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遊或是台勞什麼的..




壯遊或是台勞什麼的..


最近某些媒體藉由澳洲工作旅遊的內容反映出台灣薪水與勞資問題的停滯與惡化,

並且把旅外工作的台灣人用「台勞」引為形容,然後又反覆不斷的平衡報導,

然後又不斷的多出了反論報導~



平常我們知道,媒體預設立場或選邊的狀況,要得到一個正確的資訊,至少得花上一段時間,

才能透過正反兩面或是多面相的報導相護論證,逐漸的把問題釐清、資訊證實是可以信任的、或誰對誰錯這樣,

而這麼個簡單的問題可以拉扯一堆「需認知正名」的閱聽人需求取向時,我覺得真的也未免太扯了。



首先,我們拿最基本的邏輯出來談談,「我們要去澳洲或其他國家賺,為什麼?」

因為薪資結構與勞動條件成長人家比我們明顯、幣值的高低大家有眼睛可以看得出來,

「我們為什麼要去澳洲工作」嘛。

如果台灣一樣每周可以有2萬、一個月8萬快10萬,以稅制跟消費水平、現行物價的台灣來看,

我當然選擇在台灣賺台灣存啊,要出國度假,我專心安排以去國外玩或去國外學習的行程就好啦,不是嗎??

也就是說,這種新聞不論是囊括了幾個人的訪談記錄,卻沒有辦法改變一個事實,

以GDP與薪資結構比來看,就是你在台灣沒有這種勞動條件的環境,

所以你要往外跑,而且你這往外跑是有經濟前提的,澳洲賺在台灣很好花,大家都清楚這個道裡很久。

所以我的家人、我的大學同學,能往外跑的都會(且已經)過去了,就是為了去賺錢,

而度假打工的「度假」跟「打工」各自所佔的比例與生活水平,本來就是自己來憑喜好界定的。

這點可跟你念「什麼大學」或是念到「什麼學歷」一點關係都沒有的。

吃粗茶淡飯的背包客覺得這樣走遍大江南北、時不屋漏偏逢連夜雨與突發狀況百出的窘境很OK,

他習慣這樣,且這是他要的;但對有些人來說這不是他所想望的旅遊方式,如此而已。




再來,我們進入邏輯討論這主題的第二點,「我們這樣赴外工作,算是什麼?」

有的人對「台勞」這字眼很感冒,不過依照縮寫與中文大意的體認(我國文老師應該會很認同我的想法),

不就是台灣(From Taiwan)過去的勞工(Labor)嗎? (Labor from TWN?)

既然職業無分貴賤,會有感冒想法的人是怎麼看待其他「勞」字的國籍工作人呢???

他們不過只是作了大多數人可能不會直接選擇的工作類型而已,並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問題或標籤在身。

既然我們本來就是意識到薪資結構與勞動條件現實而作出赴外工作的選擇,

去外面賺這筆來存,可能會遠比在台灣存要來得快,有何不可???

好的,在我替我們這種出外打工的名詞作了一個不亢不阿的、各方普遍認同(自以為)的解釋後,

那既然條件上是優渥的,便也沒了學歷、學校身分的限制了,因為要去要留都是自由意志,

而被點名的高等學府、乃至於外交部紛紛的澄清,我也覺得....你這根本不需要去作辯解,

因為你台灣經濟的現況就是「超級不樂觀」,大家生活過的不好了,有點能力往外跑的「難道不可以出去賺?」

有那個美國時間跟著媒體的報導起舞,外交部跟某高等學府你們真的很閒.....

作再多的美化與企圖掩蓋現況,不但不智,根本就會讓人民反感,說那麼多等於白說。

且不論如何都不能說這種Working Holiday的單純赴外簽旅行為叫做什麼「壯遊」,

對,你遊了,你跑出去遊了,也工作賺錢存了,問題是;


「你他媽的哪裡壯了???」

所以朱學恆也說了,台北車站每周日那些外籍的勞工朋友們都是來台灣壯遊的嗎???

