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憂鬱



我今天喝了很多酒,
我今天喝了很多酒,雖然本來是順便去試隔天婚宴的禮服,
但我最近心情消沉,大起大落的,很難控制,
有些小PUB真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
他不單單只是幾個Bartender(HE or SHE)去跟你客套自我介紹,
而是打從心底要去認識你這個人,當然你也盡你所能表達自己讓他們認真的傾聽,
特別是他們在還沒醉的時候就覺得你說的故事他們超有興趣聽的時候,
(我只是沒想到我醉了之後還是老樣子操著英式的英語口音說話,或是聊著量子物理學,跟神經病一樣。)


我當下就知道,他們可以阻止我由於因鬱悶所想自殺的任何念頭,
因為我懂太多讓自己死無葬身之地的方法了,
我請醫產界的友人介紹我好的心理諮詢師,
雖然他們問我需不需要抗憂鬱症藥品,
但我僅需要一個有英文字寫的文憑的人士聽我說話而已,
(道行太低的心輔人員,會被我耍著玩...)
我,從小到大都具有負面情緒的意象「我期待著...自己的死亡」。
對於一個來自中部摯友的割腕,我沒能阻止,我深深自責...
當然,還有很多事,完善了我那悲悽的心情。
我一直都是靠著解決別人的問題而藉以忘記自己的事情...


說來好笑,向來都是人們向我諮詢,尋求協助,
從來沒有人知道我這種人居然需要開導與傾聽者?
但,今晚的我需要,我在出門的車上,眼眶是溼的,
儘管裝得再像文藝青年,拿著吸引力法則的書籍在那邊試圖找尋救贖,
我都不會隱藏我弱點的那一面,因為那是我「最可愛」的那一面。
我這個人不會裝可愛,所以看起來沒有弱點,其實我「滿滿的都是弱點」。


POP進入我體內之後,我的靈感源源不斷,
開始打電話給我認識的人,想試圖說出很多事,或是醉話,都好。
回到大麻跟酒精與點二二口徑子彈的故居台北,我豁然開朗。
如果被我打電話打擾的同學對不起你囉,呵呵。


然後回去的Cab裡,我的后座看起來像是琉璃翡翠所建構的寶座,
我照常聽著手機裡傳來的悲傷歌曲,很微妙的,太多酒精與Pop fever讓我勇敢了起來,
這是我的「週末夜狂熱」。
而司機的音樂就好像很習慣酒國風雨所特調的醒酒人生導師禮讚曲,
很老練,希望你能夠繼續走下去,帶著勇氣,一起。


為了美好的事物而身敗名裂,
我認為是很美的事情(或感覺)。
或是說,
這是,
「藝術」。







幾個朋友約去酒店...
我沒興趣跟,
因為我是乖寶寶,
我是好孩子。


打從內心就是好人
我是好人


聽同學說,學校因為開發電池而上報了,
原來我修過麻省理工出身的教授的課,他還曾經給了我第一名。

抗憂鬱



我今天喝了很多酒,
我今天喝了很多酒,雖然本來是順便去試隔天婚宴的禮服,
但我最近心情消沉,大起大落的,很難控制,
有些小PUB真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
他不單單只是幾個Bartender(HE or SHE)去跟你客套自我介紹,
而是打從心底要去認識你這個人,當然你也盡你所能表達自己讓他們認真的傾聽,
特別是他們在還沒醉的時候就覺得你說的故事他們超有興趣聽的時候,
(我只是沒想到我醉了之後還是老樣子操著英式的英語口音說話,或是聊著量子物理學,跟神經病一樣。)


我當下就知道,他們可以阻止我由於因鬱悶所想自殺的任何念頭,
因為我懂太多讓自己死無葬身之地的方法了,
我請醫產界的友人介紹我好的心理諮詢師,
雖然他們問我需不需要抗憂鬱症藥品,
但我僅需要一個有英文字寫的文憑的人士聽我說話而已,
(道行太低的心輔人員,會被我耍著玩...)
我,從小到大都具有負面情緒的意象「我期待著...自己的死亡」。
對於一個來自中部摯友的割腕,我沒能阻止,我深深自責...
當然,還有很多事,完善了我那悲悽的心情。
我一直都是靠著解決別人的問題而藉以忘記自己的事情...


