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to respond ?



How to respond ?

Active Stabbings / Active Shooter


很不幸的台灣也遇上這種憾事,

在2014年5月21日的江子翠捷運無差別殺人事件,造成社會非常大的迴響,

兇手使用了兩把刀與長距離車程與移動中的密閉空間,竟造成四人死亡20多人受傷的慘劇,

相信在事後反觀,討論時會發現幾件事:


1. 「無預期」的事情你翻白話說就是「你無法預測」,所以單就隨機殺人案件一定會發生的狀態下,

絕不要說(或認為)「你可以/我們可以『預防』它。」



這邊一開始就要說句難聽的重話:When situation goes bad, You will die anyway.

有些人會拿家庭教育當作避免或預防Active Stabbings / Active Shooter的解決方案,

我不否認這件事長遠而言很重要,但面對一個「一定會發生的事情」以及「一旦事情發生就一定會死人」的狀況上,

教育方針的改革與家庭教育的重責大任,在這裡就顯得華而不實與緩不濟急。

我們得設立「這種事情就是會發生」,「而我們應該如何反應」的Mind set.



2. 小小的設想,提供了兇嫌極有利犯案的環境,而最大的問題是,

「我們沒有因應類似Active-Stabbings/Shooter事件的應對方針」,所以一旦發生流血事件,多人重傷,

急於星火的急救需要,便會在一個沒有充分訓練與準備下的狀況,成為徒增死傷的結果。

死傷是最現實的一個事實,正確面對Active Stabbings / Active Shooter的態度是:

我們沒有辦法阻止死亡,但我們應該增進反應能力、反應資源、與周遭一切能幫助的單位,同時解決,

以減少死傷人數,重點在於減少,所以正確有效的反應計畫相對重要。




(在我大學時作專題遇到一個德州念書學歷的教授,他要我們作專題請將專案目標或LAB周遭的機能「摸熟摸透」,

要深入政府單位與醫療單位,而且尤其是醫療單位,從遠到近,作一個完整的掌握,

我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要這麼作,實質今日,我才發現這樣作的意義,

也才發現國外教育的機制辦到了很多重點連結,是我們從來沒想過的。)



3. 綜觀國際相類事件的處理經驗,不論在行政與立法面上,第一次的矯枉過正是難免的,

但國際上漸漸取得安全與自由之間的取捨平衡,了解無預警的事件能夠作的,

跟常態事件的應對是有著根本上的差距的。

 

舉例:事件發生後,台灣防狼噴霧與相應防身產品開始漲價熱賣,

這說明了一個現象:「以後你就要帶著通勤,要隨身,這種東西才有幫助。」

倘若你哪天發懶不帶了呢?  所以這個現象便說明了「三分鐘熱度」,

隨機發生的Active Stabbings / Active Shooter事件並非靠三分鐘熱度能完全幫的上忙的。

相信防身術與防身用品的問世不算晚,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但遇上事情總在你沒準備的時候發生,

有準備的狀況下也要看場合使用,所以無論如何,這類事件的防範,應該要將規模與教育擴大。

「從個人到機關團體」都應該要有警覺性,在必要的時候能夠串連,才是真正的發揮應變效用。





舉例:事件發生後,台灣採取的作法是派警員持槍駐守捷運站與車廂內,

據媒體刊載,造成一些反對聲浪,但這裡提供的想法是,請不要去優先將重點放在槍枝必須完全安全上,

因為槍枝的使用本來就希望穩定安全的態勢,但面對惡劣治安或緊急應變環境下,

即便是受高度專業用槍訓練的員警,能夠在非常狀況下所能作出的選擇本來就不太多,這是舉世皆然的。

而且全世界使用MP5於大街與捷運巡邏的警勤不在少數(真的),

這問題就會回歸到「用槍執法人的人格過度疑判」與「對於警務人員技術專業的信任」上面,

是對執法機構的專業沒有理解下的偏頗見解;



