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SA, STAY FROSTy

 

修改過後補回這篇,僅分享於個人FB

[以下是行動內容的劇情情節,請不要當真,算我求你,求你了~]

關於這幾天的事。事前的準備幾乎非常倉促,對於目標區域的性質與環境資料也都不多,

於是乎拎了移防用的黑色中型裝備袋,把DA的裝備一股腦的全放入,雖然心裡知道應該需要一些偵察裝備,

不過在移動到某個中繼點、由九隊E排的Leader簡報之後看來,DA是免不了的,蘭利的傢伙們很好心的,

把部分該給的資料都給了,不該給的資料「也給了」,真是感謝。




我是臨時被調度來支援這個排的,與E排的Leader有先前的合作經驗,他的作法我很清楚,當了很多次他的Point man,

E排裡的各人職屬都很專,簡報中問的問題也都切進主題,這種機靈,讓我們能更加熟稔的完成一些事情,

簡報剛結束,我們知道「有人要倒楣了」,

「某個人」。

但我們不會告訴你那個人是誰。




如簡報中所述,我們的包裹不見了,接手這個Case的地點也很敏感,既然東西被拿走,

表示我們離拿走東西的人應該也很近,周遭又是高衝突的地域,所以上山進行預定的偵察工作。

一切的資訊就從我的HEAD CAM說起:




(本區文字因太血腥、太勁爆,所以經過編輯潤飾處理)

跟清剿墨西哥毒窟很像,只不過從城鎮變為山郊,200公尺外遭遇到一挺PKM機槍掃射,

真是如沐春風~好像我們認識很久似的,眼見人越來越多,看樣子有點初戀的感節,MSOT 8522看樣子也是如此,

通訊失聯了一陣沒下文,後來又遇上了,跟兩名Raider被叛軍這波偉大的攻勢強壓著我們只能貼著山壁嬌喘。

(對我知道你們想看的不是這種對話,但沒辦法...。)






我們離開火線,請E排的另一小組在某些射點用特殊的熱光學瞄具待命進行掩護,讓我們的臨時救援任務有緩衝的時間,

就在這時戰術性的作了與MSOT的合作,一邊想辦法幫忙他那邊的傷員,一方面則是趕緊將目標地點的事情給處理好,

因為當了誘餌,我與E排的人分散了,我隱隱約約聽見山腳下有他們的蹤跡與交火聲,

無線電中的內容大略也底定了原先MSOT應該幫忙處理好的OP1,看似也處理好了,

剩下的就是由我跟兩三名誘餌組的人員,從半山腰來個長驅直入突襲,這座設施看似減少了交火,

沒想到裡頭還有一票人守著,既然有人守,很好,那就意味著「看見肛門...代表離屎不遠矣」,

我們要的東西應該在這。




這個時候的拆彈,沒人知道我們是折損一個人 (中了IED)與擊倒了數個設施內的敵人,

我們從第一個突入開始就盡量減少彈藥的消耗,能往頭打就盡量打頭,成員們也很樂意助人的幫忙我,

替這些躺下的朋友們「再確認一次」他們是躺下的,而且不會再跳起來學江南大叔那樣向我們掃射。




蘭利的另一派傢伙們 (境外事務) 在我們SSE的時候似乎又很急忙地想要這裡的某些資訊,一直要我們回傳資料,

好讓他們知道他們的辛苦不是白費的嗎?




原來的撤離點LZ總部嫌太危險,設施太大難保有意外,於是往另個撤離點前進,卻發現了武裝車輛,

有了先前排內地兄中雷的事情,這讓我不敢大意,趕緊檢查這是不是一個汽車炸彈,否則離得太近,難保不是又一個陷阱。

就在我邊回想OP1那聲「碰」的聲響的同時,也做好車底盤與車內的搜索,看樣子是剛才山坡上的那群人留下的。


 

看樣子車內也有很多資料獲取,一疊美金、一份讓人看了發笑的地圖、一只無線電、以及喬裝成女性的服裝,

照這情資追上去,看樣子可以提前收工的。雖然蘭利要的是另外一份圖表。






這類人也喜歡養狗,我們也覺得大自然很喜歡跟我們作對,所以我們很討厭狗,不管白天還是晚上。







在ISAF的區域行軍下,遇到的IED似乎沒有我們少,衝突的強度也很高,結果法國的朋友被抓走了,

我們則又趕往下一個城鎮去找這個法國佬,稍微用了餐MRE的主食,馬上又被叫去開會,簡報中才發現,

這人我們熟識,也是個好傢伙,不管是什麼原因落入Sofas之手,我們會去找他的,至於抓他的人,

我們只能說,Somebody will get hurt REAL BAD...........SOMEBODY..




