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異形2.5集的異形5



前不久才在《成人世界(CHAPPIE)》的訪問裡Neill Blomkamp與Sigourney Weaver透漏了關於異形新續集的製作進度,

也保證先賣關子的表了個態,然後導演Neill Blomkamp的Instagram上的Concept art也不斷傳出新的視覺消息讓影迷們揣測,

也造成不小猜測,但對於劇情而言,目前已經確認導演不會按照著異形第三集與第四集的內容走、故事接續在第二與第三之間,

同時確認Michael Biehn也會與Sigourney Weaver回歸異形系列演出。





(上圖:麥可賓恩 Michael Biehn在異形二時臉部有負傷,於片尾生理凍結時有包紮,故概念圖中有此描繪。)





(特效藝術家將概念圖上的負傷狀態做出化妝造型。)



而我個人認為,以Xenomorph的異形生態系來說,第三集的宿主導向(犬/牛雙版本)是非常誘人的,且不論第四集如何荒誕,

有見我前些年寫過的相關文章應該理解為何異形四會有我不太能接受的「原因」,其一是異形電影系列一直以來,

皆是以矽基生物為生命描述的概念,所以一直不希望其被賦予碳基生命的型質,

這其實也是異形三生物設計原創與特效團隊的衝突點,最後大衛芬奇自己搞、H.R.GIGER的版本沒能過關,

而第四集Resurrection替異形做出吼叫的配音之後,至此異形生物概念向商業化靠攏,即便怪物造型再酷再炫,

也都失去H.R.GIGER當年的矽基生命原創精神,戲偶裝的演員Bolaji Badejo特地學習太極與模仿技巧以便理解如何放慢動作,

以達成藝術動態的呈現,這些都不是為了去搞碳基生物(如猛禽)等等的純快速、暴力的想法,

而是走一種「超感知」、「無多餘動作」的「純粹」。

談異形作品(生物造型與設計)



故第四集浴火重生看起來無論如何都將被放生,但第三集為什麼會被無視呢???

好的,做個解說,順便提一些最近重看ALIENS的感想:

A. 如果柯內斯托加級(Conestoga class) 星艦 USS Sulaco沒有將正在生理凍結的EEV逃生倉彈射至Fury 161(勞動監獄),

而在途中就演出了Neill Blomkamp的2.5集內容,這代表了什麼?以及有什麼問題會浮現?


1. 船上的異形卵可能不存在,Ellen Ripley因此沒有遭到感染寄生,導演可能不打算這麼玩了。(註1.)

2. Newt 跟 Cpl.Hicks沒有死,第三集Newt 屍檢死因是肺浸水,同時若2.5沒有Newt 的話可能也說不過去。(註2.)

3. 他們從第二集到2.5集的過程中漂流的時間,將決定一些內容的走向。

(如Weyland-Yutani公司的結構變化、世界觀的設定等)  (註3.)





