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WIN 凍魚AC與NAVY版本的比較

 

在DEVTSIX論壇中搜尋到這張比較圖,除了護膝墊顏色偏深且較亮外,剩下的就是比較花色的差異了。

前版AC的上衣布與腿部彈性布明顯與NAVY不同。

花色的排列上也增減了某些色塊的面積。




筆者也先後收得此兩款套服,同樣做了拍攝比較。

經洗滌後AC會有退色現象,土黃色塊會變得更黃,建議衣物洗滌時反過來再進洗衣機,

且新衣服先用醋(一湯匙量)與之浸泡臉盆30分鐘,15分鐘翻動一次,藉以定色處理,較不易退色。

提供參考。






使用一湯匙量白醋處理定色,會比較不容易褪色,(並非完全不會褪色)





定色完水洗清、或使用冷洗精清除醋味,然後使用一般機洗後隔天狀況。





與FLYYE 1961G - AOR1搭配使用的狀況,不會突兀。

最近去把章給車氈




最近把SPT購得的NSWDG章記拿去車魔鬼氈,附近找間有在幫車東西的洗衣店幫忙。

車之前跟店家說明車的方法,使用與邊緣同色的線進行車固,

店家很有心的幫我把八個章車好後裁剪好,雖然有點外露,不過我回家也再度修剪一次。



近期有些赴外地拍攝的計畫,需要先期準備,

所以把這些放著的東西處理一下備便。



感覺上自己籌裝的方向有點接近這個:



槍的部分也噴好色了(前文有述),

目前的狀況看起來SPARTAN的GPNVG發售時間可能會影響到拍攝所需,所以目前以15為主,

把一些缺件補齊,處在隨時可以出門外拍的狀態之中。





圖為(左)上次訂做的AOR2 1961M(窄肩改)、右者為FLYYE AOR1 1961G(寬肩)

車好的章很順理成章的就放在那個位置,這樣的貼置對某些人來說不怎麼陌生,因曾有前例。

HK416 DIGI PAINT JOB



HK416 DIGI PAINT JOB


去年MOH:W上市時送去SPT噴的VFC HK416 2012ver.

今年確認完工後順便去拿回來,去年的氣候多雨、潮濕,所以工期實施的比較長。





與背景的6094背心比較





側翻的G23 三倍鏡與XPS的搭配,其實我較偏好DR或TA-01或31的使用,

此版設定是因NSW的著用而催生,需要習慣。

(目前也可以在很多單位上看到此類倍鏡CLIP-ON設定,先前的Tour of Duty節目中介紹澳洲SASR也有此設定。)





彈匣的選擇是因先前誤判為UBL行動照片的倒置416上,出現的E-MAG,殘彈檢視窗為「單窗」版本。

以上介紹。




順便用塑鋼土調整416護木與Lowpro mount的卡榫距離,固化後便不會搖晃了。

繼續閲讀

ST-3 the Horseman patch & David Warsen



ST-3 the Horseman patch & David Warsen



 

David Warsen,27歲,是個駐紮在加州的特種作戰人員,

在2012年8月16日一架黑鷹直升機上墜毀於阿富汗坎達哈東北部,

共計機上11人喪命(8名美國人與4名阿富汗人)。







遺體運抵Gerald Ford國際機場後,

約有150台以愛國者衛隊為名的重型車手護送遺體至家鄉,肯特郡內的殯儀館,並舉行葬禮。





David Warsen著裝的服役狀態。





我們可以看見這個ST-3 the Horseman騎士章記,上頭有個「3字樣」,

這個章記成為很多玩家設定 & SEALs兵偶創作的示範,

包括紅色格紋頭巾或星條旗頭巾的造型,都能在像Heart Rock活動中看見類似的致敬配置。





這個ST-3 the Horseman patch也有在一些訓練照中曝光。

海豹與運動界的紋章關聯 - Razorbacks



海豹與運動界的紋章關聯

最近WBC的運動賽事很熱,想到這個訊息在網路上揭露其實也有一段時間的資訊,還是作點分享,

這個Adam Lee Brown的紀念章,上面有一頭野豬,身上有AB字樣為Adam Lee Brown的縮寫,

搭配無線電呼號(左下)、與在阿富汗陣亡的日期,下頭的引文就不特別提了,

因為一個Gold team member陣亡,同袍的復仇執行是必要的。





因為沒看這本勇者無懼FEARLESS,所以可能不清楚裡頭有沒有提及,

Adam Lee Brown是阿肯色州原住民,該州的NCAA美式足球隊就是"Razorbacks",(剃刀背)