最近又看到一些搞笑的名詞「微旅行」,就跟微革命這字眼一樣、蠢到老二都翹起來了!

只去一個國家工作然後在這個國家到處看看玩玩,我只能說,壯個屁。




相信有很多人對於「壯」的定義就跟那「微啥小」的字眼有自己覺得的詮釋。

如果你知道微什麼的形容很愚蠢,那麼你就不會把壯這字眼看得太平淡。

也跟我貼的這張美國狼人在倫敦一樣,有某部分的契合。









你背著行囊到了國家,延著一個國家一個國家的旅行,然後你與朋友遇險,

你失去了朋友,也讓你成了一個異鄉詛咒下的一個犧牲品,

雖然在這旅圖中遇見相愛的對象,卻弄到最後客死異鄉。



我隨便說,

可能都比某些高層單位認知Working Holiday設定下的行程來得「壯」幾百倍吧?

難道我跨國出個差工作賺錢都莫名其妙的「壯」到不行嗎???




所以我對那些企圖無視台灣勞資與經濟現況問題的政府官員,真的很厭惡。

放任資方用香蕉找猴子,卻不是用火種源逼博派狂派現身。

整天耍白癡說台灣人才流失....連土壤流失都有原因可尋,

政府可以對人才流失找不到問題癥結然後繼續作出錯誤策略...

(我以為能夠在那個位子的,不是頂有才、但至少都能發現問題)




所以「壯遊」、「台勞」什麼的,旨在讓民眾認知台灣問題所在,

你過度遷就在這字眼上或新聞本身,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新聞或許杜撰或添補,但反應的現實影響,卻真實到不行啊,每年投入相同簽證的人數成長,

都不是假的,這是現實,就是比較好存、有效率,所以大家才願意去。



不然我幹嘛不留在台灣賺???






繼續閲讀

the sums of all fears 恐懼的總和



the sums of all fears 恐懼的總和

對Makiyo與Tomoyori 毆打計程車司機的看法


事件發展至今儼然已經成為全民運動與國內繼總統大選選舉之後最大的新聞,
從一開始的自清記者會說若不善了和解就提告的狀態,聲明自己沒有動手與參與行為,
到昨天透過另一名司機的行車紀錄器畫面,讓關注這新聞的民眾整個沸騰了起來。

有的氣,有的暴怒,FB留言不外乎「去死」跟「滾回日本去」這兩句關鍵詞最多,
當然我們在看待這樣的事件上,難免會延伸到全面抵制,進而莫名其妙影響到國與國之關係,
但台灣網民的處理,雖被大眾媒體時常評論為「理盲濫情」,但從這事件上來看仍然有許多理性的支持群出現,
他們不隨便逢護航就抵制,專心致志在透過司法程序完全呈現Ma與全部參與者的所作所為,
並「期盼政府與機關能夠給予適當的處理」,(這點頗重要)

友人說,其實台灣人也算是個容易悶的族群,撇開幸福指數或痛苦指數不談,台灣經歷過一些不甚自由的年代,
對於迫害與種族群體對立很容易引起敏感神經,所以對這則新聞易生之有感,更因為這是藝人本身所犯下的錯誤,
便覺得非常不應該也非常不能原諒。
更何況這是與政府法令的後座安全帶施行相關的事件,讓這事件更加的難以忍受。



其實這事件若把頭兩次記者會對調處置,把像人中之龍裡頭的應召女造型先不要讓Ma穿出來開記者會,
直接以第二次的哭哭啼啼+村姑平民Look作一個案發後的第一次道歉,別扯一堆有的沒的,
挾帶著龐大的背後財勢不要過分張揚,搞不好事情還比較「好處理」,
但很可惜的,先告先贏+協會&律師函同步備便成了一個敗筆。

接下來就是陸續的說詞被戳破,這點也是相當容易引起反彈的,當一個案件發生時雙方當事人有各自的立場本來就是正常,
不過當單方面取得頭籌先表示之後被發現並非事實時,這個時候要在取回輿論的支持幾乎是很難的了。
在大眾媒體公然說謊是一個非常好發揮且墊檔的新聞材料,一口氣連播個數月都可以,相信新聞同業會很感激。