E排行動小組攻破了設施之後,在一個廣場上趕上了一場處決戲碼,在最後一刻用了同步的Sync SHOT將兩名壞人擊倒,

遇到了一個疑似法國單位的人員,雙手被反綁,臉被遮住,我慣例的確認他身上沒有絆線之類的物品後,

向其確認身分用英語問了些熟識的人問他會答反話的問題。

當天的行動對話:

Elsa Operator: Ok, you move, you die, alright?

Tim: Alright.

Elsa Operator: We need to make sure that you're our guy.

Elsa Operator: Your last name, Is that your father's name? (Timothee "Tim" Henry)

Tim: No, that will be my mother's.

Elsa Operator: Ok, he tells us a lie, he's our guy. Let's get him out of here.

Elsa Operator: We need a medic, get me a medic.


確認是這個人之後將其帶回。

在等待LZ的直升機時,抬頭往去遠方有個城鎮,我舉起MK18Mod1用4倍鏡觀察,看起來是陸戰隊的。

陸戰隊弟兄們離我們這還真是有好一大段距離。



任務之前空餘時間的合影



這天我們折損了一員。

僅此紀念九隊 "Night Nine"  ECHO Platoon

ELSA-03 / a.k.a. "Rich man" ~~NEVER FORGET~~





這件事不會就這樣結束。






-----------------------------------------------------------------------------------------------

【關於軟阿】


 


軟式阿富汗2 重演活動是目前台灣幾個重演活動之一,以多位同好集思廣益的方式進行任務制重演,

加入射擊的機制下完成任務,且以完成任務為主體,並非開槍駁火的活動,筆者在參與過台灣目前幾個主要活動,

如TWAfghana、百足/Solo house之後將其概念延續在任何提升重演內涵的活動裡,隨著汲取各類屬性不同的活動,

看見Sofastan2得出了一個新型態的重演路線,讓玩者不論所屬的單位為何,皆能透過所屬的任務運行,

直至完成來體會到某些成就,而我想任何活動的優勢,場地的選擇絕對是首要條件,然後就是主辦單位對於重演的規劃,

這次我以一個玩者的觀點來看待此次重演任務,發覺以SOF的身分下看正規單位,是兩條彼此相當不同走向的故事與環境,

且只能在遠隔一大段距離之外才偶見其蹤跡,不由得內心一股激動,我沒參加過野火,

不知道這個場地能夠辦到的事情其實還多著呢。



而透過參加多種不同性質的活動,都能讓軟阿的企劃呈現一個循序漸進的氛圍,慢慢的在還不懂會發生什麼事情的情況下,

漸漸發現主辦單位的陰謀詭計,在在讓參與者必須繃起神經,用正確的態勢去進行「重演」這件事。

舉凡請MARSOC與我自己檢查附近車輛的威脅,乃至於搜捕嫌犯的安全疑慮確認,沒收與排除威脅等等,

都在這次活動中以自發性的態度演繹出來!當然在這邊向Sofastan的單位致歉,使用了拇指銬與將其飲用水倒掉等行徑,

一切都是主辦單位害的。(咦~~~~?!) 讓我們不得不注意這些看似單純的旁枝末節。







而陣亡的朋友讓我興起了個主意,除了黑白照紀念外,一般SOF慣用的遮臉照就不給遮了,噗哈哈哈哈哈。

感謝參與的朋友以及主辦單位的辛勞。出這趟臨時遠門算是值了。心中某把快熄的火好像有點燃起來了。





行動後記:

1. 因為重演使用了許久沒帶的MICH盔,事實上還真是不習慣,下次有機會的話還是想戴回Ops-core helmet。

2. 這種活動不是為了用AEG/GBB拚生死輸贏的,參加者是隨著劇情地圖的推導與GM的調度進行任務的執行。

3. 以Mil-Sim SOF實際需要來說,DA與RECON的裝備應同時攜帶,互相協同的異屬單位可事前協調好各自的工作。

不過實際得依劇本的想定來做準備較為妥當。例如這次就沒有設定給Operator 使用1961 Chest rig進行偵查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