Adam在Lake Hamilton 高中完成學業後進入阿肯色理工大學,於1998年加入海軍,

並於2001年四月起在東岸海豹單位輪調,被投入佈署在伊拉克與阿富汗。

在陣亡後,由同隊的同袍託親人表示將以Razorbacks的圖樣識別製作記念Adam Lee Brown的章記,

讓每個單位成員可以配戴。



(前文參考) 有一些成員也在後面2011-08-06的契奴克直升機上陣亡。

類似的運動性質的關聯也有所聞,例如Miami的Hurricanes、Georgia的Bulldogs等球隊圖騰,

都可以在海豹單位當中的一些照片窺見一些蹤跡。



當時有在跟朋友開玩笑說,不如台灣的部隊也來個職棒Patch上身吧XDDDD

我提出雨刷章的配戴,整個笑翻。

◎ ( 雨刷:指雨刷集團,介入台灣職業棒球,讓球員打假球與涉嫌利益輸送的集團,在台灣引起軒然大波。)



講到棒球,由於棒球在台灣是國球,歷史悠久,但因為政策問題導致發展受限,加上簽賭問題嚴重,

讓民眾對棒球有些失去信心,加上經濟與環境不穩定時,成為維繫民心希望的一種寄託。

不過每次遇到國際賽事,民眾就發狂似的用一些難以理解的行為去支持自己台灣的球隊,

雖然過激的行為在運動比賽中很常見,但台灣蠻喜歡侮辱參賽對手國的,運動場上的恩怨在先有例,

不過以直報怨、以怨報怨的方法實在不妥,韓媒這次指出,雖然台灣旅外球員比例沒有很多,但綜合評比有很高的評價,

( 這則報導好像也被台媒曲解成 "我們球場爛、球員優秀,能贏是種奇蹟" 的簡短敘述 )  能說什麼呢?

這就是台灣遇到棒球國際賽事時的真實面貌,真心覺得不需要用不科學或侮辱對手的方法來支持球隊贏球,

被媒體友人覺得我是事後諸葛、矯情,但身在台灣的我,當然希望台灣贏球,贏了又晉級,是雙倍以上的快樂,

如果喜歡用下流的態度來顯現我們贏球慾望,每年大賽都讓國外覺得我們為了贏球可以把侮辱對手的國家當好玩,

這種大賽就算拿了世界第一,也沒什麼意義。球迷的素質影響看球的態度,你用科學的角度去求取贏球之道,

你的媒體就不會只告訴你「這次鐵贏」,就有機會在賽前告訴你多解析對方的強處弱項在哪裡,我們要提防,

而不是激起全民幾近神經質的愛國心,自以為鐵定會贏、打擊別國的國格,

然後老是被當傻子一樣的接受「重要時刻卻老是輸球」的結果,

摔薪水買的韓國製商品,贏球輸球都找個對象來發洩。都沒必要。



我覺得我們老這麼作(不管是不是東道主),跟對手在國際賽事上作出對我們不利的骯髒手段,

其實,都一樣可恥。




http://wolverines.militaryblog.jp/e348623.html




First Spear, LLC 肩墊



First Spear, LLC 肩墊

前幾周提的MMAC與DPC的文章當中有提到的新版本肩墊,

幾家都有作,去年夏末拿到FIRST SPEAR製品時一直沒寫些什麼介紹,就急忙直接著用了。


根本急色鬼(咦)



由於可以自由拆卸彈性織帶圈條氈(好饒舌),故左肩選擇拆卸改貼S&S V-Lite。





細部一覽,可見氈蓋與墊體連結之間有鏤出一個洞口,提供一些DPC/MMAC附加插扣的護甲結合或裝備線路調整使用。





EAGLE的MMAC,可見本體結構為ESAPI板著用的特徵。





EAGLE的D-PC,可見本體結構為Swimmer cut 防護板著用的特徵。

此兩者背心都可以看見類似的肩墊設計。



 

