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 AirFrame Helmet

 

若非DEVGRU有使用的消息傳出,又怎會看見AF呢~~~

拍些CP 空氣框架盔的型態給各位,也是一個嶄新的頭盔,不論是複合料與抗彈材質的疊序或後腦勺的變革。

都是值得一看的,友人打趣的說,CP設計這些東西的人一定都是Mil-Nerd,深知改變一定是有意義且具效果的。

這樣的東西不貴都很難。



目前已有確認的照片與影像資料指出,

DEVGRU、FBI HRT以及部分的SWAT在一些高強度實彈訓練中開始使用了CP AirFrame Helmet。



 

由於ARC系統仍承襲OPS-CORE且與之合作,顯見對於這項耳軌設計的認同。



 

從後面看耳軌系統的形狀很妙,原因就是因為這快後腦勺盔體很貼 (讓ARC不得不適型),已經沒有以前頭盔的幅度了。



 

開閃光燈拍下,大概的色調應該和FAST Ballistic Helmet 頗為類似。



 

耳軌系統近拍,耳軌上有直接的品名打印。



 

近拍ARC特寫,有著OPS-CORE的打印,顯示這個系統是經過合作下的產物。

且須注意ARC上緣有出現像是陽台欄杆的東西(捂面),雖說提供了很多綁繩的支點,但不是很清楚其真正的用途。



 

緩衝墊的使用傷~當的好,尤其注意黑色的墊子,吸震的效果真的是不錯,

有卸下頂墊見到盔內體是碳纖層,也確認了盔體的厚度,材質安排上的疊序是,碳纖+抗彈材+碳纖,

整體來說並不重,與FAST Ballistic 差不多的感覺。



 

後頸圈部位,可見頭盔帶的使用是以OPS-CORE的H-nape為主。



 

如此,年底據說有廠商將要複刻AF Helmet 出來,一些細部都有拍出來,屆時可以來比對一下了。

介紹到此。

PATCHES OF VENGEANCE & FIRST STEP ON FIELD



PATCHES OF VENGEANCE & FIRST STEP ON FIELD

前文的說明,經詢問友人的結果,算是得到了解答,有故事,有原因,這些NSWDG members,才會配戴這些章。





前文述及到在今年擊殺了賓拉登之後,於八月遭擊墜的直昇機上陣亡的DEVGRU成員凱文 A. 休斯頓的故事。

當時他胸前所佩帶的這兩個章之原因。


當時的資訊是很直接的讓人直接聯想到WW II 的FIRST SPECIAL SERVICE FORCE,

但是DEVGRU配戴這章的目的與意義卻是與二次世界大戰一點關係都沒有。

(同時與二戰當時舊版的章特徵不甚相同)




如上圖,已故的凱文 A. 休斯頓持MP7之照片資料,於行政板上的兩個章記擁有各自的意義,

上面的是已故人員的永誌章、下面的紅章是章面上的兩國特種部隊在戰事初期,踏上阿富汗執行聯合任務的紀念。

所以不但特徵與WW II 時FSSF/1st SSF的不同 (Old school 的形狀較為不平整,且沒有新版後期製造的白線圈。)



如上圖,為舊版WW II 時FSSF/1st SSF 單位章記。





那天一進店內就發現SPT擺上了件放有USA / CANADA FIRST SF PATCH的LEAF CJ。

也順便試穿,也聽了趟詳盡的章記故事,章記相當少量,

為了讓收藏者弄到章之後也能夠懂得這其中的意義,

故附上QR CODE供買家獲得這些章記故事的細節資訊,

同時仍不忘在資料中提到讓國家人民安穩入睡的背後,是這些人的犧牲與奉獻在支持著的。

以上這兩個與NSWGK / DEVGRU / GOLD TEAM 的章記介紹到此。




補充清晰照片資料



" DEVGRU GOLD KNIGHT VENGEANCE / MEMORIAL PATCH "

BY SILENT PROFESSIONAL INC. 



