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形:聖約》觀後(3) – 導演漏了那些沒講



看完電影,心中好像有什麼東西是補完的,卻有很多東西再細想之後發覺「幹!導演你沒講啊!」 聖約號在後期基本上已經被大衛給控制,那麼,我的問題來了:「聖約號裏頭還在進行低溫睡眠的殖民居民們的後續將如何呢?」


這看起來好像可以解答1979年異形第一集的原因了,但我發現好像有哪些地方不對,「事情果然不是憨人想的那樣簡單」,好的,大衛森七七的投完黑流體炸彈了,甚至在聖殿裏頭完成到某一階段的研究了,「蛋 (Egg)」已然誕生了。


不過他沒有說蛋是誰下的啊啊啊啊啊啊。


不但是已經有蛋了,而且相應的生物體也已經有陸續接近成型,讓我們來看看關於蛋的狀況:



這是異形第一集(1979年)的狀況,圖為H.R.GIGER的噴修概念圖面,The Derelict中的牆面。



倒楣的肯恩(John Hurt as Kane)小跌倒,跌進了這歡樂的園地 (喂)



俯瞰大概是這種感覺,滿滿的一整個艙內都是,若沒記錯是Space Jockey台座的下方



肯恩的失神吋前(?) 歷史告訴我們,好奇心要人命,蓋危險。



聖約的場合,屬於小場域的空間,蛋的數量也不多,所以格外令我好奇,這孩子是誰的!!哼森七七!



古代的創造者都是最早的詐騙集團



所有寄身的當事人記憶斷片之前,最後看見的影像 (圖為聖約畫面)


好的,基於上列內容,我們可以發現LV-426其實也並沒有提到一整艘太空船裏頭的蛋究竟是誰下的,所以這也就形成了我的第二個問題,也就是導演沒講的內容部分。


聖約號到底到了哪個星球?


各位都明白,《異形:聖約》原先前往殖民地點鎖定為航程更遠的Origae-6,因為Oram在這場磁風暴意外中希望能夠快速接掌第二順位的領導並取得組員的信任,於是作出了決定:前往這個傳出「伊莉莎白蕭唱出約翰丹佛歌曲音頻」訊號的星球。不過,這裡是哪裡呢?


我們來釐清一下劇情,普羅米修斯片尾,只剩顆頭的大衛跟伊莉莎白蕭表示仍有其他太空船可供離開這星球之用,所以她們便使用了另艘太空船離開了,至於去了哪裡,十年之間發生了什麼事,目前是沒有交代的。



普羅米修斯的片尾,壓死莎莉賽隆飾演的維克斯小姐那艘太空船已破爛不堪,所以這艘確定是另外一艘沒錯。



然後我們用一張普羅米修斯的Mapping技術劇照,解析內部空間有1.黑流體儲放室,以及2.駕駛艙的位置,這樣的邏輯對照異形第一集的內容也頗合理,因為Dallas、Lambert、Kane發現Space Jockey駕駛台座旁下方的地上有個通道,往下可直達儲放異形卵的實質空間,對照H.R.GIGER當年的噴修概念圖,可見其空間需求極大。



這是第二天普羅米修斯探險隊出發,大衛進入的地方,比較類似聖約上映前大衛對著群眾投彈片段的艙庫。



本預告序幕片段,02:20處,投彈艙特寫



回到我們的問題上,伊莉莎白蕭與大衛、以及聖約號抵達的這顆星球到底是哪裡?


我們來看看,1979年異形第一集的LV-426片場陳設





雖然沒有實質根據,但我覺得聖約號抵達的這個地方就是LV-426,我必須重申,這個想法沒有任何根據,所以我可能是錯誤的,但我沒有打算為此負責(喂~)。


首先我們先來看LV-426的大氣及地理環境


異形小說化的第九章寫道:「在Acheron的日子是昏暗的黃昏,夜晚比最遠的星際還暗,因為星星不會透過其密集的氣氛照亮,以閃爍的光線軟化貧瘠的表面。」


LV-426赤道直徑為12,201公里,其地面重力相當於地球上的0.86。自轉時間約2小時。星球的地殼由鋁矽酸鹽組成,儘管有矽酸鎂侵入的跡象,呈現質地為玄武岩、流紋岩和微晶石熔岩流。儘管有證據表明過去的火山活動,但目前表面上尚無明顯的火山活動或構造。該星球環境被描述為「原始狀態」,主要由氮,水蒸氣,二氧化碳,微量的氧氣和少量的甲烷和氨組成。雖然星球體積小,卻有潛在的風暴氣候,環境時常受到強風的衝擊。所以,LV-426在原始狀態的條件下是不利人居的。



在異形續集殖民地居民稱呼LV-426的時候,會用一個字眼來稱呼補述,就是「冥河 (Acheron) 或者是黃泉」。



然而,我在意的點就是,伊莉莎白蕭與大衛乘坐的這台太空船的停放方式、跟LV-426的方式幾乎相同,幾乎是「摔進來的」,然而,地理氣候上兜不攏的話,這樣講好像相當的牽強,「沒錯!連我也覺得牽強!(喂)」,只是我想到聖約號還得特地帶著還在睡的2000人前往LV-426的話也怪怪的,1979年異形第一集的那艘遺跡太空船的英文名稱叫做The Derelict,很適合因撞毀或失事而棄置的用語,那麼聖約號片尾到底要去哪裡呢? 這讓我也很好奇,還是根本沒有要走? 以研究需要來看,聖約號太空船可以待在該星球軌道上滿足大衛繼續研究,同時將這次故事的星球作為實驗場也相當適合。(也已經是大衛的失樂園了)



2017-0519-小小的想法
我個人認為開著失去標準登陸艦的聖約號前往LV-426不現實的原因是具備進入氣圈功能的載具只剩田納西開的另一架有吊臂導索的工程用平台載具(Flying craft),若要做運輸生物或研究不適合(而且LV-426與LV-223的大氣組成一樣都是不適人居的,工程平台在無氧環境下作業困難度較高;故唯一適合研究且到處移動的便屬這裡了,我推論現行地質氣候尚未改變的LV-426) ;此外,預告中大衛在這星球投彈時並非以墜毀方式進入氣圈,而是以平順的方式停靠在上空,顯見後來聖約號組員徒步前往高地位置看到的這艘已經有「某些事故」發生了。因此,我對於該星球即為LV-426的推判基礎就在於此,不論當中有什麼故事發生,還頗合理,至於The Derelict裏頭的Space Jockey是否在裏頭,則是看故事怎麼說,同樣的,該星球的大氣組成與氣候、地質則是看是否會發生變化,我的推測才能吻合,所以我的推判乍看之下仍有不小的錯誤可能性存在。












我的理論是(先說我沒有根據,所以可能是錯的)首先,大衛已經投放大量的黑流體炸彈了,雖然底下的穿衣工程師種族全滅,「但是對於地質與植物的影響可能已經或準備開始發揮作用」,理由:聖約號組員踩到黑流體影響的孢子束,所以在1979年異形第一集當中看見LV-426的狀況就是大衛對這個星球後來的改造結果,大衛在發揮極限創造的長才之下發現黑流體本身的潛力不凡,但是最終的結果就是造成LV-426或LV-223這種不利於人居的景象,此時大衛才體認到「原來創造即是毀滅,天堂之路必須開啟地獄之門的真諦」。



我想分享一下關於Ridley Scott在《絕地救援》(The Martian)首映禮時的訪談中提到的:「ALIEN: Paradise Lost(普2)會帶領各位回到30多年前最早的異形電影,是誰、為何、在哪裡設計發明了ALIEN這樣的生物。」(當時還定名為Paradise Lost)



好的,在這樣的架構之下,我們又要回到一個問題了,就是第一個問題,蛋是誰下的? 我在這邊要稍微謹慎一些的原因是,很可能Ridley Scott並沒有打算用James Cameron蟻群生態觀去解釋異形的生態,但不容小覷的是當年第二集造成的轟動,讓異形這個題材正式從太空科幻作品轉換為動作片跑道的契機,商品化與玩具、廣告的合約源源不絕,刺激了各種作品後續的延伸。但在這之前,我回想起,如果是H.R.GIGER的原始概念的話,會是什麼?


