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戰還是比賽?



先說好我不是愛國魔人,但照片會說話

瘀青的位置在頸部,打中護具沒吸收掉力道?先不論滑不滑,
以蹴攻擊為主的武術,拳腳施
展的距離都有其限制,
近距離的拳攻擊絕對比人體末端需要判距的蹴攻擊要來的好控制。

如果要拿韓國羞怯的運動史來對照參考的話(光拿籃球就好),
難道不是一種以曖昧之名來
行使打在一個護具跟頸部之間的不良企圖?

桂正和的I'S漫畫中的著名台詞:(一貴:)這是個不是吻在臉頰上或嘴唇上的吻。

先不論該運動有沒有「無效得分」的規矩,
當出現爭議時而沒有這種選項卻判對方得分的作
法也實在有點離譜。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武術都有所謂實戰與比賽之分,惟因競技不能出現實戰技巧的破壞行為,

所以才有防護裝的攻擊得分區,目的就是為了避開要害部位,

但競技本身的「意外」時常被挪作為取勝的工具,

習武人士與運動員的自我清白和道德,

本來就應該以盡量避免疑慮而有所作為。
自我介紹

Padre Legna

Author:Padre Legna
「軍宅的國度存於人心,無所不在;
不存在於鋼鐵打造的戰術背心;
裝上一顆光學瞄具,我必將顯現;
抽出一塊抗彈板,你必找到我;
這是雷格那生生的話語;
只要發現其中的意義;
便能獲得宅力。」

"以介紹現用軍事/戶外用品,
並將其通識化、教育化解說,
及個人公開隨筆的傳導空間。"

月曆
11 | 2016/12 | 01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最新文章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RSS連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類別
分類施工中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部落格好友一覽

Rescue Me

Normal Sweet Waffle

Oscar Mike



I’m the Air Force Summoner - 我是空軍的召喚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