ELEMENT M3X換標示貼紙



ELEMENT M3X換標示貼紙

最近實在是忙到不知天不知地,很多之前弄得一些小東西都沒有特別寫文,

大約就在將ELEMENT社的M3X長版做舊化沒多久之後吧,友人拿了NSW系列版本的標式貼給我換上,

仔細瞧,同樣是沙色的sticker,E社與NSW版本配置的仍有不同。

雖然文字資料沒有差別,不過看起來正式些了。





因為之前是連同貼紙一起處理舊化的,所以卸除的E社貼紙仍可見噴漆的舊化痕跡。


 

↑ 改貼紙之前E社M3X狀態



 

↑ 改貼紙之後E社M3X狀態,照片大約是十月初前的狀態了,看來真的忙很大...





沒有很記得當初SOPMOD中是位列BLOCK 1 還是BLOCK 2,

把圖找出來看了一下,編名SU-233列在BLOCK 1 中。

繼續閲讀

WWII 1st Special Service Force PATCH



WWII 1st Special Service Force PATCH

先前在MP7與NSWDG的使用上寫過文章,當時用過這張圖(上圖),

8/6於阿富汗與Chinook直升機組員一同陣亡的NSWDG成員 KEVIN A. HOUSTON 的MP7使用照片,

願他安息。


 

照片顯示,Kevin Houston 使用HK 416、PVS-15與PELTOR COMTAC II headset.

昨天與朋友聊到香港FB玩NSW的朋友以七美元買到了WWII 1st Special Service Force PATCH,

讓我想起KEVIN A. HOUSTON也使用這樣一個章,於是便開始討論找些資料。


 -


WWII 1st Special Service Force

原活躍於1942-1944年的美加聯合特種任務單位,

1942年成立&開始訓練成員於蒙大拿州Fort William Henry Harrison,

曾在阿留申群島、義大利與南法等地區參與行動,在1944年被解散。

據維基的說明,此後使近代美加兩國的特種部隊多有承襲此單位。

且於1968年製作成電影,《The Devil's Brigade》,這提到這單位的早期別名:

黑魔鬼 (The Black Devil ) 或 黑魔鬼旅 (The Black Devil's Brigade)


 

所以在想Kevin Houston使用這個章的原因也可能是因為膚色使然。

網拍上有新版複製品,售價更為便宜,章的邊角更為平整,

早期的有手工縫製的縐褶感。



收藏NSW的玩家很注意這樣的一些小細節,常常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使用方式。

不過這章的使用原因筆者尚未找到資料,卻也得到些資訊說這麼做是有原因的,

且章的細節不同,不是坊間賣的版本,雖然字面上是一樣的。



資料參考:

http://www.wbur.org/2011/08/08/navy-seal-obit

http://en.wikipedia.org/wiki/Devil's_Brigade

http://www.sealtwo.org/photoalbum11.htm


介紹到此。





NSW照片資料、裝備參考2010-2011



NSW照片資料、裝備參考2010-2011

很難得的又看到一些陸續的照片釋出,算是提供一點裝備上的參考,

這些菁英們在戰區所著的服裝略有所不同,裝備的選用也都各有自己的邏輯,

從章到無線電、到手雷等等的配置,讓我們去想像並揣摩這個人的職務導向。



 

大量使用MP7搭配LA-5的照片又一張,有的LA-5的濾罩已撥開、前頭這三人的頭燈選擇都是PETZL TAC TIKKA PLUS,

這也讓人覺得一些有趣的想法會浮現:E+LITE & TAC TIKKA PLUS都是P射產品,是否有選擇上的需求邏輯呢?



 

逗弄猴子的景象。


 

此張照片據說是2010-APR時間所攝,SCAR-H搭配M3X Long ver.與LA-5作整合與輔助,

背包的選用上也相當的多元,CAMELBAK HAWG還是仍清晰可見,VIP IR & MS-2000仍見大量混用的狀況。

也同時發現疑似Contour HD CAM與Wilcox 社製MHRS的物件出現,

顯示其對於任務紀錄這樣一個環節,並非是今年才開始。



所以有鑑於特種部隊寫書反映一些事情,其真實度是我們必須採取一種且信之而非盡信之的態度,

特別是如果這樣的資訊釋放,不是來自於特種部隊本身主動意願,

或者著作者覺得對於藉由掩飾一些細節,對長遠的GWOT任務來說有益,

這時一味的通盤接受,反而得不到真實。


你可以從這些書籍中學到很多改變國內軍事現況體制的真知灼見,

但仍有些部分是你必須真懂了用了之後才會了解重要及珍貴性的,一旦當你知道它珍貴,且不可取代時,

各位應該就懂這個意思了。

Low pro , bro . Low pro.