我們再來看一下關於1979年異形製作的一些道具
好好想想吧!H.R.GIGER過世的前幾十年所說過的話!!
(前幾十年)



「這些蛋,...就是異形躺著等待的地方」,「雅美蝶~雅美蝶呀~這些人的肉可不好吃啊~」




這是一個正在繭蛹化中的人類,異形的討論網頁稱之為Eggmorphing,是一種不需要女王產卵也可以增加卵數的方式。



Ridley Scott在1979年異形第一集的導演版中,被繭蛹化的機工長Brett的遺體,是不是透過這一層面,讓你理解到黑流體的開發,會往什麼很威很強大的方向去演變呢? 不論你死體活體,都可以將你變成繭、蛹、蛋這類的物質,請記住Dallas艦長以及Hadley's Hope抬起頭還活著的殖民居民所說的話,「Kill me.....」


"Please... K- Kill me!"
―Mary (from Aliens)





「Kill me.....」

要怎麼樣的痛楚才會逼人說出「殺了我,拜託」這樣的話??? 這可能也推翻了我對於伊莉莎白蕭是大衛用來研發ALIEN QUEEN的假設。不過若真的是這樣演變的話,這也說明了Ridley Scott可能不走James Cameron蟻群的生態。



這樣是不是有點真相大白了? 蛋蛋怎麼來? 是不是又有一個方向可以解答了呢? 呵呵呵....



那個好好想想吧,是西遊記旅途的終點梗,也因為H.R.GIGER那句 Lie in wait 點醒了我。跑步回來專研這個字面上的意義,果然有了突破。(突你老師)


所以在這麼尷尬的猜測結果下,讓我們來聽首Remix版吧。




本系列作品連結
我是雷雷好夥伴之《異形:聖約》觀後
《異形:聖約》觀後(2) – 最後的晚餐
《異形:聖約》觀後(3) – 導演漏了那些沒講


關於異形作品
一通五芒星符號傳真的背後:異形3
Ridley Scott/關於Prometheus2的訪談
其實是異形2.5集的異形5
普羅米修斯 自繪fan art:Deacon Alien
談異形作品(生物造型與設計)
Prometheus 類神角色陸續曝光
Prometheus 普羅米修斯的部分解答
Prometheus 觀後心得



《異形:聖約》觀後(2) – 最後的晚餐




最後的晚餐

十二、這次要來談的是「最後的晚餐」,在電影中各位應該都發現到,原艦長(Branson)詹姆士法蘭柯的便當領得非常早。但在片商釋出的聖約日常中卻又看到很關鍵的影像畫面。這段畫面被視為《最後的晚餐》。

我們將1979年異形的《Nostromo》陳設與電玩《Isolation》中的、《聖約》中的彼此比較一下。


(圖-最後的晚餐 之比較)



(圖-最後的晚餐構圖法)



(圖-最後的晚餐構圖法)



可發現1979年異形至相關電玩、聖約作品的太空船內裝設定都是四通八達的、格局清楚且立體,所以在座位的空間感上,很容易做出「單點透視」的鏡位手法,從畫面中央的人眼人頭為視心(CV),向外擴散所有透視線,以視心左右為基線(BL),以此擴散,常見一些作品擁有此手法,如史丹利庫柏利克的作品。不但集中視覺中心,更透過主角位呈現偉大、凸顯之感。


(圖-Nostromo crew dinner)


我們再看看1979年彼此的座位順序,會發現Dalla艦長的位置並非強調耶穌位,但這位詹姆斯法蘭科所飾演的角色常是領導位,不論是鏡位或是披巾,都有這類意象成分在。(電影中他的形式藉口是「有點發燒」,披一塊布上肩變得合理了許多)。



(圖-Nostromo crew dinner的格局配置、重要與不重要的區別)


如果用主從關係搭配當年女性意識尚未抬頭、對於服務人類的機器人立場去看,就可以分出位高權重的一方、跟代表壓抑的女性主義及僕從的一方,如果用這種方式區別出階級意識,似乎也說得通就是,只是那不是我的本意,因為構圖得是明確的。Dallas的座位其實在電影中相當隨興,除非有講話才會進入鏡頭拍攝中心,否則坐的位置不會固定耶穌位。



(《異形:聖約》序幕:最後晚餐 "Alien: Covenant" PROLOGUE: LAST SUPPER)



(主副之分)


透過這個披巾與對白,我們可以清楚的分辨主與副之間的差異,副位的景深、距離,這在以前我們畫分鏡表都很理解,「刻劃凸顯鏡位」角色。


我們再看看關於犧牲的順位
1979年異形 – Dallas艦長 (2122)第二順位犧牲者 (Brett為第一)
2017年聖約 – Branson艦長第一順位犧牲者
**







注意:(導演版啟動自毀系統後,Lambert跟Parker遭遇Xenomorph就GG了,又發現Brett狀態已死、Dallas尚存一氣,所以用遭遇的順序來看為:(1)Brett→(2)Dallas→(3)Lambert/Parker。)


(圖-導演版裡會在片尾啟動自毀裝置後再見到繭化的Dallas與Brett,我覺得繭化的目的有卵的作用,這點留待未來再說。)



評論

觀察的結果,導入宗教元素來說對於本作品有更加親切之感。以劇本與時空構成需要而言皆然,將觀眾把現實世界與太空科技時代做整合,呈現一種「好似有高科技狀態,但離我們日常的現實並不遠」的觀感。而這種目的各位可以從武器設定上面的專訪看見。(如下),不過我不會用達文西密碼的座位順次去解析的,因為這沒有意義,看過聖約的應該懂。(還抹大拿的瑪麗亞哩...)


Alien Covenant's Armor, Weapons, and Blood Effects!



我覺得後續應該會有,寫起來壓力應該也蠻大的,目前在等The Art and Making of Alien: Covenant: The Art of the Film美術設定集與聖約的藍光到手,屆時再看看有什麼宅梗。先這樣。


本系列作品連結
我是雷雷好夥伴之《異形:聖約》觀後
《異形:聖約》觀後(2) – 最後的晚餐
《異形:聖約》觀後(3) – 導演漏了那些沒講


關於異形作品
一通五芒星符號傳真的背後:異形3
Ridley Scott/關於Prometheus2的訪談
其實是異形2.5集的異形5
普羅米修斯 自繪fan art:Deacon Alien
談異形作品(生物造型與設計)
Prometheus 類神角色陸續曝光
Prometheus 普羅米修斯的部分解答
Prometheus 觀後心得

我是雷雷好夥伴之《異形:聖約》觀後




這麼快寫出來雷人我覺得頗不道德,但屆齡要吃銀杏來騙騙自己腦袋的年紀,還是趕緊熬夜把筆記與感想打出來雷人好了?(亂來)
 


人、事、時、地、物


 
一、時間點在2104年,距離殖民星球目的地Origae-6(歐瑞加6號)還有7年4個月航程
確認聖約只是單純的殖民太空船,船上有兩千人做生理凍結睡眠,必攜帶許多胚胎卵同行,行經Dr. Shaw與David抵達的星球發現訊號以及比歐瑞加6號更加適宜的居住殖民環境而前往。注意:「聖約並非為了普羅米修斯號事件而來」。

三艘太空船的比較
USCSS Nostormo 諾史莫商業太空船 (2122)收到LV-426類似警告的訊號
USCSS Prometheus 普羅米修斯號 (2093)主動前往LV-223
USCSS Covenant 聖約號 (2104)往Origae-6路上意外發現蕭的John Denver歌聲訊號




 








二、既然是殖民任務,所以基本上成員職務分工相當明確,被緊急事件喚醒的幾乎都是機組員、符合機組運作配置的其他工作人員,除駕駛者外,有通訊、醫療、生物學、科學(本作由生化人協助)、武裝顧問等,但素質層次沒有Weyland-Yutani公司主導的太空旅程來的高。
 
從何看出? 各司職掌,但對於武器使用概念有限,因此誤擊發生登陸艦爆炸;對於急重性症狀之處理只能符合民間處置措施(拖著然後隔離、配的卻是軍醫?),沒有Prometheus手術專用的MED POD 720i 醫療艙,不及應暇。



上圖:「GG...回不鳥家惹~」,這裡再叮嚀一遍,用槍四大安全規則:(1)所有槍枝皆視為已上膛的。(2)勿把槍枝指向任何你不想摧毀的物體上。(3)永遠了解你欲射擊的目標及其後方的狀態。(4)在你將目標放進準心射擊前請將手指離開扳機。




片段行銷
 
三、釋出之所有聖約號上的日常生活對話都在正片看不到,包括對原在地球上家人的通訊紀錄影音存檔在內,屬於被片商用來當作話題行銷用途的「刪減片段」,期待之後會有加長版的其餘內容。