當這票鄉民的不理性間存有開始增加的理性鄉民時,要找到證據與事實就會非常容易,
這本不是那種會引起大量人次閱覽的藝人肇禍事件,藝人肇禍依照前例也不是沒有,就看處理態度。
引申及社論下的公眾人物之應有的社會責任,在這毆打司機事件上的確是個最糟糕示範,作錯有了在先,
又在後面扯謊+串證,很難讓親信與友人願意上火線幫忙,也是很平常的。

而論及當事藝人在處理這事件的能耐與經驗上,都足以得知其為一種「並非出於本意的危機管理」,
因為一談到「管理」,就不是以個人為出發點的解決作為,是經濟公司與有力人士對於這樣的意外產生了的處理機制,
但很顯然的,因為串證與事件始末都沒有讓公司或相關人士充分釐清,所作出來的決策,最後當然漏洞百出,
幾乎可以說是幫了倒忙,讓敗筆跟敗筆不斷的相乘,人民的憤怒也持續積累,這個時候在往後的數日,
造成了一種影響,那就是「不論干不干Makiyo的事,只要其他人的負面資訊,都會直接對Ma本身產生扣分」。
到頭來會發覺搞不好,直接以第二次村姑造型出來坦承面對,搞不好連另兩個台籍女藝人都不會扯出來,
就會進入較為低調的官方司法階段,不會造成過分的串連轟動,對藝人來說才是「真正有利」的。

不過台灣網民在這件事上面最不能接受的還是官方處理的結果是被認定為「有可能透過關係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
雖然都還沒落幕,但民眾對於司法的三尺不信任並不是一日之寒,因為財+勢,又有稻川&住吉的Titles整天新聞播送。
想當然的,這對Ma本身也都是超級無敵霹靂大的扣分,而且已經扣到負分去了。也因為這樣成天放送,
讓反Ma的官方粉絲專頁累積破幾十萬都是可以想見的。


目前為止的獲利者大概只有無限量供應墊檔的媒體同業吧我想。
從Ma母希望大家給他機會的當天晚上,直接播送了Ma也參與補個幾腳高跟鞋的畫面,讓Ma母的尋短宣言成效大減,
這又帶出一些問題,關於藝人犯錯漂白的事,對於民眾的記憶「會不會留存」,而,「留多久」?
我在這兩年有發現,民眾的記憶會隨著網路化電子化而持續留存著,這點不是新聞網域播完刪檔就可以抹去的。
人會健忘,但犯錯的部分會比一般小事容易記住,同時又有機置與設備可雲端化,很多事情想掩蓋其實有點難度。

恰逢輿論又述及,原諒與否的省思,不過被一再脫口的謊言給整個取消掉原諒的可能性,這點真的也是自找的,
一個也是同樣容易悶的民族,遇到一個不公不義的事件,多少都會給予憤慨,這個時候旁側的處理又是如此的不智,
引申到對財團惡勢發揚的一種集體恐懼,會投射在處理的司法、政府機關身上,這就是我引為標題的「恐懼的總和」。

因為大家都怕,以前那雞犬相聞的時代不在,因為大家都怕,哪天發生在自己親人身上,


「因為大家都怕」,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是出於恐懼





羅禮士早已預知一切,
所以不需要開頭的那兩格






後記:後來反覆想想,關於司法在台灣之於人民的不信任感這件事,
與過度延伸至國與國情感的影響情勢到總統關切等等,都跟這有關,
因為民眾害怕應得公義的案件得不到當局的重視,擔心酒後毆人事件會跟其他些案件一樣整個會銷聲匿跡,
這是一種對官方最明顯的不信任,出自於對公理正義的渴望與財勢交逼的可能危機下,因無法得到心理的補償而使然,
當然這樣一過度影響下,就成了很多清流所形容諷刺的「鄉民文化」,這不一定是好事,但也不全然是壞事。

