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的台籍遊客綁架事件




有鑒於台灣現在變成一種Haters gonna hate的國度,

我本也不想說什麼,因為我本身也很不喜歡鄉民治國或媒體引導辦案與解決問題的方向,

但發現台灣的現況除了鄉民名嘴的問題外,也時常有

「在其位而不謀其職」或「雖然是掛內行頭銜,但遇到問題時卻又用外行調調來虛應故事的角色」,

最慘的是這種角色的地位,其實都還蠻重要的。



學者都愛惜羽毛,珍惜且重視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並且希望能夠幫上忙,

但政客不是,投機的更不可能,所以媒體也一樣。

從沙巴的綁架事件,這樣的Haters氛圍,說真的,這些內仇元素,可以說一樣也沒少,

只是現在從鄉民領導地位轉回給專業單位了,而專業單位開始把時間花在消遣鄉民身上,正事不太幹,

認真認為,要進步,除了鄉民懂得尊重專業之外,

其實更包含了,專業也要自己懂得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專」,有沒有真的有辦法搞懂狀況。

如果沒有,只是單純比人多懂一點內容,花時間消遣人,

那跟網路上的鄉民、電視上的名嘴沒有什麼兩樣。





如果你把Abu Sayyaf當作一個國家地位級的組織勢力,就不難想像你面對海盜的威脅時老拿國際法來當依據,

為什麼??? 因為上面那些位高權重的人「都這麼說啊」,國際法很威的~~

建議先把維基百科上面的國際法諸項原則看一看,有哪一點或糾紛處理備忘、國際慣例會讓你或你的政府覺得,

Abu Sayyaf 具有主權、是個國家來著?


我不懂,一個在新聞、遊戲中都已經被說明淵源,且組織合法性根本不被國際所承認的伊斯蘭分離主義集團,

(就算他聲稱,也要看國際買不買帳,結果國際並不買帳)    在台灣可以當作用國際法來託辭緩頰的對象??? 

這表示著,很多人對於恐怖組織、恐怖主義知之甚少,當你用著國際法當作合理答案的大旗,

就跟傳統的「遇到燒燙傷就用牙膏、醬油等東西來治療」,是一樣的迂腐與無知;

這時有人過來告訴你「沖脫泡蓋送」(指Abu Sayyaf所為的恐怖行動案例),

你可能還笑人家只是個喜歡開戰的笨蛋。(那你根本沒邦交還送錢給人家,更聰明~~讚~)


聰明如你,

你難道都沒發現建立並逐步承認國際法的國家,

其實冷槍和技術性犯規從來沒少過嗎?

紳士之邦都不紳士了,你是在禮儀什麼?



其實很簡單,因為真的想救人的政府,知道人命不能等,也不想付錢給壞蛋。

在太多的外交辭令上,往往就等於人質的死亡、任務延宕的失敗。

所以要嘛就是有真正的組織私下斡旋(用錢或條件擺平)、或是在國人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就動武快速救回來,

媒體與投機政客、掮客只是順勢繃出來亮亮相的煙霧彈,沒半點助力,

兩種方法,都應是暗中進行的,沒那麼多可以攤在陽光下的內容,

否則真照檯面上這樣子處理,政客跟名模一樣走走秀,半協助或要家屬自行處理,以時間換取空間,

也就不難想像穏發161號與日春財的下場了。

這篇其實並不希望被當作WAR JUNKIE的論調,是因為大家都希望事件能夠平安落幕,人質平安回家,

但面對最糟的狀況、作最壞打算的機會,未來還有的是。你要繼續當羊咩咩、走那種商業人嘴臉的招數,

大家可以慢慢觀察、慢慢看,看用錢能不能把事情全擺平。



到目前為止處理單件案例,錢是蠻有用的,但兩種方法,軍事行動救援或付贖款都不能防止你未來不再被劫,

不過海盜、恐怖組織被剿清、剿一個少一個;跟收到贖款搞了個組織再造,變成恐怖大組織,

兩者孰輕孰重,其實用腦袋想一下會很清楚。



如果你殺害蟲都懂得用科學的方法去使用特殊配方來作最大成本效益的減少害蟲數量,

遇到海盜或恐怖組織卻選擇讓人家收錢壯大,就會變成一個非常有趣的課題。

殺蟑螂老鼠你心一橫沒在多想沒在怕的,怎麼海盜跟恐怖份子的場合就把人家當人看了???

也難怪廢死聯盟在台灣會這麼激歡樂了。









很多事情我不能跟你確定,但如果每次都繳錢,那我可以確定,

恐怖組織真的會很喜歡台灣,

這種超越時空次元的愛戀友善。


They love it, they do. They love it.

(引述Ultimate Force電視劇中黑人SAS隊員 Cpl. Ricky Mann的台詞)

想一下如果你繳不出錢來的下場?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