生物
 
四、Neomorph生物構成,新型異形Neomorph指的是受到孢子影響的新生種,頭長且身體白皙、嘴巴覆蓋住外觀無法看出,可直立如人類,大衛發現其具溝通方式之可能(不過沒來得及證實),但對象必須是人類以外的存在,確知其可以感應出非人種類。攻擊方式為衝撞撕咬、尾巴亦能配合攻擊,出生之姿就有尾部待機準備攻擊之勢,出生破體後新陳代謝極快,長大的也快,具備殺生能力。



上圖:Neomorph長大的很快,有玩過VR版子宮破體-體驗預告的人應該有發現,破體前手指會明確發育,然後就破體了。



上圖:這隻Neomorph的上下顎一開始根本看不到,但是大力咬合之下可以把人類從肩膀開始與頭部直接分家。



上圖:《異形:聖約》 背破體子宮VR視角體驗 預告




 
五、Xenomorph是否在本作出現,是的,大衛透過引誘艦長Oram作為宿主餌食,使其遭到大衛研究出的Alien egg / Facehugger攻擊,進而有機會讓大衛得以人類宿主為基礎,誕下可靠的「研究結果」,故事所處之Engineer聖殿,大衛在十年中累積了大量的生物研究,包括改良Black Goo黑流體的內容,使其具備生物武器化,讓植物以外的對象皆能感染,且本作之Xenomorph / Drone之狀態為可雙腳站立,也可四肢爬行,且雙腿可完美平行180度之蹲姿,根據NECA釋出之新一彈聖約異形可動玩具顯示,此款Xenomorph身體呈傳統灰黑色、沒有趾後肢 (Digitigrade hind legs)特徵,換得的是腳掌偏長,手指數量為常人之五指,頭部於電影中之CGI造型較接近竹谷隆之設計的兩頰,異常的寬及發達,NECA玩具則沒有過度強調兩頰,有別於以往異形作品動態開合的單純,且兩肩從以往連接肩膀的板頰狀改以管狀呈現、四支鰭管變得更細,無背脊中央的骨鰭 (此乃ALIEN經典款Drone的完全體特徵)。

 

上圖左:這次的異形看起來並沒有原始設計中的骨鰭(紅圈處),上圖右:DECA將發行的聖約版大開腿Xenomorph。





生化人
 
六、生化人David-8與Walter,過繼以往命名的準則,Ash、Bishop、Call、David,這次直接跳轉到Walter,其來有自,原因應該很多,但是放眼看到年代後續之前作,可提出討論的為:Ash的版本較容易抽筋,在維繫公司利益前提下,行為會在道德上不受控制,且具備人類部分被抓包後的情感而選擇「一了百了」,但沒有過度的能力,力量雖大但卻可予以物理破壞。Bishop相對較為穩定,具備大義情感,可能因劇情關係作出Michael “Bishop” Weyland之本尊與生化人之區隔,成為Ripley之可靠非人類夥伴。Call在異形4浴火重生內容中探討過,奧頓型Auton生化人是由機器人創造的機器人,在上市後遭到回收,因為太像人,所以讓Annalee Call在Betty號上以人類之姿潛伏,對於軍方複製Xeno的行為進行破壞。然後就是David-8,乍看之下有繼承到Call的類人情節,但兩造終究不是相同年代產物,所以可以說沒有相關,而跳號很多的Walter則是David的改良版,雖然減少了創造力與情感係數,但武裝化的程度較高,以攻殼機動隊的例子來形容就是一般義體與素子的軍用義體那樣,等級不太一樣,具備用刀的格鬥術,力量值域也是超乎常人的,格鬥中雙方可以彼此互相打飛。



上圖:各代生化人的名字,跳號跳得多連格鬥刀術都學會了,根本NAVYSEAL...


 

臆測

七、我的臆測一:關於影迷猜測的Dr. Shaw與Daniels的後續,國外的猜測與討論往往都是比較具有參考價值的,這次也是相當聳動,原先國外的猜測就是「大衛會有身體,但是否是某種組合就不得而知。」跟「Dr. Shaw蕭恩博士可能是大衛研究Alien Queen生態系的重要對象之一。」而這點在看完聖約之後我更加覺得有機會,特別是人與異形之間「淵源」問題,幾乎可以在聖約中獲得解答,所以這次相當好懂,漸漸有活到1979年當時拍恐怖片僅僅需要的幾個元素,特別就是不需要太用腦去理解意會邏輯。



上圖:網路對於蕭恩的後續動向也是猜得蠻準的,至於為了什麼而過世則仍然是個謎團。不過從兩頰骨的突出似乎可以猜測些什麼。




上圖:我什麼都沒有說、我什麼都沒有說...


 

上圖,GIGER's ALIEN作品中,關於太空裝遭到Facehugger的寄生,使得異形也具有太空裝一般的生理特徵,引申為超越物種的異質體結合可能性。




 
八、我的臆測二:關於Neill Blomkamp的ALIEN5預算排擠事件,我看完聖約之後發現一件事就是,福斯公司面對這樣的狀況,兩個導演要續拍異形作品,應該會擔心故事銜接性的問題,再者,對照現在Neill Blomkamp的狀況,讓我不禁想起當年異形3原型生物設計H.R.GIGER所受到的對待,以電影公司而言,自然是押寶在贏面大的導演身上,但平心而論,Neill Blomkamp也是新銳的一流導演,因預算排擠之說我不是很買帳就是了;故我會覺得這是一個故事訴說管道維穩的做法,只要一個導演把當年的故事說完就對了,這樣就好。




上圖:左起H.R.GIGER、雷利史考特,與製片Gordon Carroll




上圖:左起《羅馬帝國豔情史/卡利古拉》的Anneka Vasta與H.R.GIGER合影。




2014年BBC發布H.R.GIGER過世的消息,Ridley Scott表示: HR Giger was 'true original'


 
九、我看到的感人之處:
影片開頭就可看到經典的ALIEN之海維第黑體(Helvetica Black)跳字筆畫、STAFF/CAST也透過跳字筆畫去作淡入淡出,以及劇中所使用的主題旋律皆多數來自於異形1979年第一集。然後就是聖約號儀表板的VIS,尤其是艙門密封標示,幾乎是1979/1986年都有用過的視覺識別,利用兩段式「半開到關」符號表達艙門的關閉,可以說在聖約裡的太空船陳設巧妙的融合了普羅米修斯的新跟1979年USCSS Nostromo的舊風格。如果各位有看到David在聖殿裡的古典風味生物研究室,幾乎可以發現那隻像雞一樣的物體,這有可能是H.R.GIGER當年在ALIEN畫冊中做過的噴修繪圖生物實體化,這種看起來像雞一般的生物甚至曾被菊池俊夫的《明王傳》漫畫中數次引用過該造型。然後最感動的就是可直立狀態的異形了,這部分在影片中看到大量四足步行的移動,但卻有短短的一部份可以看到它挺直的直立動作,這點對我來說意義非凡,因為在H.R.GIGER的設計圖裡,這樣一個外星人是直立的,跟1979年微微的駝背不完全相同,雖然79年也有直立的畫面,但在聖約中的狀態比較有GIGER的感覺。非舊作致敬的部分我最推崇的就是大衛爆氣投彈的Black Goo ampules於上空迴旋集結「空炸(Air-burst)」的效應。



上圖:帝國雜誌釋出的投彈圖,跟早先由劇組釋出的災情圖對比,產生了先後順序。




上圖:David的古早味生物實驗室,下面躺著的,是David的謊。




上圖:大衛的古早味生物實驗室,顯見卵狀物已經研發出來。




上圖:就是這張看起來像雞肉一般的生物,是Chestburster最早的概念,也被日本《明王傳》漫畫引用過。




菊池俊夫《明王傳》中,對H.R.GIGER致敬的畫面之一。這也是我愛看這部作品的原因。




上圖:好吧,看起來不太像 (攤手)



 
十、一直覺得本作有一種弔唁ORIGINAL CREATURE ELEMENT DESIGN / H.R.GIGER的氛圍,從一些小地方、直立的姿態、GIGER’s ALIEN作品集中的各項元素成為大衛的研究,使其當年的構思內容整合進故事主軸中,使觀眾曉以大義;我覺得非常要提的是裸露的畫面,這邊不是特指洗澡GG的兩人,這兩人有露跟沒露一樣,而是從主角Daniels到所有女性角色幾乎都有激凸的形象,這是一種H.R.GIGER早年作品呈現時常使用的元素,在他的相關照片中真人裸女、裸露的生活照、工作照非常的多,裸的比電影徹底,這些就是ALIEN的精隨基礎,在SPEICES(異種 1995)的設定畫中,激凸本身就是強化乳頭的形象,成為異種生物的造型要素之一。

 

上圖:從ALIEN Xenomorph到SPEICES希兒(Sil)的生理特徵,還有那麼一點點相似。


 