如果自己國內都沒辦法把這種案件辦好,網民不將此事延伸及國際媒體範圍,恐怕也得不到一個結果,
單就這一個「信任問題」就足以讓有關單位檢討,這不是一種小事,而是藉由數個環節累積成的大事,
只是平常沒有人會去特別注意罷了;等累積到一定的嚴重程度,直接就會成為民眾的恐懼,
眾人就會將恐懼匯集成一股力量,不一定理性,但一定會讓當局者知道這樣一個力量要使人檢討。

因為日本朋友一定會很好奇,「台灣是這樣一個擔心官方辦案辦不好、
或有可能受權勢威逼而公然讓正義蒙蔽(因此得靠鄉民來幫忙)的環境嗎?」
這的確是種該檢視的方向,什麼原因創造了「鄉民式的正義」?
有時矯枉過正卻又有時如及時雨般的存在。

By the way, 如果M代與T輝沒有喝沒有踹,那我們憑良心講,
多少都會像義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和他的情婦克拉蕾塔遭到處決時那樣的老神父,
願意上前用自己的別針固定住克拉蕾塔的裙子、遮蓋住她的私處。

「如果她們沒喝沒踹」

緊急背包檢索登錄表 ● 作者/懶貓




八月溪邊的度假準備

 

八月自己於北部所屬的槍隊要辦一次民版的烤肉溪邊玩水活動,所以近日來回台北首要的事情就是去場勘,
陪同主辦的隊員找到覺得OK的度假景點,然後拍些照片作資料備檔,想說是玩水,
我一開始的軍事細胞老毛病又犯了,急得不知道為什麼想買OTB的溯溪鞋,還被隊友嗆:
「呦~你是有溪要溯是不是啊~」當然我主要還是看中那種排水功能與色調上的契合使然,
才會一直想穿穿看這種於水際活動時不一定要穿襪(或是經詢問穿防水襪等)的水際任務用鞋。



後來想想,不是這麼的急,當初是為了這個烤肉玩水活動才想到要買鞋的,
現在,將強度先稍微縮規成「民版化」的八月度假,於是催生了我這萬年才買一雙鞋的勤儉建軍男兒,
興起了購買度假用的,休閒性質的戶外用腳跟包覆拖鞋。

也因為跑去一些鬧區找鞋店試穿會比較準,所以試穿成了我當天除了場勘以外,第二重要的事項:
「要穿得舒服,甚至於要常態的使用」,這就是重點。


 

此此民版的水際活動,我稍微挑了一下KEEN Foot Wear 的基礎戶外功能鞋,「KANYON」
該廠包覆式拖鞋主要的功能就是,保護腳趾避免一些戶外活動不經意的碰撞,且大多適於水祭活動或戶外使用。


     
張相片 

由於是基礎型,所以鞋底的紋路較為平常,不過我想使用於淺溪行走已經足夠,
畢竟我不是每個月都要去水邊的人,所以這樣子試穿的當下,我棄WATERFRONT款式而選擇KANYON基礎鞋款,
這不是什麼名牌,但廠商很有系統的將功能分類明確,且基礎戶外所需的防水複合材料與保護、抗菌防臭等基本要有的,
這個牌子也都具備著。所以我穿鞋子會先要覺得舒服,強度我覺得在不是軍規的情況下,不必過分要求,
因為軍規品的裝飾包裝詞我們聽多了,會漸漸越來越不敢相信「那種所謂不會壞或很難壞」的商品,
覺得「既然是物質,就應該有他材質的衰敗期」,且不冠上軍規形容詞或定冠詞,也就不用過度汲汲於其等級強度。
而我也並沒有否定軍規真品的好處與耐用度,只是需求不同不能硬融合軍民兩種不同狀況的需要,
就是這個道理。


張相片

這次使用的是八號鞋,店長不愧是賣鞋的,一眼看就很準,多跟這些人聊天,你會學到很多。


     
張相片 

排水與透氣功能作用標示


張相片 

型錄有系列商品,舉凡登山到水際活動、攀岩、單車等戶外與室內需求,都有所屬的代表商品,
這點其實算是很樸實的,這不是一個知名的大廠,但賣的是一個完整的概念。


張相片 

以上就是我八月度假時所準備的鞋款,日後也將時常穿出戶外去,
人還是要懂得偶而放鬆自己的腳,對健康與心情也有幫助。

繼續閲讀

伯丁罕生啤酒有送玩具???