網路上有些特殊的圖,彈性織帶圈條氈(真饒舌)是設定為4格的。(左為EAGLE,右為Ferro Concept 訂製品)

這類新型肩墊在墊體的改變上開始貼近人體的肩膀幅寬,基本的概念就是加寬墊體面積來讓受重分散壓力,得到較舒適的使用。

是傳統PC肩墊(如LBT)的一種後續進化(如圖)。



介紹到此。







繼續閲讀

中心自律





武哈祭兜了一圈,弄了些小物後就出去吃頓飯。

在韓國朋友的攤位買了兩個織帶車製的IR呼號章還送了我一罐3M Ultrathon insect repellent (Lotion)




※  中心自律


有圈內的朋友問說他被請去大專院校當社團講師,他大約需要傳授些什麼,

眾家資深的朋友們紛紛建議務必要朋友多加指導使用槍枝的安全規則與攜行的提醒,

我莞爾覺得,連攜行都要提醒,不就裝個槍袋嗎? 這麼簡單還要教?



對,結果就是「這麼簡單,你還是要教」,台灣真的是個很自由的WG/SG環境,

也許因為太自由了,你很難用一些法律以外比較道德面的行為來規定別人應該也要這麼作,

其實這個圈子很難把一些意識統合,年輕化的網路討論語氣偏向三句鬥五篇爭,

不戰文者,則離題失焦之。嚴重到讓簡單的Q&A的行為無法完成,

就論壇功能而言,效率是很低下的,一個達不到效果的論壇,人員勢必流動高,留不住資訊的精髓。

在這樣的環境下,這個圈子趨向各團體自律封閉,有高度自律的單位,也有不知道「自律」這字怎寫的團體。

你很難去事後諸葛這些,因為不外乎就是把這種「攜行還要教」的人罵個體無完膚罷了,

當然你也不用希望當事人會認真為了自己這種行為而致歉,

反而來來往往的固定戲碼就是被罵不甘心要求道歉或是存證信函卯起來猛寄,故再糟還能有多糟? 

遇到這種人你只能希望他下次別再這麼作,不然就是舉發讓媒體喜迎墊檔材料的源源不絕。

多蠢? 怎麼作都蠢。



所以,一起走過來的長輩平輩們現在又要再一次的試著去教育那群「不斷湧入這個環境的子 / 次世代」,

很多人會問我,現在教? 那以前沒教嗎?

有啊,以前有啊,現在教,是講不聽,犯事了,才「再教一次」啊,

怎麼會沒教?  聽不進去才是真的啊!






※  常常看到很多朋友喜歡玩某些單位的裝備

會去出於敬意,使用單位的章記、識別。

其實應該了解更多,了解更多就會更加體會所謂的,「單位的習氣」

有些單位就是用一種基本態度渲染到全體軍事單位乃至於民間單位去「長進」的。

從吐息中讓人感覺到謙遜、求知若渴,安靜沉穩,明辨是非,在這樣的氛圍下進行的任何事,

(不單單是WG/SG),都能讓事情處理得更佳,結交更多同性質的朋友。



這樣成長,我估至少也要10年歲月,

(扣除掉:讓那些人知道「自己10年來只是在COSPLAY」、「這一切都是自己腦補」的時期過後)

沒人當頭棒喝,就是要花時間,等自己在「天殺的那一天」自行開竅,

心性的培養,著實重要。



有的人選擇了成為「小屁孩」的路,若沒有「天殺開竅的那一天」,

不過就是從「小屁孩」變「老屁孩」,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這圈子不泛這類人,一個國家也同不泛「鄉民」。

我也懶得屁些「改變;成就」云云,那太勵志、太虛幻了,有道是「賤人就是矯情」,

總是看完書才知道自己是坨屎,不是沒看之前是坨屎,是看完書才體認到你身為屎的本質。

算是我今天給的當頭一棒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