影評

 
十一、關於本作的評價,影評不論好壞我都蠻欣賞的,本作中使用雪萊《奧希曼德斯》詩歌,將華格納《萊茵的黃金-諸神進入英靈殿》提出,這其實是對應劇情附加的襯物,不得不說以古鑑今是很多作品至今仍有的史詩襯體,具備一定的藝術成分,如成語在現代在生活中雖然少用,也相同是由典故發展而生,如春秋戰國時代的《一箭之仇》,運用在台灣電視劇台詞裡也是時有所聞,只是我們亞洲地區不太常利用典故配合對話或劇情,甚至不理解典故中齊桓公是不計這《一箭之仇》拜管仲為相的,所以時常用以「直接意涵」來草草帶過,雖說劇本內容也占一定是否與台詞配合的深度比重,但文化圈的不同,常有這種無法共鳴的跡象。
  
然則《聖約》使用了詩歌能否增厚電影主題的內涵,這說法永遠是兩極的,科學有理論之爭、文學亦然,書籍評論吵得更兇,有的書評者彼此還很小心眼。我特別喜歡一部作品擁有兩極爭議論調,與永遠找不完的BUG與秘密。
  
2012年很多人看不懂《普羅米修斯》我有幸拜讀到劇組釋出後隨即下架的神話故事基礎,翻譯成BLOG文章,當時沒什麼人寫深入影評,因為他艱澀難懂,藝人臉書上面喊看不懂,粉絲就把我BLOG貼過去了,當時讓我非常驚訝。在這次堪稱「大眾能解」的《聖約》裡,使我相當欣慰,因唯有容易懂,大眾市場才能引起共鳴,而這分「艱澀孤高」就是劇組與喜好者必須取捨的部分。






上圖:Dr.Shaw與David前往諸神的星球,分鏡畫面與實拍畫面



而H.R.GIGER在2014年5月12日因摔傷的併發症中過世,說也巧,明天就是他過世的三周年。
 
僅此。






上:華格納-諸神進入英靈殿 Einzug der Gotter in Walhall (Entry of the Gods into Valhalla), from Opera 'Das Rheingold'
/諸神進入英靈殿,選自樂劇「萊茵的黃金」



P.S. 觀後評論會不斷新增,因為找圖不易。



本系列作品連結
我是雷雷好夥伴之《異形:聖約》觀後
《異形:聖約》觀後(2) – 最後的晚餐
《異形:聖約》觀後(3) – 導演漏了那些沒講


關於異形作品
一通五芒星符號傳真的背後:異形3
Ridley Scott/關於Prometheus2的訪談
其實是異形2.5集的異形5
普羅米修斯 自繪fan art:Deacon Alien
談異形作品(生物造型與設計)
Prometheus 類神角色陸續曝光
Prometheus 普羅米修斯的部分解答
Prometheus 觀後心得

一通五芒星符號傳真的背後:異形3




雖然先前寫過異形的生物設定,但發覺最近隨著電影《異形:聖約》的上映,各家紛紛拚寫業配的動作很大,顯見這次的行銷預算夠大,但是呢既然真的要寫,那就應該要寫得比較精確一點,異形生態系這部分我覺得算是陳腔濫調了,如果你看電影就能大概了解,那我自然不太有興趣多加著墨,除非閣下連電影都不看,單看人家的懶人包我覺得也是浪費你的時間,故我反而喜歡找出以前劇組資料來談。


 
這次就來談談異形第三集的生物設定:
Runner (或稱Dog Alien, Ox Alien, The Dragon)吧。


 
曾經在異形2負責生物視覺特效的Stan Winston有進行接觸,但最後沒能實質合作,Winston則推薦他兩位曾經在他公司服務過、且自己剛出來開設特效公司Amalgamated Dynamics, INC.(就是俗稱的ADI)的負責人Tom Woodruff, Jr.和Alec Gills,即便在正式開拍前,實用特效團隊便著手Sulaco上異形造型以及死者遺體的設計製作,Richard Edlund的Boss Film Studios則被聘為該部作品合成及後期效果製作廠商。有一些少量的電腦運算圖像技術,其中包括異形3中Runner被融鉛爐熱鉛淋過後被灑水產生熱膨脹龜裂的頭部、以及其他的CGI元素,人工操作的木偶異形的影子、外景的空中碎片等。






 
導演David Fincher希望第三集的異形能夠有更多美洲獅、野獸性質的元素在,而非前作以人為宿主的人類直立型態,因此聯繫上異形原設計師H.R.GIGER,商請其為第三集的生物設定提供設計圖稿,GIGER在蘇黎世作出的修改內容包括了更長、更瘦的腿,背後脊椎部位去除了以往人形宿主設定的鰭管,以及更尖銳的第二張顎嘴,他把草圖傳真給Cornelius de Fries試作泥膜,GIGER最後被定案的版本是”Bambi Burster” Alien (小鹿斑比的暱稱),具有長腿及使用四肢步行的版本。ADI甚至替這個版本做了一個可操作的木偶作為攝影機的實拍特效(In-Camera Effect)。因為在當時去除偶師操控者的合成特效困難且複雜形成了限制,所以在最終釋出版本沒有放上,但是可以從組合剪輯版(Assembly cut)中看到。


 





 
當年小伍道夫利用木桿操控在藍幕上作出異形木偶動作,然後再合進鏡頭拍攝的畫面裡,再逐格去描繪(Rotoscoping)且去除操控木桿,相當的辛苦。機械控制的異形偶則使用在特寫鏡頭,而穿戴式版本的異形偶裝設計的跟第二集一樣,所以小伍道夫可以穿著用四肢進行爬行移動。異形偶裝在小伍道夫穿戴的時候人頭的位置剛好在異形的脖子上,因為頭部要進行嘴部與下顎、口水、嘴皮等的動態特寫。




上圖:大衛芬奇 David Fincher(右)、無法拍到腳部Digitigrade hind legs會穿幫的「穿戴式異形裝」(左)



上:Xeno-Erotic: HR Giger's Alien Re-Design / Youtube


 
David Fincher當初甚至還提出使用惠比特犬穿戴訂製的異形裝進行拍攝,但是穿著異形裝之後的惠比特犬太過可愛不得視覺特效團隊的青睞,並未採用。











 
木桿控制木偶的方式使用在製作上無法提供逐格動畫其流暢的擬真動作,結果木桿控制的木偶用於快速移動狀態或在各個角度上爬行的畫面特別有效果,因為真人穿戴異形裝沒辦法離地抓在天花板上爬行演繹,使用縮小三分之一比例約40英吋的發泡乳膠木偶利用腳踏車鍊崁合以增加其靈活性。為了移動拍攝使用了數位錄影設備來跟蹤、平移、傾斜運作,數據輸出後帶回工作室進片,輸入運動控制攝影機,以線性尺寸縮小來配合木偶尺寸。
為了更輕鬆地同步動畫的動作,特效團隊使用了LaserDisc開發的即時合成系統,這讓動作可以快速的覆蓋在背景版上,讓合成團隊可以觀察是否需要任何的空間調整。





 
異形3生物特徵:


Runner與人類宿主的生理上並不相同,到了第三集觀眾可以發現此物種可以透過DNA反射來繼承宿主生理特性。





 
※這裡小小的舉個例,2012普羅米修斯的Deacon Alien是Engineer + Trilobite,等於說Deacon Alien繼承了Engineer的人形與三葉蟲Trilobite的基因,生理特徵則以人形的Engineer為主,故和宿主一樣,有手腳四肢組成。


 
Runner的特徵取消了Xenomorph以人為宿主的鰭管特徵,不再以雙足步行為主,但牠們仍然可以使用雙足,只是會有較大的部分使用四足來移動,且速度較快、具有趾後肢(Digitigrade hind legs)。能夠以四面八方之勢在牆壁與天花板進行移動,使的牠們以此名稱「Runner」分類,因為跑的最快,此外,Runner比一般直立的Drone Alien更常使用尾部進行攻擊,在電玩中時常利用助跑勢來撞擊敵人,且證實可直接使用口腔吐酸的方式直接攻擊;身體是棕紅色,與人類宿主誕生的Drone灰黑色不同,我曾以為是為了搭配第三集Fiorina 161的美術環境設定。





 
Runner在一生下來就具備四肢,與一般Chestburster不同,Xenomorph在Chestburster狀態四肢並不明顯,Runner出生後即可使用四肢移動躲藏,且僅需逐漸長大為成體。