真仿BASE JUMP的比較



真仿BASE JUMP的比較

是的,真仿品都入手了之後,開始了血腥的評比了。

顏色上的色差非常的小,不過仿品比較深些 (可能會有人覺得深些較好看?)

仔細看耳軌系統給Wing-Loc的洞,很不一樣。

且真品的配件很難上仿盔,仿品配件上真品盔就鬆了許多。


 

包裝貼與氣泡袋也是傷~當的激似


 

本以為仿品盔在NVG MOUNT上不會有FAST打印標,不過取下轉接擋片後竟然發現有耶~~~(咳咳)


 

剛提到的配件,魚骨微調鎖的部份真品是作一字起調整的方式,仿品則是六角螺絲調節。


 

Wing-Loc adapter & Picatinny adapter的反面比較,皮卡汀尼座的卡榫有字,

而Wing-Loc adapter 只能靠材質與品項來分辨,仿品很軟,用時小力點。




Bungee lanyard 繩的強度自然也不同,顏色的配置真品是TAN色,仿品是黑色。




盔墊是我最重視的部分,仿品盔墊的軟膠部分襯墊不論3/4"或1/2"都是一樣的厚度,只差在硬保麗龍的厚度上,

仿品使用者可能戴上直接就與硬墊的部份做接觸,所以建議仿品的使用者盔帶不要繫於過緊。

而真品就沒什麼好建議的,(因為本來就舒服(?)




後腦杓墊的尺寸明顯有誤啊,做的比真品還大呢XD




這張顏色可以分辨深淺了,同時注意仿品的澆口特別多,而真品是平整的。


 

重頭戲之一:盔帶與Head-Loc插扣的比較,仿品帶自然比較薄,注模的痕跡自然也多,同時也都有所色差。

那個顎墊也實在是相當有趣,好啦,真的有做出來,雖然很不像,但仿品也真的是找到類似的材質去車合...(跌跤)


 

這樣一攤開,真仿品的分辨馬上就出來了,實際下去戴才發現原來弄來的這頂仿品是L/XL尺寸的,

實在是仿的相當徹底...汗圈織墊可卸除,除材質不盡相同外,該做的都做出來了,好可怕!




厚度我覺得是一樣厚的,ARC-KIT與盔體的結合僅小差異,不過從整齊度就可以分辨真仿的差別了。


 

真仿品盔內裡的比較,母氈貼紙貼的好像太近了。

官網顯示L/XL尺寸的盔重量至少比M/L尺寸的重上30克,

這頂L/XL的仿品盔居然比我OPS-CORE的M/L尺吋還輕呢 (噴茶)

比較到這邊,我去擦螢幕 (汗)

繼續閲讀

OPS-CORE FAST BASE JUMP



本來原先對於O記商品最有印象的FAST商品是Ballistic & Carbon Helmet ,當中MOH 2010更出現Carbon的造型,

讓這系列的頭盔在成為美國及各國軍方陸續採用的情況下,讓仿製複刻品也持續的在「演進」著。





這次來介紹一下自己訂的BASE JUMP military version (M / L)

會買這頂其實也是看在NSWG2在今年三月有意採購1000頂該款式的頭盔,且已經在使用中了。

(NSWG2 三月時宣布意欲採購M/L尺寸600頂,加上L/XL尺寸400頂的總數1000頂BASE JUMP的購買計劃)

同時又在Jackal Stone 2011多國聯合軍演時再度看見NSW參演人員在船艦操演科目時使用。

更增添了訂購的決心。





(下圖:Jackal Stone 2011,是先前多國特種部隊的聯合演習,用以鞏固彼此軍事上的關係,與增進區域防務合作。)