再加上射擊訓練中,不論是Heckler & Koch 的原廠MP5槍枝操控評比方式,

到LAPD SWAT的Sub-Machine gun操控教育,都有單點、二點放等各種遠近距離的射擊作法,

對應的就是這類必須控制彈藥使用與精確射擊的操作環境,也是LE與MIL最明顯的不同之處,

面對可能因為判斷與操作錯誤所造成的傷害與刑責,讓執法人員的都市勤務訓練要求更高,

不過顯見一般民間對於Sub-Machine gun使用的錯誤認知還是一樣沒有改善,

故會像某些學者作出此類想法基本上很正常,真的,但希望民間的思維能夠持續進步,

不要老停留在舊制裡,投鼠忌器的想法常是台灣警勤執法進步上停滯不前的濫觴。

例如非致命武器的思維,怕用了TASER會電死人,而將忌諱升高成對所有個案都視為會電死人的狀況。

到面對居處於仍未熄火車輛中的嫌疑犯開槍,竟被因防衛過當而遭訴的新聞屢屢出現。

都顯見警勤能在法律保障下執法,都還有很長的一段路。








再來是,台灣對於警力安排的狀況,其實是吃力的,很多民眾在看待江子翠事件發生後的增量警力,

其實心知肚明這是把隨機事件當作常態事件的過度反應,原因有兩點:因為我們本就沒有足夠的捷運應勤警力,

所以安排都市區治安人力配置上,你所看到的現況是最直接能夠反應配比的作法,「重要的優先安排」,

所以如何安排可見一斑。再則,我們沒有從個人到機關團體的完善訓練執行作法,

遇到無差別兇案發生的時候,這個時候你就會發現,我們面對兇案的反應遠不及火警與地震災害時要來的機警。

就是這個原因。



而我們過度依賴警力的結果也時常造成警力分配不均的現象,從政治面來看,政治人物有選票的需求,

選票考量下的高層腦袋究竟是怎麼運作的,這點一般民眾絕對能夠秒間領會、理解,

但如何正確的使用與依賴警力,也是公民應該具備的思考素養;

這波警力或許在未來修法或增援下成為常態,但這不代表民眾可以不懂得「自保之道」。







任何重大凶案都可能有必須自保的情況,且無即時的外援,這個時候只能靠自己。

所以在應對這類事件中,有分其「可避免」與「不可避免」兩種狀況,多半網路鍵盤葉問/專家所提之應變參考,

都應該是視為「無可避免時」的方式,畢竟可以避免,就逃跑吧,美國國土安全部所發行的小折冊中特別提及,

如果你可以把前面幾件程序作得好,(撤離、迴避危險、採取行動),那就更應該趕快報警,

並且在其過程中讓執法人員能夠在最短時間內了解兇嫌的位置、數量跟狀況。

"CALL 911 WHEN IT IS SAFE TO DO SO."



(U.S.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所發行的小冊部分內容,作成折疊的文宣很適合放在一些大眾運輸與醫療機構中。)

 


(這張面孔相信大家還有些許印象,維吉尼亞理工學院槍擊案的Active Shooter.)
 



 

[附圖]:一些針對個人、企業領導者等民間機構環境的相應課程不斷推出,

提供工作環境、校園、醫療院所發生Active Shooter事件時的教育課程/演習,(課程費用甚至包括午餐)

甚至連戰術裝備廠商也進行Active Shooter反應專用的配件包。不要覺得誇張,

若鄭嫌可以單憑刀械4-5分鐘造成4死20多人輕重傷的傷害,那麼足夠彈藥的槍枝所能造成的破壞將更甚之。



 

台灣的經濟與文化走向一個與世界接軌的狀態,既然政府敢說接了軌,那麼面對世界的浪潮,

所附帶的治安(甚至到反恐層面的)風險絕對是不容忽視的趨勢,至於準備了沒,我想答案很清楚,

不過綜觀總體問題,大家都會發現,第一次帶來的慌亂,是全面的,在這裡想問各位,

「為何我們會慌亂?」.........

「對」,就是因為我們「不習慣」。

 

我們會對我們未知的部分感到「恐懼」,對於緊急的事情無從以對,更會感到「慌亂」。

畢竟我們不是處於每天都有人橫屍橫死的環境,所以一旦遇到捷運上睡個覺被捅肚子跟胸口,

一定會嚇傻,因為在道德認知下,我們的行為邏輯觀念被硬生生給打破了。這個時候就應該作出反應。





有鑑於此,所以找了些資料,看看這類Active Shooter的事件反應演練,究竟已經作到什麼規模了:







密蘇里校園Active Shooter應變演習中,使用假血與假槍傷的效果進行演練。




對於大量傷員的靈活槍手事件中,預料外的傷勢也是訓練的重點,筆者心裡認為,國外的演習不是為了只讓你覺得真,

而是應訓人員處於逼真的實際壓力下,有更貼近真實的處置作為。要拯救人,必不能慌。



假傷模擬的處理,多有結合專業領域人士協助,這點軍事方面已經有很明顯的例子。





就像這樣作完特殊妝後進行演訓,營造出路倒、大量傷亡的恐怖景象。





等待演習化好妝的演員們,一如往常的喝著咖啡。





課堂、辦公室,任何可能的地方一旦發生,這樣的傷員與混亂狀況,將會遍布整個區域。





多人靈活射手,或兇嫌數量不明的隨機傷害事件中,進門也必須遵守相關的法則。


 

面對不同的都市架構/複合空間,所作出的不同傷員後送行進方式。





提供射界掩護下進行傷員的狀況確認與後送。





各式抗彈盾牌的研發也非常多樣,圖為可持盾,以及同時擁有基座立式的機能盾。





有了Fort Hood的前例,軍方的對應訓練也是非常合理的進行著。




在可造成大量傷員的Active Shooter事件中,對於醫務人員的投入變得非常重要,但是一些醫務人員並非戰鬥執法人員,

對於可能的風險,相關的人員投入都作了研究,甚至有相應的套裝設備出現,包括阻門器(Door Wedge)



所以,

如果是我,遇到,就是跑,

即便我想當葉問,但生理反應是最真實的,不會說謊的,

也只會在「不可避免」的狀況下,進行抵抗。



何謂「不可避免」的狀況? 