7-11剛買回來喝的BODDINGTONS伯丁罕生啤酒
喝完居然有東西沉底...What the...



BODDINGTONS這樣正常嗎???
喝完還送小玩具這樣???



經循問,
原來是釋放壓力提升綿密口感的氣泡球,
感謝熊排解說,真是長知識了。

繼續閲讀

福袋沒有壓縮氣體





其實我很清楚,我不是那種凡事吐槽先的鄉民,
因為吐槽前我有經驗與閱歷去評估這東西對不對、妥不妥、值不值得去建言,
但是我本性話鋒就利,卻也不是針對每件事放刃,畢竟等級有不同,就會酌情處理。


這年頭...很多事情,過來人承受的住,但是新人就不行,
這點很難理解,非關道德不道德、更無關人權不人權;而是個人能力的問題(Capability),
沒能力,很多事情很難解釋,因為當事人沒概念,也沒正確觀念,
既然沒概念跟觀念,那麼談事情就會搭尬不上,更容易話不投機,
我以前很熱血,會很能夠耐心的去推演跟渲染,但隨著年紀的增長,


「我希望能夠更有效率的處事。」


例如,來找我的人,對於某事要推行,那麼他就必須自己準備好,
包含相應的過程;執行與不執行的結果,這個人都應該想到。
也就是整件事情的前中後,他都必須心裡有底,沒有70%的瞭解,那們好歹也要有50%,
而非一知半解或是漫不經心,(沒心的我壓根一開始就不會幫忙,但顧頭不顧踮的人你一開始也不會發現。)


「因為這些事情是做人的根本。」


我有時候會替高等教育教職員抱不平,因為他們不需要去為學生的人品去背書,或是再教育。
但說到論做人,要在日常生活中維持著,也不需要多大的道理,
「合作」、「尊重」也差不多點題了。
但日常生活如果要能夠生存,就需要工作,工作中的營利行為也有其道理,
就是知道它是「認真的」、「幾乎不能出差錯的」,能夠充分做到這部份,
你不但對人負了責;對了你的事負責;
就連前面數項個人部分的需求,
你也早都達成了。


「因為你知道做了這些事情的後果」


你有認真考慮過這一點,作了決定,才不會在事後補救;因為後悔於事無補。
補救還會被人嫌棄,偏偏又耐不住性子,沒有承受後果的胸襟,
整天光抱怨就飽了。然後真正重要的事情反而失焦.....................真是天才。
認錯本身也沒有容納內情的餘地,如果有,又被揭瘡疤,
就綜觀整體層面來看,你該怪別人大嘴巴?還是怪自己沒吐實情?
Think  about  it.....


對很多人來說都懂得,公私領域其實要分界明析,有些環境,可能與工作有關,
你必須收起你私領域的態度去面對,並且構築出你對於公領域的型態去處理,
才不至於出現公領域內溝通與處理上的謬誤,因為有做過相關工作的都清楚,
你的老同事不會跟你真正動氣,因為私領域他們放在打完卡刷完通行證離開玻璃門的另一頭。
而公領域裡,以完成事情之目的為主,在此之前,都毋需放私。


在建構完你公私領域的人格之後;也要了解一些人情世故,公領域並非毫無人情冷淡如冰的,
不然業界的人脈要如何拓展?直到你換跑道後延續?這點就要去多琢磨,
雖然公領域會藏私,但也要睜大眼睛,知道哪些公領域的戒律或是定律,
是不能破除的、是不能碰觸的,碰了就會惹火焚身。這點當然要搞清楚,
但誰會教你?當然要自己在還沒燒傷自己或是燙過一次知道之後就要弄懂了。


