用成功還尚不足以形容這樣的明快睿智感。

說一句笨的,如果他的演技是狗屎,會讓不理性的小金人擁護群與冷靜論者出現並大打筆戰嗎???

我當時被這理性評價論調給拉回現實,因為我認知到未來可能某個財大氣粗的公司就會砸錢重拍,這個角色重新找人詮釋。

重新演繹那種「深不可測的歇斯底里」,我相信會有那一天,這甚至可能創造出另一個小金人的得獎者。



不過在還沒到這一天之前,克里斯汀貝爾這個角色的戲劇比重與深度,被我朋友所說的那句話,給再度的印驗了,

因為JOKER的模仿者誕生了,我把一個像這樣將戲劇、漫畫、不存在的角色引為己用,且在自己身體內將這角色創造出自我的人,

當作是一個新的個體。這個個體的訴求反映著原來自己的諸多狀況,脫離不開人本身的問題,是近年時常會提出的學界說法。

畢竟這不是鬼附身或幽浮附體,人不會突然心性驟變。唯獨承認存在,並且共存共生,這樣的狀態其實在電影中甚至有過相關作品。

(珍妮佛洛佩茲 的 THE CELL 入侵腦細胞,與最近準備要拍續集的沉默之丘 SILENT HILL)



當然,從學理面來解釋,會脫離不了與人的絕對關係,

至於對於模仿者原來自己所接觸到的間接關係,我有點心得,

導演在BATMAN BEGINS當中詮釋了Bruce Wayne欲了解惡徒的心理,試著成為惡徒,

讓身心靈產生與自我道德良知意識的衝突,欲殺害弒父仇人的路途上與面見黑幫老大Falcone產生了迷惑,

讓Bruce進入到犯罪被關的世界裡,運用已然成為惡徒的身分、與惡徒發生激鬥,

確認了邪惡的程度等級,沒有合作關係,只有利用與鬥爭的本質,

(鬥爭與合作的元素在於替忍者大師領軍這部分,利用則引導了第二集的內容精神)



第二集造成的影響讓戲劇面眾人把焦點放在深不可測的小丑身上,而影迷都很清楚,

超級英雄的痛苦歷程一定都是痛苦加N倍的,畢竟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嘛?

何況是面對無法預料的瘋子,如果只是個瘋子就算了,而聰明的瘋子,

甚至是扭曲的心靈韌性極高的瘋子,這就會是戲劇面的高潮,魔王越強,打贏他的成就感就越高!

這是影迷面的想法,當然,Christopher Nolan的鋪陳不單單只是劇情氣氛的營造,

演員的功力、配樂的加持,都是幫助James Holmes成就這樁行動的間接因子,

(如果換作是我,我其實打從心底不能接受希斯萊傑的死)

配樂就也是厲害的地方,TDK的角度讓全Gothan的警察與政府害怕了,營造出犯罪者在JOKER的領導下更顯得強大無比。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讓神流血,人們就不再信祂」,套用在Rusell的脫口秀裡出現過的那個保護兒童防虐專線一樣,

你想想,才幾歲就找到了讓爹娘屁滾尿流的方法,這不就跟找到超人裡的氪物質一樣屌了?

就這樣,TDK裡頭,政府與警方對於不知何時會出現的小丑軍,是極其害怕的,我剛有提過,

扭曲的心靈韌性極高的瘋子,就算白痴白痴的走進陷阱裡,都還是有生路可尋的。

當然,那是戲劇,戲院濫殺掃射者James Holmes不過只是一般人,最後是給逮捕了。

沒有JOKER那般完善的設定 (有活體炸彈內應),所以到了獄裡瘋狂吐口水態度囂張,一味的呈現那位JOKER的性格,

是不是這個樣子我們可以慢慢看,總之光是選擇活下來被逮捕等等的幾點,大概可以推得這個狀況。

遭受壓迫引發出來的毀滅認知,要牽絆著冷靜讓事件落幕、自己被逮,

一方面也是因為這個世界上這麼多人都吹捧鼓舞著正義的角色,萬聖節廠商製作超多款跟蝙蝠俠超人等等的套裝,

詮釋得都是單純的正義,小孩子只要知道這點就夠了 (在那個年代)。

很難得的在TDK系列裡將正義使者的黑暗面詮釋出來,也更是一個間接因子,解讀為沒有絕對乾淨的正義,

而這時反角能靠什麼發光發熱??? 單單只靠Nolan把這個陰暗正義挑明了講,其實是大不夠的,

希斯萊傑靠了什麼???




是的,

靠了他進得來。卻走不出去的「演技」



但依我遵循的理性論調而言,是「演技」,加上他的「詮釋魅力」。

不造神應該這樣分析。



同時,我非擁槍派,卻不能苟同李家同的說法,因為時間多寡、傷害方式都不是絕對的,

這點在可以合法擁有槍枝的國家裡早就證明的論點,不需要一個教授用愛的角度作單純的願景解釋。

因為台灣雖然可以合法申請,卻是個普遍大眾沒有槍枝的地方,而台灣的黎明有升起嗎?



這張圖是我對本文JOKER的詮釋,突出來的水怪龍頭不過只是最淺的憤怒代表,

哈維丹特大約在這個地方,涉進水面一點點,而JOKER是裡頭慈眉善目的大象。

在水裡你不知道,你往往只看到象鼻所擺弄的水怪頭假象。


大概寫到這。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Padre Legna

Author:Padre Legna
「軍宅的國度存於人心,無所不在;
不存在於鋼鐵打造的戰術背心;
裝上一顆光學瞄具,我必將顯現;
抽出一塊抗彈板,你必找到我;
這是雷格那生生的話語;
只要發現其中的意義;
便能獲得宅力。」

"以介紹現用軍事/戶外用品,
並將其通識化、教育化解說,
及個人公開隨筆的傳導空間。"

月曆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最新文章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RSS連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類別
分類施工中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部落格好友一覽

Rescue Me

Normal Sweet Waffle

Oscar Mike



I’m the Air Force Summoner - 我是空軍的召喚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