 
Runner的智力時常被討論,在Fiorina 161上牠的表現並非一般的Xenomorph將人綁走集結在配合女王繁殖的環境,幾乎以單純的殺戮為主,除了透過生物訊息理解Ripley孕育有一隻Alien Queen因此而放過了她。理論上Xenomorph可以繼承宿主的智力、精神、與生理特徵,這可能解釋了犬牛宿主影響了成體Runner的智力與生物本能行為,然而Runner也可以簡單的減少人口數量,以保證Alien Queen的繁殖安全。(當初本來計畫讓監獄的禮堂成為巢穴,Dillon跟Morse會無意間發現被繭化的受害囚犯,包括Andrews典獄長,就像異形第一集的導演版,Ripley發現了Dallas艦長與Brett一樣;異形3這一段在拍之前立刻被減掉,而且劇組已備好試做的兩組已繭化受害者)。




 
Runner本來會在2013年的A:CM(異形:殖民地陸戰隊)中出現,但最後被取消,遊戲有另款專門噴酸液的Spitter取代。


 
1990年H.R.GIGER開始與導演合作重新設計異形3的生物造型,但在數款設計出爐之後並沒有得到導演與劇組的喜愛,Tom Woodruff, Jr.和Alec Gills向GIGER表示ADI有自己的異形3生物設計後,意即不採用GIGER的生物設計,為此GIGER表示非常的生氣,也因此而停止了合作,但GIGER因為對這個電影的生物具有熱誠一直不斷的提供全面性的設計圖稿以及異形的雕塑,但全被拒絕了。


 
附錄:GIGER事後被電影釋出的結尾內容感到憤怒,片尾中GIGER僅被列名為生物原創設計,但ADI在幕後採訪當中卻又將GIGER的貢獻「去GIGER化」,福斯電影最終願意補償了H.R.GIGER,但GIGER在異形3紀錄片「殘骸與憤怒」的幕後紀實中拒絕受訪。奧斯卡忽略了GIGER對於異形3的製作貢獻,不過福斯電影公司在第三集出品時指出Ridley Scott、 GIGER的名字及Carlo Rambaldi與Richard Johnson在內,都不得直接以工作室的名義將特效類別的被提名人名單提交給學院。這讓GIGER感到相當沮喪,所以GIGER傳了一封附上大大黑色五芒星的的傳真給學院院長Karl Malden,「我在這部提名視覺特效的電影作品中之實質貢獻遭到有意的阻擋並且消音,讓我感到非常的訝異。」


 
而GIGER之後在評論第三集電影仍然是覺得不錯的(Okay),不過基於尊嚴,也還是會說初代異形仍然比續集要好。





平心而論,在當時的技術表現上,異形3市場反應與剪輯後評價都不佳,唯獨配樂一枝獨秀,不過隨著Prometheus,ALIEN : Covenant的上映,會讓我覺得複習系列作品有其必要,畢竟宿主生理承繼影響以及各類神話謎團都會有某些成分上的契合,是這部作品題材著實吸引人的地方。(這也是系列作中較明確有述及到「宿主基因承繼」的一部,對於幫助理解普羅米修斯及聖約有些許幫助,我也覺得一直以來異形系列作品都很有默契的不刻意去打破某些既有的架構,或許...?)



再則,時隔多年再次翻起有關情節的作品,我覺得有種弔唁之感。



評語:異形3的Assembly cut真的值得一看




本系列作品連結
我是雷雷好夥伴之《異形:聖約》觀後
《異形:聖約》觀後(2) – 最後的晚餐
《異形:聖約》觀後(3) – 導演漏了那些沒講


關於異形作品
一通五芒星符號傳真的背後:異形3
其實是異形2.5集的異形5
普羅米修斯 自繪fan art:Deacon Alien
談異形作品(生物造型與設計)
Prometheus 類神角色陸續曝光
Prometheus 普羅米修斯的部分解答
Prometheus 觀後心得

Ridley Scott/關於Prometheus2的訪談



關於Ridley Scott在兩三天前的《絕地救援》(The Martian)首映禮時的訪談中提到:


將Prometheus2的名稱改為ALIEN: Paradise Lost的原因是本片將帶領觀眾前往1979年

異形第一集的領域,導演透漏有許多內容會(超越普羅米修斯的續集系列)與Ellen Ripley產

生強烈關聯,至於是什麼,導演表示「我才不告訴逆壘~耶~」


ALIEN: Paradise Lost(普2)會解釋出30年前,是誰、為何、在哪裡設計發明了ALIEN這

樣的生物。


ALIEN: Paradise Lost的內容將不會與Neill Blomkamp的ALIEN5產生爭議


導演對於「頭身分家」的生化人大衛,有新的安排,「"它"不會一直這樣的,我們的拍

攝內容中有這個...不過我還是不告訴逆壘~~耶~」。



Ridley Scott Expands on Prometheus 2 Title - ALIEN: Paradise Lost

www.youtube.com/watch


----------------------------------


第一點,我直接聯想到LV-426,普羅米修斯中的LV-223跟LV-426都位於潔塔2星網(Zeta2

Reticuli),距離地球39光年(約368.94兆公里);且兩者的機能完全相同,而普羅米修斯片

中LV-223在2000年前Engineer啟動了消滅人類的A0-3959X.91 - 15病理性化學劑,但因為

好萊塢定律(凡有病毒必外洩),所以LV-223上的Engineer們無法控制病原而幾乎死光。

 
不要忘記,實驗失控不只發生在LV-223,LV-426也是。


 
進入Zeta2 Reticuli / LV-426的Nostromo。


 
Prometheus中,同樣位處Zeta2 Reticuli的LV-223。



第二點提及的「30年前」讓我想到兩個時間概念,一個是以普羅米修斯事件發生年代

(2093-2094年)與異形第一集事件(2122-2123年)的時間軸距離;另一個就很單純,就是指

1979年至今(36年前)。


第三點關於產生「內容爭議」這點我打一開始就覺得不會發生,主要是Ridley Scott當初

在與HR.GIGER設置架構時就非常宏觀,想法著重在「大環境」,而Neill Blomkamp則是

接續ALIENS的劇情繼續鋪出新的劇情路線,想法上只要維持相同大環境的時空,否則要

產生衝突也有難度。



以影迷身分的自我解釋所在多有,我自己看待第三點大環境的概念就是導演有呈現一些

當年有限的科學背景下的Sci-Fi環境設計:「古代核戰、災禍的發生」、「人類科技曾經

達到頂點後覆滅過一次」等等的老派科幻小說傳聞。


普羅米修斯中利用多樣地形、峽谷來攝入鏡位,暗喻著人類加以DR. Holloway(Charlie)登

陸時所說的一句台詞「上帝不會畫直線(God does not build in straight lines.)」說明了兩件

事:一個就是Engineer進入地球史前神話基礎、另一個就是前述的古代戰爭或災禍的連結。


出處:CINEMA BLEND




The Xenomorphs Are Set To Evolve In ALIEN 5 & Prometheus 2

[關於普羅米修斯2與異形5設定的演化]

文中所提普羅米修斯從Trilobite到Deacon Alien,

與一般ALIEN系列作生物差異或許是因為不同元素支脈的生物序列,

如Engineer取此名為A0-3959X.91-15,應該就是不同的物種源進行生物進化的結果。

不同的版本就會產出不同的怪物種。

這有個比較令我信服的答案出現了:

『這可能可以解釋Ridley Scott的ALIEN系(Drone Alien)與James Cameron

ALIENS系(Warrior Alien)之間的屬性/外觀差異因素!』


雖然Ridley Scott最初說他打算在Prometheus sequel第三部當中對於Xenomorphs有較大的想法,

但目前確定Prometheus2 / ALIEN : Paradise Lost不會有ALIEN系的生物觀。

故想看ALIEN標誌性的生物確定只能從Neill Blomkamp的ALIEN 5獲得了。

※其實Ridley Scott自己更在之前表示不打算視Prometheus為異形的直接續集或前傳,

而只是個存在同一個宇宙的故事。

※對於Prometheus,導演Ridley Scott的評論是『Engineer是個「良善開端」的隱喻,

意味著Prometheus2中這樣的身分架構下有敵對的存在,類似那種比神或異形更致命的存在。

(這裡的敘述倒是有近似我當初看過的神話基礎,「神僕創造的生物可以弒神」)