說來好笑,向來都是人們向我諮詢,尋求協助,
從來沒有人知道我這種人居然需要開導與傾聽者?
但,今晚的我需要,我在出門的車上,眼眶是溼的,
儘管裝得再像文藝青年,拿著吸引力法則的書籍在那邊試圖找尋救贖,
我都不會隱藏我弱點的那一面,因為那是我「最可愛」的那一面。
我這個人不會裝可愛,所以看起來沒有弱點,其實我「滿滿的都是弱點」。


POP進入我體內之後,我的靈感源源不斷,
開始打電話給我認識的人,想試圖說出很多事,或是醉話,都好。
回到大麻跟酒精與點二二口徑子彈的故居台北,我豁然開朗。
如果被我打電話打擾的同學對不起你囉,呵呵。


然後回去的Cab裡,我的后座看起來像是琉璃翡翠所建構的寶座,
我照常聽著手機裡傳來的悲傷歌曲,很微妙的,太多酒精與Pop fever讓我勇敢了起來,
這是我的「週末夜狂熱」。
而司機的音樂就好像很習慣酒國風雨所特調的醒酒人生導師禮讚曲,
很老練,希望你能夠繼續走下去,帶著勇氣,一起。


為了美好的事物而身敗名裂,
我認為是很美的事情(或感覺)。
或是說,
這是,
「藝術」。







幾個朋友約去酒店...
我沒興趣跟,
因為我是乖寶寶,
我是好孩子。


打從內心就是好人
我是好人


聽同學說,學校因為開發電池而上報了,
原來我修過麻省理工出身的教授的課,他還曾經給了我第一名。

繼續閲讀

編劇腳本8- 不要害怕嘴砲



[ 編劇腳本8 ]

今天提報自己寫的故事腳本大綱,下週還有一次提報機會,請翹課沒來的多加利用,
應該說不利用也不行,因為老師要算成績的,請務必、一定要到場提報。



怕什麼,任老的課明明就很有趣,不要怕被嘴砲啊,大家都合作那麼久了,
客戶要的需求我們還不暸嗎XD? 
→ (你以後出去就是要聽客戶的,就算合約書上你有最終編輯權也一樣,試著讓他盡善盡美吧。)
(而你日後出去評論別人的東西,也一定會用相同的水準去看待對方,甚至更高!)



請務必來聽聽,前提是你也能提供合理的解釋來詮釋你的故事腳本,
不管是拍戲或是動畫都非常有用,試著去體會教授們所給予的建言,
並不是教你去搞GAY,而是有衝突點不用白不用,不用真的可惜啦~XD



動畫本身需要的就是故事性,普世水準都希望別走大愛大善風格,
如果一定要有善,請一定記得那個最基本的元梗:當光芒越強,陰影也就越深厚,
營造出根本的對立,純粹的原罪也是,人類的惡意向來就能夠帶來最好的故事。



前陣子讀的《悲劇心理學》就明顯說了,人類很愛這玩意。
不需要避開,反而卻要深陷其中,死亡能夠帶出很多情感,
而死之前的種種更是增添死亡的裝飾,試著去想想看。


試著去體會影片:
http://tw.youtube.com/watch?v=dTn2iurL2cE

http://tw.youtube.com/watch?v=ZlceQ7GLsOs








人是越老越幼稚,越老越怕死,但足以證明他年輕的時候多麼的不畏死,冒險是種生命的藝術,
試著去重傷住院吧,你的情感會越來越豐富,你會體會人類的一切,瞬間會被你所看透。
(這根本就是惡魔的耳語...XD...誘騙你進入禁忌之地...)


你拍攝的 1223307278730。


最近極度消沉的情緒,憤怒與噴發都時常在發作,甚至認為我需要心理諮詢,
(其實我比較喜歡捉弄資歷較淺的心輔人員...XD)

還好這幾天終於緩解,整個人豁然開朗,但我的確發現我逐漸幼稚化,
從三年前開始,是好也是壞,甚至分不清好壞哪個多,
很多人都說今年認識了「另一個我」,我非神聖,也是人,
只是不常把情感顯性化而已,反而寄託於作品中,
當你不再創作時,情緒便難找尋出口,(我並不避諱創作跟自己有關的作品)
這時你得找個人說說話,找個窗口透氣。






心情好的時候,就會像這樣,手舞足蹈。





天殺的快樂....


Yes !


























