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地球的男人

昨天晚上看了一部JEROME BIXBE'S《The Man From Earth》,
杰洛米‧比斯比的《來自地球的男人》




很棒。述說一個大學教授齊聚幾個學界好友來自己的惜別會
該教授告訴大家當各位發覺他10年來沒有變老過的話,
他就得離開這個地方,去到下一個新的地點繼續生活,
告知他的朋友們他是一個活了1萬4000年的人類,
最早的身分是克魯麥農人,山頂洞人種。

來自學界的數個好友對於他所論述的
人類學、生物學、藝術、科學與宗教學等見解,

完全咋舌,每個問題都有良好的解答,
各方面自圓其說的都非常妥當,
寫這部片劇本的編劇簡直就是神人。





跟我當初大三修任老師編劇腳本時提出過的一個,
從我高中時開始撰寫的「背離人類細胞更替極限的長壽人」為基礎
相當的符合。實在是巧合中的巧合。

這既不是著名的《保有前世記憶》或是《輪迴》為主題的發想,
而是專注於開宗明義即告知《一個生命週期的記憶》,
此舉在一個喝點Johny Walker Green為開端的一個惜別小敘裡,
主角John Oldman讓成為各專業領域橋楚的學界好友陷入一場極度的認知沮喪。
友人致電請John的家庭醫師兼好友的老醫生Willy
來確認他們的好友John心理狀態是否正常。

值得推薦!

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