出處:moviepilot.com

其實是異形2.5集的異形5



前不久才在《成人世界(CHAPPIE)》的訪問裡Neill Blomkamp與Sigourney Weaver透漏了關於異形新續集的製作進度,

也保證先賣關子的表了個態,然後導演Neill Blomkamp的Instagram上的Concept art也不斷傳出新的視覺消息讓影迷們揣測,

也造成不小猜測,但對於劇情而言,目前已經確認導演不會按照著異形第三集與第四集的內容走、故事接續在第二與第三之間,

同時確認Michael Biehn也會與Sigourney Weaver回歸異形系列演出。





(上圖:麥可賓恩 Michael Biehn在異形二時臉部有負傷,於片尾生理凍結時有包紮,故概念圖中有此描繪。)





(特效藝術家將概念圖上的負傷狀態做出化妝造型。)



而我個人認為,以Xenomorph的異形生態系來說,第三集的宿主導向(犬/牛雙版本)是非常誘人的,且不論第四集如何荒誕,

有見我前些年寫過的相關文章應該理解為何異形四會有我不太能接受的「原因」,其一是異形電影系列一直以來,

皆是以矽基生物為生命描述的概念,所以一直不希望其被賦予碳基生命的型質,

這其實也是異形三生物設計原創與特效團隊的衝突點,最後大衛芬奇自己搞、H.R.GIGER的版本沒能過關,

而第四集Resurrection替異形做出吼叫的配音之後,至此異形生物概念向商業化靠攏,即便怪物造型再酷再炫,

也都失去H.R.GIGER當年的矽基生命原創精神,戲偶裝的演員Bolaji Badejo特地學習太極與模仿技巧以便理解如何放慢動作,

以達成藝術動態的呈現,這些都不是為了去搞碳基生物(如猛禽)等等的純快速、暴力的想法,

而是走一種「超感知」、「無多餘動作」的「純粹」。

談異形作品(生物造型與設計)



故第四集浴火重生看起來無論如何都將被放生,但第三集為什麼會被無視呢???

好的,做個解說,順便提一些最近重看ALIENS的感想:

A. 如果柯內斯托加級(Conestoga class) 星艦 USS Sulaco沒有將正在生理凍結的EEV逃生倉彈射至Fury 161(勞動監獄),

而在途中就演出了Neill Blomkamp的2.5集內容,這代表了什麼?以及有什麼問題會浮現?


1. 船上的異形卵可能不存在,Ellen Ripley因此沒有遭到感染寄生,導演可能不打算這麼玩了。(註1.)

2. Newt 跟 Cpl.Hicks沒有死,第三集Newt 屍檢死因是肺浸水,同時若2.5沒有Newt 的話可能也說不過去。(註2.)

3. 他們從第二集到2.5集的過程中漂流的時間,將決定一些內容的走向。

(如Weyland-Yutani公司的結構變化、世界觀的設定等)  (註3.)





註1. 詹姆斯柯麥隆的第二集,請參閱Hardley's hope,是由WY公司出資至LV-426建構的大氣工程與資源開採的殖民地計畫,

以當時世界觀設定而言,運作的公司是已經經過合併的Weyland-Yutani,(LV-426即是異形第一集的場景),

同時在SEGA電玩《殖民地陸戰隊》中的同級艦USS Sephora,在LV-426外環軌道上發現了Sulaco,

而非異形3所述的Fiorina (Fury 161 勞動監獄行星),遊戲設定Sephora最後被WY公司維安人員控制的Sulaco給擊毀,

這點概念挺像Neill Blomkamp近日最新釋出的原畫概念的。





◎ 以Neill Blomkamp歷往作品的規格,身穿防護甲的WY公司安全人員上臂的國旗很有個人化識別的味道,

在WY公司傾其地球圈影響力,宇航作業環境應早已「國際化」,多國類軍事行動人員的存在相當合理。

而這種殖民地陸戰隊以外的「合約軍事人員」則很類似SEGA的《異形:殖民地陸戰隊/殖民戰隊》內容。



註2. 目前沒有Newt會回歸的消息,但有趣的是一直支持粉絲獨立製片的FOX福斯公司,

通知終止了獨立製片公司Sonnet Realm Films的異形系列致敬作品《Alien: Identity》,

因劇情設定在詹姆斯柯麥隆執導《異形2》事件的14年後,將會與尼爾布洛姆坎普的ALIEN 2.5v續集時間點強碰,

(或形式上太過接近),而且會讓《異形2》小女孩Newt 與 Sgt. Frost復活,

Elle Viane Sonnet 會以長大的Newt少女狀態演出此角,

本作品導演Adam Sonnet和Neill Blomkamp一樣都不承認第三集與第四集的存在。

Sonnet Realm Films

Fox shuts down Alien fan film after its plot treads too closely to that of Blomkamp's Alien 5

Michael Biehn Confirms His Appearance In Neill Blomkamp’s Alien; Shooting To Begin This August





◎ Rebecca "Newt" Jordan 當年童星時期與現在的模樣,銜接異形續集的可能性極低。

故獨立製片電影擇以長大版本選角進行Alien : Identity演出有其意義,但最終的意涵是不希望當年小女孩就像異形3那樣死去。



註3. 異形世界觀原則上是不應該被無視的,劇情上可能因為3~4集不適合而導致不走相同內容,但世界觀本身應該是被固定的,

如Conestoga class星艦原先竣工36艘,後來只剩27艘,USS Sulaco是同型艦中的第17艘 (摘自設定集內容),

如果搞了新船艦,將很難接軌第二集,畢竟Ripley, Bishop, Newt, Hicks是回到Sulaco上再與Alien Queen幹一架後結尾的。

若說是WY公司派遣的探勘隊發現了Sulaco的話是倒也還說得過去...。


我對於這導演的執導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啊。

補充一些年表事紀:


2091年-USCSS Prometheus 展開處女航前往LV-223 (電影 - 普羅米修斯)

2092年-1/7 Ellen Ripley 出生於 Olympia, Luna, UA. 

2093年- 

2094年- USCSS Prometheus機組員於LV-223事故身亡 (電影 - 普羅米修斯)

2100年-M級星際巡洋艦 Nostromo 竣工 

2111年-6/24 Amanda Ripley 出生 

2122年-異形第一集事件發生 (電影 - 異形1)

2123年-USCSS Nostromo 宣告失蹤 

2137年-ALIEN : ISOLATION 遊戲設定年代*  (電玩 - 異形 : 孤立)

2169年-科內斯托加級星艦 USS Sulaco 竣工

2169年-8月,the "Game Over" Man (比爾派斯頓 飾)William Hudson 加入殖民地陸戰隊 

2177年-12/23,Amanda McClaren Ripley過世 (夫姓McClaren) 

2179年-5/16,Shuttlecraft Narcissus(第一集之逃生船)被打撈船尋獲。 (電影 - 異形2)

2179年-7/27 USS Sulaco 抵達LV-426 (電影 - 異形2)


如果有長期注意相關作品的人應該會發現,在AVP GALAXY當中時間軸表其實很細很完整,

不少作品如ALIEN : Isolation跟拍攝製作中的ALIEN 2.5 / 5都是巧妙安插在時間軸內的處置。



露西(LUCY)觀後


因為是根據內容所作的剖析,所以還沒看的人可以先別看。拜偷!

因為一直主打台灣取景份量極高、國內演員躍升國際大螢幕,

加上盧貝松前期電影宣傳單純只透漏史嘉蕾喬韓森的角色為運毒人,

所以不知跟政治圈於前期認知上的宣傳無效果是否有關,雖然乍看下是如此,

不過觀影後大概就會發現,實際上的劇本架構不是這麼單純的(還好還好)。





※ 《露西 LUCY》採用的台北街景,坦白說從台北機廠走出來是公有市場距離挺遠的,
這可能是某些報導中提出「香港風味」鋪陳的依據,其實台灣這樣的民生賣點很多。




※ 因為會簡易英文的計程車司機(邢峰 飾演)而倖免於挨子彈,載露西去汀洲分院時有種落日殺神的FU。




※ 預告片一上映後,此舉造成某種形式的行銷,台北計程車運將表示「LUCY DON'T KILL ME.」



※ 人類演化史中最早的猿人也被稱為「露西」。





我看完第一個認知是,這個題材其實不是最新的,而是鮮少有人像盧貝松這樣持續用以擴展想像與科普解釋

(就算是自定義詮釋的也好),我的意思是指,很多人都曾經很在意愛因斯坦的腦用量可能很高、比起一般人而言,

但把腦部所有未知領域的空間全部用上時,是什麼樣一個狀態,其實就還蠻值得探討的,

《露西》本作就是在講述這樣一個狀況。


單就拓展腦力的想法上所能夠完成的事情,在本片中若用最直接的字眼來講,幾乎直指「超(自然)能力」這玩意,

但只用超能力解釋其實「很不科學」,但盧貝松的這作品從科學面檢討的話其實有很多地方都有疑問存在,

例如要達成開啟拓展腦部的機制,需要一把鑰匙,片中所運的毒品名稱很微妙,叫做CPH4,

據片中三總汀洲分院急診室開刀房醫師表示:CPH4(某種生物酶,類似四氫生物蝶呤)