編劇腳本8- 不要害怕嘴砲



[ 編劇腳本8 ]

今天提報自己寫的故事腳本大綱,下週還有一次提報機會,請翹課沒來的多加利用,
應該說不利用也不行,因為老師要算成績的,請務必、一定要到場提報。



怕什麼,任老的課明明就很有趣,不要怕被嘴砲啊,大家都合作那麼久了,
客戶要的需求我們還不暸嗎XD? 
→ (你以後出去就是要聽客戶的,就算合約書上你有最終編輯權也一樣,試著讓他盡善盡美吧。)
(而你日後出去評論別人的東西,也一定會用相同的水準去看待對方,甚至更高!)



請務必來聽聽,前提是你也能提供合理的解釋來詮釋你的故事腳本,
不管是拍戲或是動畫都非常有用,試著去體會教授們所給予的建言,
並不是教你去搞GAY,而是有衝突點不用白不用,不用真的可惜啦~XD



動畫本身需要的就是故事性,普世水準都希望別走大愛大善風格,
如果一定要有善,請一定記得那個最基本的元梗:當光芒越強,陰影也就越深厚,
營造出根本的對立,純粹的原罪也是,人類的惡意向來就能夠帶來最好的故事。



前陣子讀的《悲劇心理學》就明顯說了,人類很愛這玩意。
不需要避開,反而卻要深陷其中,死亡能夠帶出很多情感,
而死之前的種種更是增添死亡的裝飾,試著去想想看。


試著去體會影片:
http://tw.youtube.com/watch?v=dTn2iurL2cE

http://tw.youtube.com/watch?v=ZlceQ7GLsOs








人是越老越幼稚,越老越怕死,但足以證明他年輕的時候多麼的不畏死,冒險是種生命的藝術,
試著去重傷住院吧,你的情感會越來越豐富,你會體會人類的一切,瞬間會被你所看透。
(這根本就是惡魔的耳語...XD...誘騙你進入禁忌之地...)


你拍攝的 1223307278730。


最近極度消沉的情緒,憤怒與噴發都時常在發作,甚至認為我需要心理諮詢,
(其實我比較喜歡捉弄資歷較淺的心輔人員...XD)

還好這幾天終於緩解,整個人豁然開朗,但我的確發現我逐漸幼稚化,
從三年前開始,是好也是壞,甚至分不清好壞哪個多,
很多人都說今年認識了「另一個我」,我非神聖,也是人,
只是不常把情感顯性化而已,反而寄託於作品中,
當你不再創作時,情緒便難找尋出口,(我並不避諱創作跟自己有關的作品)
這時你得找個人說說話,找個窗口透氣。






心情好的時候,就會像這樣,手舞足蹈。





天殺的快樂....


Yes !


























繼續閲讀

醫院



前晚去補齊婚宴的配件,朋友找去PUB喝酒,不過因為隔天要驗血與驗尿所以推掉了,
今天去桃園分院做視網膜攝影,外加驗血與驗尿,彷彿像是中古車檢。→老不死+活太久的緣故...
視網膜攝影沒想到居然是在眼科儀器上加裝單眼相機...讓我傻眼了一下子,
除了有瞳孔追瞄的導引功能外,剩下的就是按快門時的強閃光,(好強的閃光啊~)




然後今天抽血驗尿的人比平常暴增了三倍以上,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難道是黑心商品大爆發!?XD
醫院是個很多情感聚集的場所,你會看著年過半百的萬年課長拿著一大堆檢測單,
像趕場作秀的戲班子一樣到處找醫師...只為了家計而時常把自己操爆肝...
有的外籍看護推著不發一語的婆婆到醫院來受檢,
簡單來說,醫院是種每個人都很尷尬的地方,幾乎沒有人臉上是笑容的,
畢竟這是個慣性生離死別的場合,要看到笑顏,
除非你的年紀就像對我迎面而來的五歲以下穿洋裝的小羅莉...
什麼都不知道,正年輕著,尚未揹負任何包袱的純淨個體。




若要說我曾經看過最經典的畫面,大概就屬七月陪朋友看車禍的友人那一趟吧,
我在醫院附屬的7-11門口前坐著,看著一個媽媽推著坐輪椅的小男孩,有著陰鬱的氣質,
好像世界已經一切絕望的樣子,這種表情不是普通傷殘初期會出現的,
一定是長久以來的病因使然,不然那種表情所紓發的情感,將只有大人才有!
這時,另一個媽媽帶著可愛小女孩出現了,媽媽在7-11忙著結帳,
小女孩拿著飲料在外面溜噠著,(就在我眼前,我親眼目睹了這命運交會的一刻。)
女孩什麼都不知道,連血癌是什麼可能都沒概念,這兩人的眼睛交會了,
男孩無神的看著小女孩,小女孩對著她笑著,不帶有任何的嘲笑性質,只是禮貌性的問候般笑容,
小女孩拿出飲料要請男孩喝,男孩那種只有大人般才有的悽涼氣質,讓人感到絕望,
(在我眼前發生的這件事,就是命運,這兩人相遇的場合就是這麼的不幸。)