如同這次「移動中的車廂」、「車程長達4-5分鐘」、孤立無援,且大量失血傷員產生。




願死者安息,也希望我們能夠學到一課,

血都流了,不能白流,請別讓它白流。




2716A GRG Chest Pouch




"最近收了TS的小物,複刻自LBT-2716A的產品,出於簡便,同時發現有張照片一直讓我不解...。"

LBT-2716A GRG Chest pouch

這個GRG是指:Grid references & Graphics (GrG) ,

指這樣一個圖包可以將Military Grid Reference System (MGRS)軍事網格參考系統的軍事地圖放入,

這類地圖商品很多,有的是跟工具包整合,有的則是以手腕地圖袋的方式處理。







我印象中的SLICK、K的上開行政袋都是三邊車固,只留上開口的,

所以通常是插筆或筆記本外露於上方,Brett D. Shadle這張的左側開口有摺,

按理來說應該是車固的那個側邊,有了條溝,讓袋外那片好像有可以翻摺似的存在。


用圖解應該可以清楚些:


LBT-2716A的組裝說明:





也就是說,本款配件提供貼黏識別章記、圖文資料,

通用於6094之 「SLICK」、「K」、「2013年新版6094」、UW等背心選擇,

原因在於需要原先設計的那塊導航插板(NAV/HALO Board)空間的上蓋口作與2716的下方固定,

(只要有置放導航板設計,蓋口那片就能與2716A結合,一旦黏固,下翻就有了支點)



※ 有SLICK的人若有注意,當初有設計行政袋下部透過一個黏氈開口,有個往下的小尺寸空間,

插手槍還嫌太小,就是用來放置NAV Board的。




LBT-6094 2013 ver的結合支點所在(下圖示)







個人覺得2716A的設計可補強MOLLE ver 6094的行政空間之不足,

相信有使用Mayflower R&C, LLC.的APC產品的人應該都有感,MOLLE背心的胸前仍保有了大空間的行政袋,

等於是免除了額外使用Admin pouch的需要,對我而言是種背心設計的Final solution.



 





相同功能的同場加映

EAGLE INDUSTRIES GRG CHEST POUCH
,(日本人的介紹)




在DEVGRU的使用例上倒是有圖可循的。





圖為日本玩家介紹內容,圖包空間大同小異,唯獨與2716A最大的差別在於,

橫向與縱向的置放空間,筆可以橫放、與MOLLE扣帶與Velcro的同時固定。

感謝收看我給掰的耍猴戲

Training Year




今年給自己的目標是多方學習,保有旺盛的好奇心與學習力。

有些有相關經驗的朋友打算開個課,加上自己很久沒動、有點生鏽,所以就來了。

一共上了戰術手槍、戰術長槍、CQB室內近戰走位演練暨隊形概論,

再找朋友參加時,與參與過多樣複合訓練經驗的朋友聊上一下,給我了個很不錯的學習態度。

不論何種名師的課,放掉你先前學的既定概念,了解新課程與舊學的差異所在,

完整去學習另一套不同的系統,了解這套系統與運作邏輯;

讓運作機制的對應場合實際能運用在你所面對的各種不同狀況,

從先是放掉成見,從錯誤中了解、學習,進而熟稔的運用它們。





在課程的前一天,將武器試作歸零與調整,果然遇見了物資久置的問題,趕緊修繕後讓課程順利進行。

套句另個朋友的話,這場訓練若強調著 Train as you fight,

你該做什麼樣的準備,相信早已了然於心,其他的就是多的。

所以該上的裝備,也就乖乖的上了。





訓練後的另一天就是結訓考試日,以LE的規格要求學員們達到標準,

準備相應的設備,了解自己的武器與性能,整場考試約開了百來發,

若對自己的武器沒有良好的性能掌握甚至是保養整備,都無法度過這漫長的射擊測試。



在考試中不禁回想到以前碰過的許多資料,所幸這些資料之故,讓自己還保有些正確的習慣,

嚴格上來說這堂課是第三堂,先前已有上過兩堂基礎課與操作課,然後接著第四次課程就是考核。

也燃起了我控槍與多方學習的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