這種物質是孕婦懷孕後體內會生成的一種物質,對於新生兒來說有如核彈一般之激化物質的存在,

而露西在片中遭脅迫運毒的方式是腹部體內挾帶的人體運毒,

於(台北機廠場景)遭到毆打後導致體內CPH4容器破裂藥物外洩,開啟了露西拓展腦部的契機。



※ 持槍走進三總汀洲分院一路進開刀房還不被發現有點扯,不過有點想到LEON裡的Gary Oldman如入無人之境的鋪陳。




※ 我覺得盧貝松在詮釋體內運毒包裝破裂後中毒的過程很特別,特別是這種毒物不是一般的毒品,
是一種人工合成的孕婦體內物質。



※ CPH4 發作後腦部開發啟動,呈現出高智慧的冷靜舉動。




※ 從冷靜下來到感知壞蛋即將接近,不但回復座位還進行了生物間極為有效的色誘行為,導演用極短的時間營造出來了。




在片中對於細胞的演化與資訊文明產生關聯是透過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在大學演講授課的方式進行說明的,

這當中持續有透過提問述及「當高度拓展腦部後會發生什麼事」時,塞繆爾·諾曼教授(摩根·費里曼飾演)

也用研究預測說明了大略的可能性,同時也強調「科學的假設成分很高」,但露西的出現,

讓這個科學家對其畢生研究與大致上人類對於原有質量常識產生了逐漸印證與推翻的新認知。




※ 在片中的史嘉蕾(露西)通訊的概念很微妙,盧貝松好似欲從這當中取為笑點讓觀眾發笑,

(露西打手機給在實驗室的諾曼教授,話都還沒講完露西就開門駕到),但這其實於事後反觀,我們可以發現,

一個對於已拓展腦袋瓜子的人而言,「即時通訊」這樣一個概念比我們要快上、即時的更多!

所以這通電話的舉止反而比較像是「開門前的按電鈴」這樣的動作,畢竟露西若她真的要聯繫,隨時都行,

而且她甚至可以透過資訊流擷取所需資訊(不論是電磁波、人類的電腦網際空間或是電話網絡)相當的全能。




※ 露西處理資訊流(以條狀呈現的電話/電訊波),不但能擷取某一個人的通話,還能清楚聽見通話的內容,
重點回溯一下,若「露西版的"大數據"」資料可以完全透過檢索甚至回溯,那麼具有時間性質的過去通訊也可以被取得。





※ 瞬間移動、加上快轉特定地,實質/或「檢索」時空,形成周遭景物回溯的特效呈現橋段。





※ 為取得其他人體運毒走私者的行蹤,控制生體電流強行讀取黑幫老大的記憶。





※ 機場的緝毒犬對露西產生懷疑與好奇,露西脫下墨鏡用眼神震攝住工作犬的橋段,這部分以戲劇的手法相當常見,
但在本片的範例中難以說明究竟是以「實質控制(迫使犬隻大腦產生對於恐懼的認知)」、
還是以「外星人以眼神殺人(直接逼退)」之方式奏效的(大笑)





※ 型態變化與質量的新解,圖為手腕以某個區塊呈現鏡射方式的增值。


一些關鍵的科學劇情陳述

說到與諾曼教授(摩根·費里曼飾演)等專家學者的科學對話中,露西說出了關於人類對既定科學認知的謬誤,例如,

數量是我們人類給予自己易辨的一種質與量化概念,一加一等於二,但其實一加一「不等於二」、

高速運作中的車輛如果快速到看不見(甚至是消失),決定其存在的唯一要素是時間;諸如此類的想法,

這讓我想到一些漫畫與動畫裡頭曾經提及過類似的元素,如「大暮維人的天上天下」與「涼宮春日的憂鬱中的長門有希」,

天上天下中提過「然即個,個即然」,說明對於質的大小的實際概觀比自己想像中的要來的豁達。

而涼宮春日作品的「長門有希」則是最類似露西本片的存在解釋:

「資訊統合思念體製造與有機生命體接觸用聯繫裝置HUMANOID INTERFACE外星人」,

露西在腦部開發影響下,被具現化的新能力很多,但不可能在片中一一列舉(這是蠻重要的一點),

片中透過三總汀洲分院開刀房的那一段與母親通越洋電話的內容中說明,露西腦部初開發狀態下將出生後的記憶全數提取,

一般來說這類記憶因為久置不用很可能在腦部的一些區域無法被提取(曾經一說甚至有可能消失),

此舉的概念可能間接證實(或肯定),腦部那些區域因為久置不用的記憶雖然無法提取,「但不會消失」,

這邊又要補述關於露西的電影中,所謂消失的定義,即便物理狀態下的殞滅,但不代表真的消失,

也就是在飛車趕往諾曼教授那的台詞對白:



皮埃爾·里奧 警探:「我情願遲到也不要撞死」

露西:「你不會真的死亡」
※ 從與員警同行、與母親的長途電話中反映的是高智慧進化下逐漸流失的人性,
需要有一個現有情感投射的存在藉以提醒與維持之。



※ 《天上天下》◎大暮維人 中以武學基礎向的立論。




※ 《涼宮春日的憂鬱》中的長門大萌神(咦),很接近露西處理信息的想法。



※ 皆川亮二的《ARMS 神臂》有對於矽生命的擴大詮釋。


片中關於類似矽生命的出現

其實最要提的一點就是(對我就是要提,你打我啊)片尾中因為韓國販毒集團黑幫老大從台灣殺到巴黎,

最後露西將其剩下三四袋的CPH4以IV注射方式全數攝取,皮膚開始轉黑並呈現「大量突觸」製作出一台黑色超級電腦

(以質量而言超過一個人類的質量),開始侵擾搜尋所有具有能量、電氣的器材,

將其短短72小時內所知的「真理」下載成一片看起來USB對應OK的閃存驅動器給諾曼教授,而後身形化為虛無,

消失在時空連續體裡。


不得不說這個大量突觸的型態讓我直接聯想到《ARMS神臂》這部作品,

神臂中的矽生命「阿札桀爾」的功能其實與電影中的這一幕有很大的即視感。

儘管科幻電影的營造時常背離現有科普常識認知,但盧貝松把黑幫警匪元素融入科幻作品當中,

使用很多「容易讓人提起興趣」的想法,即便內容大概可能可以猜出片尾的大方向

(例如露西大量耗用腦力最後將殞滅或死亡等等),仍能讓人接受這樣的作品(出於對科學的無知所產生的興趣),

喔,當然,本片的國外評價其實不很高,以下是維基說明的影評,還蠻一針見血的:
《今日美國》給75分:影片選擇史嘉蕾·喬韓森來扮演一位快速進化特區的強大英雄是個完美的選擇,
作為時髦的動作片顯得既炫目又荒唐。

《衛報》給60分:電影的結尾部分變得徹底的混亂不堪,但是在某種程度上講這種愚蠢又有幾分魅力。

《芝加哥論壇報》給50分:當一切都變得有可能,就沒什麼能讓人感到急迫或者具有戲劇性,
電影也轉變為數碼特效和大量殺戮戲份的混合物。



以作品導鏡而言,仍保有盧貝松的某些風格,

(這讓我想起求學過程中有兩個老師都很推崇盧貝松,但我上他們的課其實覺得有趣卻又很痛苦的恐怖經歷?)

因為元素的簡易混和塑造出「意料外」的好效果,我的評語大概會是:

「很像是電影學院腳本(題材)課程中的經典示範例,但卻是個好的商業示範例」般的感想。


總之露西好棒啊

Lone Survivor 觀影記事

 


還沒看的話先別看這篇吧,

本只是一個三五好友規模的,一約之後沒想到蠻多人的,

2005年的紅翼行動最後還是拍成電影作品上映了,






從先期的籌拍工作照片公布流出後,大家都對卡司很好奇,

在2012年時導演在另一作品中甚至有意無意的埋了個莫名其妙的梗(?)