莫名奇妙又狗屁鬼扯一堆
人不能像洋芋片包裝一樣
裡頭的份量少、卻混充灌一堆壓縮氣體來看起來鼓鼓的,
鼓鼓的;卻也假假的,
當個加量不加價的福袋,
比灌氣體充飽來的好。

下午茶與睡貓

 
今天的下午茶,上午弄了一下作品集之後想離開我的電腦桌,出門去水瓶咖啡。


 
一進來發現怎麼有個貓籠在這裡。


 
愛睏愛睏的阿貓,睡到出神


 
隨即冷不防的給我一個衰洨臉~

威爾斯親王號

 



大圖

在人文館外7-11遇見的威爾斯親王號 (我又主動幫牠取名了)


在7-11門口跟人類要東西吃,


毛色很高檔,應該本來是有人養



但耳朵有分岔,


可能跟其他貓打過架。


自從運動會第一天
看見後就有印象。




實戰還是比賽?



先說好我不是愛國魔人,但照片會說話

瘀青的位置在頸部,打中護具沒吸收掉力道?先不論滑不滑,
以蹴攻擊為主的武術,拳腳施
展的距離都有其限制,
近距離的拳攻擊絕對比人體末端需要判距的蹴攻擊要來的好控制。

如果要拿韓國羞怯的運動史來對照參考的話(光拿籃球就好),
難道不是一種以曖昧之名來
行使打在一個護具跟頸部之間的不良企圖?

桂正和的I'S漫畫中的著名台詞:(一貴:)這是個不是吻在臉頰上或嘴唇上的吻。

先不論該運動有沒有「無效得分」的規矩,
當出現爭議時而沒有這種選項卻判對方得分的作
法也實在有點離譜。

MSN放太陽

 
今原消息指出,只要你在MSN暱稱前面放上小太陽,
MSN就替你捐錢救助、水災、災後重建 ,
人打去MSN詢問 MSN人員說他們沒有要捐錢,
如果你們在暱稱前面放上太陽,會容易被駭客找到,大家趕快把太陽拿掉吧!!

搞半天沒有要捐錢!?
這種跟集氣一樣的集爽的活動辦來幹什麼勒???
(悟空:地球的諸位啊,請賜給我一點元氣嗎???)




MSN放太陽行動,我推薦各位可以更務實一點,
有錢捐錢有血捐血,南部正在鬧血荒,物資以水為主,
因為救援物資少的時候大家搶、多的時候大家挑,所以專款專用與基本需求最保險。

我們可以在第一時間從民間救援物資的蒐集上得到一些緊急救助的心得,
例如鹽巴配給,在賑災初期,災民最需要的就是斷糧號的首批飲食補給,
所以水中以鹽放入,是最簡單且最快速補給電解質與水分的物資,


你拍攝的 Aug.8.09, Taiwan Typhoon and flood。  
 

再者是醫藥物資與衣物,這些東西都會在初期首先投入災區,
顯示這其實還是有經驗的,但有去救災的人感觸會比較深刻,就是物資分配時的搶奪,
我真希望高X大跟某長X大的那些惡作劇的「大學生」自己去看清楚南部的狀況,
並不是投入自己暑期工讀所得與事後心有悔意,就可以視人命如無物的,
我只能說大學生不應該是這種樣子的,雖然說得饒人處且饒人,
但我覺得這些人真的、真的不配接受高等教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MpbVVtChRM


你拍攝的 171197375。

自我介紹

Padre Legna

Author:Padre Legna
「軍宅的國度存於人心,無所不在;
不存在於鋼鐵打造的戰術背心;
裝上一顆光學瞄具,我必將顯現;
抽出一塊抗彈板,你必找到我;
這是雷格那生生的話語;
只要發現其中的意義;
便能獲得宅力。」

"以介紹現用軍事/戶外用品,
並將其通識化、教育化解說,
及個人公開隨筆的傳導空間。"

月曆
03 | 2017/04 | 05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最新文章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RSS連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類別
分類施工中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部落格好友一覽

Rescue Me

Normal Sweet Waffle

Oscar Mike



I’m the Air Force Summoner - 我是空軍的召喚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