一個簡單的襯墊調整說明書,裡頭與先前購買的Occ-Dial Liner kit一樣,都有附上3/4"與1/2"的護墊,

且附上多用途翼狀鎖耳軌夾具(Wing-Loc Adapter)與耳軌魚骨夾具(Picatinny Adapter),

前頭NVG MOUNT上做了一個擋片,拆下後可對應PVS-7/14的搖臂直上安裝之用,

同時坊間也推出了一些頭燈與GoPro HD CAM提供於此頭盔上作安裝使用。

使其成為不論是洞穴探勘、泛舟、登山攀岩健行、跳傘等等,提供了攝影記錄與照明等等的其他用途。



 

那天自己有帶E-Lite與固定在自己HAWG上的V-Light,於是小東西小配件就立刻擺上去拍照了。



 

來到SPT店裡的客人與朋友也是立刻各自把握機會拍下自己想要的照片,儼然成了小攝影會。





擋片卸儲後可見FAST & OPS-CORE刻印標。





筆者自己先前改過一頂仿品盔,用真品的汗圈系統去做的,作出一頂Carbon版,因有配戴抗噪與裸戴舒適度的問題,

故在這天入手BASE JUMP時,立刻做了測試,得到了解答。



 

筆者戴上OAKLEY GASCAN與CONTAC耳機,然後再直上BASE JUMP,果然是不會互相干擾,

相當舒適的感覺,由此可證明,與自己改的頭盔盔體是不一樣的,

同時在後旋鈕上緊時會發現,自改的版本與BASE JUMP束緊的位置不同,

光是位置不同就足以決定戴的舒適度了,只能說早期仿品的FAST頭盔版型是PROTEC的盔型,

而OPS-CORE的盔體外沿是向四周外張的,很適合搭配耳機使用。

原先也很擔心自己的頭圍是M/LSIZE的臨界值,怕訂了戴不下,

沒想到戴了眼鏡又加耳機的狀態還是能戴。實在是萬幸。

當晚提供給友人參考,友人也表示,「真品的舒適度的確貨真價實。」





使用BASE JUMP Sport Helmet 的範例:搭配GoPro的HD CAM。

先介紹到此。

繼續閲讀

PETZL E+LITE




PETZL E+LITE

這是一款身受某些軍事單位愛用的廠牌頭帽燈款,

在許多NSWDG照片中多所看見使用PETZL Tactikka PLUS款與此款E+LITE,

這類頭燈都不是高亮度照明之用的,僅是簡易輔助或標示用途,

晨跑、自行車、乃至於燈山、踏青,以及軍事任務,都讓玩家們在照片中看見了。

由於燈具的需求總是有的,於是在購入 Tactikka PLUS 之後,E+LITE 也就順理成章的找到入手的機會。

就因為他「輕巧」。


筆者在家作模型噴漆時會在沒有什麼光線的後陽台進行工作,

此時習慣使用PETZL Tactikka PLUS 當作確認色澤用的頭燈。






附上收納盒的E+LITE產品,頭燈的調整幅度遠勝一般上下高低調整的頭燈款,它可以上下左右使用。

且尾部收束彈性繩的夾扣是求生哨的設計,功能並沒有浪費。



 

包裝正面



 

包裝背面,有性能的敘述與電池殘用量的明度距離判定。



 

其實我對這類吸塑盒包裝的開啟有點苦手,上次那個Princetion tec MPLS-SWITCH也是被我拆得破破爛爛的,

所以這次我專心致志的用筆刀慢慢沿著壓痕切割,打開了背面包裝取出頭燈,頭燈夾在一張紙片上示意著:

「這是個帶有壓舌帽夾的底座設計」



 

平時若沒有使用,可將頭帶拆開,放入小圓盒中存放。



 

頭燈可轉動的角度方向功能極佳,以珠軸控制,下者則為頭帶調整扣,具求生哨功能。



 

盒中有說明書



 

盒側有打印,筆者尚不知打印與盒者之使用關係,不過圖案手勢的表示相當淺顯易懂。

介紹到此。

OPERATION


























 

OPERATION : SOFT A-STAN IMPRESSIONS 2nd

後續照片,分享給各位,感謝各位。

還有些照片等圖到了續發。

要國人用什麼樣的眼光看待國軍?