你拍攝的 200810251458。

由於檢測繁複,所以趁著尚未有尿意的時間到處亂晃。


你拍攝的 200810251456。

風景還不錯的樣子。


你拍攝的 200810251453。

台北自從昨天下車時就感覺到比虎尾還涼些,算是有感覺進入稍微一點的冬季前期。



你拍攝的 200810251452。

沒想到在醫院可以看見隋棠的代言廣告...

然後也有看見長庚的創辦人 王永慶先生的追思會設立於醫院中。


人生很短暫,能活過七十真的身體不錯了,
而且又能夠做出大事,那種人生就真正有價值,
我記得我那個年紀是曾經有種很特別的使命感,所有人都是如此,
所以整體在奮鬥努力的過程是眾人一起參與的,
所以強弱高低有股良性競爭的氣氛,感覺很好。
大家一起進化。




不過,現在的人已經不這麼做了。

醫院



前晚去補齊婚宴的配件,朋友找去PUB喝酒,不過因為隔天要驗血與驗尿所以推掉了,
今天去桃園分院做視網膜攝影,外加驗血與驗尿,彷彿像是中古車檢。→老不死+活太久的緣故...
視網膜攝影沒想到居然是在眼科儀器上加裝單眼相機...讓我傻眼了一下子,
除了有瞳孔追瞄的導引功能外,剩下的就是按快門時的強閃光,(好強的閃光啊~)




然後今天抽血驗尿的人比平常暴增了三倍以上,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難道是黑心商品大爆發!?XD
醫院是個很多情感聚集的場所,你會看著年過半百的萬年課長拿著一大堆檢測單,
像趕場作秀的戲班子一樣到處找醫師...只為了家計而時常把自己操爆肝...
有的外籍看護推著不發一語的婆婆到醫院來受檢,
簡單來說,醫院是種每個人都很尷尬的地方,幾乎沒有人臉上是笑容的,
畢竟這是個慣性生離死別的場合,要看到笑顏,
除非你的年紀就像對我迎面而來的五歲以下穿洋裝的小羅莉...
什麼都不知道,正年輕著,尚未揹負任何包袱的純淨個體。




若要說我曾經看過最經典的畫面,大概就屬七月陪朋友看車禍的友人那一趟吧,
我在醫院附屬的7-11門口前坐著,看著一個媽媽推著坐輪椅的小男孩,有著陰鬱的氣質,
好像世界已經一切絕望的樣子,這種表情不是普通傷殘初期會出現的,
一定是長久以來的病因使然,不然那種表情所紓發的情感,將只有大人才有!
這時,另一個媽媽帶著可愛小女孩出現了,媽媽在7-11忙著結帳,
小女孩拿著飲料在外面溜噠著,(就在我眼前,我親眼目睹了這命運交會的一刻。)
女孩什麼都不知道,連血癌是什麼可能都沒概念,這兩人的眼睛交會了,
男孩無神的看著小女孩,小女孩對著她笑著,不帶有任何的嘲笑性質,只是禮貌性的問候般笑容,
小女孩拿出飲料要請男孩喝,男孩那種只有大人般才有的悽涼氣質,讓人感到絕望,
(在我眼前發生的這件事,就是命運,這兩人相遇的場合就是這麼的不幸。)




你拍攝的 200810251458。

由於檢測繁複,所以趁著尚未有尿意的時間到處亂晃。


你拍攝的 200810251456。

風景還不錯的樣子。


你拍攝的 200810251453。

台北自從昨天下車時就感覺到比虎尾還涼些,算是有感覺進入稍微一點的冬季前期。



你拍攝的 200810251452。

沒想到在醫院可以看見隋棠的代言廣告...