揪了個20多人的團,本部作品能夠吸引周邊友人如此這般的觀影人次也蠻值得一提的,

跟先前看AOV不太一樣,






很多人看完都說,這片「好痛」,是痛痛片。

平心而論這部片蠻軍宅向的,會選擇帶女伴來觀影可能會看不懂,

也說不上是非得看過Lone Survivor原著才行,但2005年時包括我在內的很多同好都曾經注意過這則新聞,

台灣的新聞甚至用了一架有契奴克直升機為替代資料照做了簡短的網頁報導篇幅,文字也不多,

閱讀過原著能更了解Detail 的部分,但這幾年陸續有多次專訪與資料釋出,

其實數據的準確性上面也有疑義尚待解釋。





就跟大家所知道的差不多,SEAL的宣傳作品真的不少,本片片頭使用的方式我很喜歡,

在片中演員出現上的驚喜也十分的令人訝異,覺得當事人在片中以另一旁觀者立場的角色出現,

「有一種特殊的感覺」與意義(?)



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字幕翻譯了,Coldplay翻成五月天讓人啼笑皆非,

在很多地方(例如誓詞) 也翻得輕描淡寫 (有點混,人家誓詞明明很威的)。





片中馬克華伯格飾演的Marcus Lutrell 跟Michael Murphy提到如果15號能放假回去,

他和Morgan幫忙把馬廄旁邊的樹砍一砍,搞不好買阿拉伯馬可以打折的事。

◎ (Morgan:Morgan Lutrell ,馬可士的雙胞胎弟弟,也是一名SEAL。)

◎ (Braham的種馬拍賣在27日。)




(上) Marcus Lutrell 與弟弟Morgan Lutrell.





Marcus 與妻子Melanie.

外國人都這麼浪漫嗎(意義不明)




用舉牌小人做Ending






繼續閲讀

人生取材




為了工作取材從Todd Factory訂製的商品,頗為逼真,連指紋、細微的腐爛先後順序都沒忽略。

一共有:手指耳機塞、牙齦部鐵鉤鑰匙圈、手指鑰匙圈。





接下來是眼球標本,連瓶子都蠻講究的,眼球的角膜都有清透的質感。

有道是...吃眼睛,補幼齒,是吧?(咦)

《0030凌晨密令》SPT包場活動觀後



《0030凌晨密令》SPT包場活動觀後

本次Silent Professional 在信義威秀舉辦了《0030凌晨密令》回饋消費眾、專業客群、廠商與媒體的觀影式,

讓大家齊聚一堂交流並且藉由這難得的機會,一窺獵賓作品系列之謎。





開片前所有人坐定,由SPT代表Tommy向所有參加觀影式的廠商朋友與媒體人致詞,

談論本片的實質意義與本次集結眾人的初衷,以及提供未來台灣這塊活動型態的合作願景與期許。

● (後續將有其他照片會釋出,敬請期待。)



 

上映前夕在FB上面跟大家開玩笑的說要記得貼上紅膠帶的筆者,果然買了膠帶來現場給參與的朋友貼上了,

也算是提供一個看片內容的梗。





● 其實片中是使用SEAL TEAM的骷髏章去貼蓋1英吋寬的膠帶以資識別,也許表示為DEVGRU中的紅隊含意。




● 片中有很多章記讓我感覺到有一些是劇組的加油添醋而成,像Embrace the suck啦,或是Do know harm啦等等,

這些都不是像那種菁英中的菁英會「再特地去貼來告訴別人」的事情。我想很多人應該能夠了解。

然後談論到這部作品,我幾個對於導演凱薩琳畢格羅前作The Hurt Locker不甚滿意的朋友們,這次都對ZD30相當的滿意。

著實是因為本作太貼近現實了,就發生在時值不久的現實世界中的重要戰役之結局。在沒看過本作之前,

聽有去參加過試映會的朋友有說:本片80%或70%都在敘述中情局追蹤UBL的過程與連結的事件,

後面在阿布塔巴德的行動僅佔一點點時間而已。所以看來這次這前70-80%的內容頗為引人注目。

它迎合了軍事相關客群與一般客群的「知」的需要,作出了成功的需求揉合,

連我自己也給了還不錯的評價,並且打算去看個兩三遍。




● 素聞歐巴馬因為任內完成這個UBL的關鍵任務而高漲的支持率使得他再度成功連任美國總統,

這部電影當中的追補「過程」多所刑求與逼供,卻也成為了兩面刃,聲勢在連任後續有所抨擊。

其實放眼望去這十年一戰(GWOT),參戰國都深知沒有輕輕鬆鬆的致勝捷徑,只有極端的沉著方式與科技的加持,

才能讓戰事情報有改善的跡象,雖然在戰爭中期有人提出對於強勢泥沼之質疑,不過到頭來,

仍然是棄而不捨的維持強勢的情報作業,才能撥雲見日找到這個作法與認知上都極為刁鑽的信差,

完成了這個多年來的任務宿命。所以,「這從頭到尾就不是一個簡單又容易的輕鬆事啊」。




● 看來Low pro mount與416/417會因此片而再度熱門起來。

本片前段搭配了幾個史實發生的事件來告訴大眾,這追補UBL過程中有跟此事有產生關連的事件,

CIA追補了很多蓋達組織及其相關的人員、領導者,抽絲剝繭的詢問、找出謊言中的真相,

與分析犯人扯謊時反向推導其「意圖掩蓋的邏輯」,去找出產生關聯的人士。非常精彩。

各位要知道,「這個人」不會傻傻的窩在山上等你來炸,而是隱於世,幾乎不使用科技通訊,全然復古的面對面、口述、指引,

以伊斯蘭文化上的民風隱蔽自己的聲息、組織嚴格的恐懼領導,且還更能利用科技的盲點來混淆慣用科技的情報單位,

讓美國中情局的外勤探員疲於奔命還可能找不到蛛絲馬跡,使得科技掛帥的現代情報戰陷入了一個極深的大泥沼。





● 喊著Khalid的名字企圖誘騙他基於好奇心探頭出來,反遭擊斃的場景,在NED中有特別敘述於" Khalid" 章節中。

(沒想到誘騙的爛招在ZD30當中使用蠻多的,不過在漆黑的環境下,相當的有效)

看到走過倒下的人犯都有平均遭到一發至兩發的「確認射擊」,

沒想到真的給2011年事發當時《關鍵時刻》的劉寶傑說中了(笑)

不過說中的也只是電影內容罷了,總之也是個不錯的題外話XD...




● 片中可見使用GPNVG夜視設備的場景下,筆者觀察到後置電源的款式有異同處,提出比對。

(本作該用不可見雷射的場景都有確切的演繹拍攝出來,及長期使用夜視鏡所產生的疲勞處理都有細膩的刻畫,實在有心。)




● 像這樣的任務,你就可以了解夜間作戰的需求是什麼,Princeton tec MPLS-CHARGE盔燈著用相當的多。




● 任務一結束,DEVGRU的小組回到基地後,按部就班的將取得的物資情報作快速的分類,這是現代訓練下的作法,

也是常態執行多次任務的方針模式,本作將這些看似簡單平凡的處理卻都完全呈現了。




這邊稍為提一下Zero Dark Thirty與No Easy Day的不同敘述:

NED有但ZD30有做卻未完整呈現的:

1.向Usama的妻女詢問三樓躺下的男人身分(Dual Confirmation電影未獲確切回答)

ZD30中妻子回答Noori Hasan不是這個人,NED當中妻子說是Sheikh。( NED透過小女孩與老婦人確認UBL身分。)

2.GPNVG的盔後方電源模組與NED展示的版本不同, ZD30為立方體較厚的樣式。

3. NED作者受訪時提及使用床單與Camelbak汲水替Usam a擦拭遺體以便拍照辨識,ZD30沒有此細節。











ZD30中譯與名詞解釋:


1.謝克/雪克(Sheikh):

阿拉伯語中「酋長、長老、 頭目、族長」之意,

常見尊稱,意指「部落長老」、「 伊斯蘭教教長」、「智慧的男子」等。


2.哈吉(Hajji/Haji):

指去過聖城麥加完成朝覲( Hajj)及五功的信徒、勇者,

用來稱呼此類人名可加「哈吉」+ (頓點)+名諱,例如「哈吉‧拉烏馬里」。

而朝覲規定, 每個有經濟能力的穆斯林在有生之年必須親臨伊斯蘭教的聖城: 麥加的清真寺朝聖一次或以上。

而穆斯林相信, 在麥加朝聖所建立的功德比在其他的清真寺朝聖所建立的功德超過百 倍。朝覲為五功中功德最大者,

而通常在有生之年完成五功者, 則可在其名前冠以「哈吉」一詞以表明身份。


3.UBL:

Usama bin Laden,原來美方稱呼為OBL,因發音異同後期有所修正, 故發音Usama,

bin首字母須小寫, 乃形容Usama是拉登家族的一員,bin Laden = of Laden(英),意即「拉登家的奧薩瑪(或烏薩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