要國人用什麼樣的眼光看待國軍?

在上個月底,隸屬於文化支援工作隊成員的艾許莉懷特中尉陣亡在阿富汗南部
這是與當地婦女取得信任的新式任務性態工作當中的首次傷亡案例
。(CST, Cultural Support Team),
艾許莉上週在坎達哈塔利班心臟地帶遭到炸彈攻擊身亡

突顯出女性角色工作團隊與特種部隊菁英在偏遠鄉村共同出任務的
風險。

同時間來報導一下一同執行任務傷亡的人員:
Sgt. Kristoffer Domeij,具有14次投入中東區域經驗的Ranger,
包含
在2003年參與救援過防砲第52團第五營所屬的507保修連女兵傑西卡林奇(Jassica Lynch),
結果中了路邊的炸彈身亡。


參考資料:

http://www.soc.mil/UNS/Releases/2011/October/111023-01.html

http://www.breitbart.com/article.php?id=D9QJHRK80&show_article=1



這樣的傷亡,講難聽卻又不失中肯的;是「職得其所」,
反觀國軍近日最重大的傷亡,
是宜蘭204兵工廠銷毀閃光手榴彈作業時不慎照成爆炸意外,三名雇員與五名士官階級身分送醫。
時值至今,已經走了第三位,因多重器官衰竭,離開了人世。


 

我相信這些人若再給他們一次機會,他們可能還是會選擇認真執行這件上級交辦下來的工作,
不過今天眾多朋友撻伐的是,對於這樣一種類似於戰地爆裂物處理的高危險專業門科,
是我憑著一股認真而為的勇氣與耐操的精神,以非專職人員的身份投入、所能夠百分之百勝任的簡單事務嗎???






我們所缺乏的是什麼?
對於危險軍械物資的認知(與通盤的危害應變、處理及規劃)
軍事規格的緊急醫療的認知,可以是多樣,可以是專業的,
這些國軍都有這種自許的水平自信...................
但他更可以作到一個要求:那就是「即時/及時」且「有效果」。


總體來看這樣的一個突發事件看一個應變,
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媒體認知的標題,「後送醫療速度太慢」,
實際情況的結果已經看到這樣的應變,是一種災難。
所以這絕不單是「慢」的問題,而是連你醫療後送前置處理幾乎可以猜到是什麼樣規格的。


如果說
EOD處理的人力選擇,都可以任用非相關領域的軍職者&顧員,
那後送速度太慢,反應不暇,乃至於軍事規格的緊急醫療處理皆全無頭緒,
也不過是很正常的狀態,因為我們沒有準備。


上述兩個在阿富汗因路邊炸彈陣亡的例子,是不知情遇害,你根本不知道炸彈在那邊而遭襲身亡的,
而國軍連自行在國內EOD處理都可以把自己炸上天,誰應該負責?
這樣的工安意外與爆炸傷害,每次都是長官探視+關心+紅包就這樣草草結束了。
死了的呢? 下一個呢? 如果你們的部長只能作這種事,
而不是去鞭策督導處理EOD的單位應該具備如何「不會沒事就被炸上天去」的重要精進發展工作,
這樣的退役將領我還真的是一個都不會尊重,你的軍隊是弱的,拿納稅人的錢去把部隊給弄到不能打仗還先自爆,
本來就是不專業且還自以為專業,領納稅人的錢來害死這數條人命,
跟江國慶的結果又有什麼差別? 不都是害他們枉死的?


結果論是看事件最直接的方式,這暴露了你的缺點,剩下的就是進步改正,
如果你讓國人看到未打仗先自爆,還口口聲聲說明自己的處理是專業完美且合乎規定的,


佔在國人的立場想,
(哇哩勒還沒打仗耶,不是國軍就不能有工安意外,你EOD相關的工作所託非人與出狀況應變處理是這樣的結果)



你要國人用什麼樣的眼光來看待國軍?


而且,「你、們」從這次事件中對於「慢&前置處理」的問題,得出了什麼因應的方法?
還是繼續玩醫院訪視+合影+慰問金那種爛招繼續在國軍裡招搖撞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