然後也有看見長庚的創辦人 王永慶先生的追思會設立於醫院中。


人生很短暫,能活過七十真的身體不錯了,
而且又能夠做出大事,那種人生就真正有價值,
我記得我那個年紀是曾經有種很特別的使命感,所有人都是如此,
所以整體在奮鬥努力的過程是眾人一起參與的,
所以強弱高低有股良性競爭的氣氛,感覺很好。
大家一起進化。




不過,現在的人已經不這麼做了。

作夢

這禮拜要回台北做視網膜攝影...還有驗血驗尿...一大堆檢驗...
看樣子,太長壽也不太好呢....(陷入自己編劇腳本的劇情中...老不死的...)





《看完海角七號,請各位大大不要再操我媽的台北了,我這禮拜還要回台北呢...(哭)



最近作了些怪夢,走在路上,看見朋友們穿著軍服準備要去打生存遊戲...
我想靠過去...卻發現隔了一道厚的玻璃...我過不去...
只能搭著玻璃窗看著他們有說有笑的畫面...
然後我只能選擇離開...

然後我就看到同一個人在我夢裡哭了第二次...事隔半年了...
(打到這裡~我的頭忽然一陣暈眩...原來我睡覺時靈魂都跑出去摸灰了...)
(從噩夢中醒來有很多種形式,有嚇醒、有痛哭失聲而醒、有...你們是哪一種呢?)





諸君,趁這機會趕緊多唸書,或許這四年對你們來講不算什麼,
但不可否認的,社會壓力與現實面的挑戰,畢業隨即投入兵役或是就職,
絕對勢所難免的,你們準備好了嗎?



有創作過讓自己自信且高興的作品過嗎?
如果是我自己的同校直屬高中學弟妹,我不會這樣問他們,
因為一定有,但大學這邊的體系,教育觀念不同,磨練的方法更不同,
所以我會問你們...準備好了嗎?



(最近沒事把《當幸福來敲門》拿出來看,超級霹靂有感而發...)





過幾天,我打算試著開始寫寫遺書,看看我會寫些什麼。

(超級跳躍式思考!?)




今天通識課去糖廠吃冰...

你拍攝的 200810231450。


很好吃。


你拍攝的 200810231449。 你拍攝的 200810231448。




很快樂。







真的。

作夢

這禮拜要回台北做視網膜攝影...還有驗血驗尿...一大堆檢驗...
看樣子,太長壽也不太好呢....(陷入自己編劇腳本的劇情中...老不死的...)





《看完海角七號,請各位大大不要再操我媽的台北了,我這禮拜還要回台北呢...(哭)



最近作了些怪夢,走在路上,看見朋友們穿著軍服準備要去打生存遊戲...
我想靠過去...卻發現隔了一道厚的玻璃...我過不去...
只能搭著玻璃窗看著他們有說有笑的畫面...
然後我只能選擇離開...

然後我就看到同一個人在我夢裡哭了第二次...事隔半年了...
(打到這裡~我的頭忽然一陣暈眩...原來我睡覺時靈魂都跑出去摸灰了...)
(從噩夢中醒來有很多種形式,有嚇醒、有痛哭失聲而醒、有...你們是哪一種呢?)





諸君,趁這機會趕緊多唸書,或許這四年對你們來講不算什麼,
但不可否認的,社會壓力與現實面的挑戰,畢業隨即投入兵役或是就職,
絕對勢所難免的,你們準備好了嗎?



有創作過讓自己自信且高興的作品過嗎?
如果是我自己的同校直屬高中學弟妹,我不會這樣問他們,
因為一定有,但大學這邊的體系,教育觀念不同,磨練的方法更不同,
所以我會問你們...準備好了嗎?



(最近沒事把《當幸福來敲門》拿出來看,超級霹靂有感而發...)





過幾天,我打算試著開始寫寫遺書,看看我會寫些什麼。

(超級跳躍式思考!?)




今天通識課去糖廠吃冰...

你拍攝的 200810231450。


很好吃。


你拍攝的 200810231449。 你拍攝的 200810231448。




很快樂。







真的。

UMA&宇宙人&心霊怪奇現象



這是三小!?

UMA(未確認動物)&宇宙人&心霊怪奇現象 映像集

隨著時間進行...
裡頭越來越扯...

這...
這三小啊...
CG做到這麼生動又一點都不逼真  真的很難得...

UMA&宇宙人&心霊怪奇現象



這是三小!?

UMA(未確認動物)&宇宙人&心霊怪奇現象 映像集

隨著時間進行...
裡頭越來越扯...

這...
這三小啊...
CG做到這麼生動又一點都不逼真  真的很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