註1. 詹姆斯柯麥隆的第二集,請參閱Hardley's hope,是由WY公司出資至LV-426建構的大氣工程與資源開採的殖民地計畫,

以當時世界觀設定而言,運作的公司是已經經過合併的Weyland-Yutani,(LV-426即是異形第一集的場景),

同時在SEGA電玩《殖民地陸戰隊》中的同級艦USS Sephora,在LV-426外環軌道上發現了Sulaco,

而非異形3所述的Fiorina (Fury 161 勞動監獄行星),遊戲設定Sephora最後被WY公司維安人員控制的Sulaco給擊毀,

這點概念挺像Neill Blomkamp近日最新釋出的原畫概念的。





◎ 以Neill Blomkamp歷往作品的規格,身穿防護甲的WY公司安全人員上臂的國旗很有個人化識別的味道,

在WY公司傾其地球圈影響力,宇航作業環境應早已「國際化」,多國類軍事行動人員的存在相當合理。

而這種殖民地陸戰隊以外的「合約軍事人員」則很類似SEGA的《異形:殖民地陸戰隊/殖民戰隊》內容。



註2. 目前沒有Newt會回歸的消息,但有趣的是一直支持粉絲獨立製片的FOX福斯公司,

通知終止了獨立製片公司Sonnet Realm Films的異形系列致敬作品《Alien: Identity》,

因劇情設定在詹姆斯柯麥隆執導《異形2》事件的14年後,將會與尼爾布洛姆坎普的ALIEN 2.5v續集時間點強碰,

(或形式上太過接近),而且會讓《異形2》小女孩Newt 與 Sgt. Frost復活,

Elle Viane Sonnet 會以長大的Newt少女狀態演出此角,

本作品導演Adam Sonnet和Neill Blomkamp一樣都不承認第三集與第四集的存在。

Sonnet Realm Films

Fox shuts down Alien fan film after its plot treads too closely to that of Blomkamp's Alien 5

Michael Biehn Confirms His Appearance In Neill Blomkamp’s Alien; Shooting To Begin This August





◎ Rebecca "Newt" Jordan 當年童星時期與現在的模樣,銜接異形續集的可能性極低。

故獨立製片電影擇以長大版本選角進行Alien : Identity演出有其意義,但最終的意涵是不希望當年小女孩就像異形3那樣死去。



註3. 異形世界觀原則上是不應該被無視的,劇情上可能因為3~4集不適合而導致不走相同內容,但世界觀本身應該是被固定的,

如Conestoga class星艦原先竣工36艘,後來只剩27艘,USS Sulaco是同型艦中的第17艘 (摘自設定集內容),

如果搞了新船艦,將很難接軌第二集,畢竟Ripley, Bishop, Newt, Hicks是回到Sulaco上再與Alien Queen幹一架後結尾的。

若說是WY公司派遣的探勘隊發現了Sulaco的話是倒也還說得過去...。


我對於這導演的執導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啊。

補充一些年表事紀:


2091年-USCSS Prometheus 展開處女航前往LV-223 (電影 - 普羅米修斯)

2092年-1/7 Ellen Ripley 出生於 Olympia, Luna, UA. 

2093年- 

2094年- USCSS Prometheus機組員於LV-223事故身亡 (電影 - 普羅米修斯)

2100年-M級星際巡洋艦 Nostromo 竣工 

2111年-6/24 Amanda Ripley 出生 

2122年-異形第一集事件發生 (電影 - 異形1)

2123年-USCSS Nostromo 宣告失蹤 

2137年-ALIEN : ISOLATION 遊戲設定年代*  (電玩 - 異形 : 孤立)

2169年-科內斯托加級星艦 USS Sulaco 竣工

2169年-8月,the "Game Over" Man (比爾派斯頓 飾)William Hudson 加入殖民地陸戰隊 

2177年-12/23,Amanda McClaren Ripley過世 (夫姓McClaren) 

2179年-5/16,Shuttlecraft Narcissus(第一集之逃生船)被打撈船尋獲。 (電影 - 異形2)

2179年-7/27 USS Sulaco 抵達LV-426 (電影 - 異形2)


如果有長期注意相關作品的人應該會發現,在AVP GALAXY當中時間軸表其實很細很完整,

不少作品如ALIEN : Isolation跟拍攝製作中的ALIEN 2.5 / 5都是巧妙安插在時間軸內的處置。



ZBV Commando Patch

 

近日與德軍玩家一起夜跑,與我自己的原先固定數年的1900-2030時間不同,有時甚至在2330-0100進行,

我們挑選夜深人靜的時候進行,畢竟是裝備與背具攜行,在這方面我已有四年的經驗習慣,

在參與一些訓練後深知基礎體能與肌力的厚植是非常必要的,於是持續至今。






這次要介紹朋友的ZBV Commando Patch

ZBV是德軍事術語 (特別任務單位) Zur Besonderen Vewendung 的縮詞,(意即:特殊用途)。

章記當中的劍,我當時夜跑遠看還以為是海神之矛,但其實不是,劍徽剛好是許多特殊單位會使用的視覺標誌,

而這章記使用的範圍也廣,如德國KSK、以及其他轄內的特種部隊、特殊任務小組都有使用,

甚至是與KSK共同執行任務的單位;如友人提出的EGB, Erweiterte Grundbefähigung (意即似:進階技能),

一般傘兵稱 Fallschirmjäger (或空降獵兵),若傘兵具備EGB的資格,在形式上便等同具備SF定義的單位。







從網路上討論中找到的內容提及到:


KSK與傘兵營都在快速反應部隊部門(DSK, Division Quick Force, or former DSO, Division Special Operation) 下轄內,

KSK跟傘兵營在DSK裡都有各自的轄內單位,如傘兵營有自己的空降旅,而KSK則擁有自己的獨立旅級單位。

空降旅本身又分為幾種,如傘兵 (Fallschirmjäger) 與 空降偵查 (Luftlandeaufklärungskompanien) 。





前幾天邊跑邊聊無意間到了先前的例行7K距離,這樣子算是輕鬆跑,自己處理的話會硬ㄍ一ㄥ在50分左右,

4年平均速度是53分上下,今年進入50分鐘多之後(50.46 / 50.20 min),就會產生不適,

更別提在痛苦的情況下繼續完成110 push-ups,到今年慢慢發現,其實有的時候不是自己不行,

而是訓量、步伐研究沒到位,絕對都能催出來、至於痛苦什麼的感覺,我直接想到《阿拉伯的勞倫斯》當中的對白:



『 The trick, William Potter, is not minding that it hurts. 』



這並不是鼓勵無視身體的疼痛警訊,而是了解生理能耐與自己心理認知上的差距,

並且在訓後懂得休息與補充營養、正確的飲食攝取。




我訓練的概念是,不以追逐新紀錄為訓練目的,而是將每次訓練結束後的數據做出長期的統計數據,

一般健身房或體訓規劃都有定期定量的進階運動管理,我較沒有這部分的規律處理(較沒有),

但是在這當中仍會逐漸提升強度、資料參考與飲食選擇的作為。


以上,感謝收看。






心血來潮,換個單位出來跑。

Beta PROJECT WMX-200

 

其實Beta PROJECT的WMX-200  Weapon light 我一直沒弄,

MK18 Mod1也一直是維持著2008~2010年以內的概略重演外觀設定,以PEQ-15/LA-5搭配M3X使用。

那本物 INSIGHT WMX-200燈具的出現至少也在2012年間一直有他單位的照片,(詳請見RESCUE ME的網誌)

直到今年EAGER LION聯合演習VBSS的照片釋出後我才想到要更換,實不得已 (是在不得已什麼?)



以下是EAGER LION VBSS演訓時的NSW部分照片可見不少WMX-200是使用了尾線進行操作:






這些照片的水際任務使用其實有不少小細節,筆者前陣子參與受訓時因掉槍的問題,

在這次演訓的某些照片中也找到一些趣味的巧合。





L3 INSIGHT產品介紹中說明,原則上原先M3X能夠辦到的,WMX-200也行,

支援鼠尾線操控、三種筒身選擇 (可手持、傳統魚骨夾具、可轉向魚骨夾具),

而燈頭的IR emitter設置在反射燈杯之外,如果誤以為這個IR發射器是為了投射到某種距離的人可能會失望,

因為這是針對近場導引使用,相信這對於一些戰術應用上的操作是有關聯的,AR15上的兩個測試/討論也以15碼為距,

說明了這個IR發射裝置結構上的限制,導致其用途並不是針對遠端不可見照明之用,

那麼當然,WMX-200加上濾光罩一樣能夠進行高光量不可見照明。鍵入INSIGHT WMX-200就有一堆裝濾光罩的產品圖了。

(附帶一提:Beta PROJECT的燈頭是純以CREE發光模組處理,沒有IR emitter那種高級的東西)



這當中就是可轉向的魚骨夾具是個相當令人注目的功能,現今戰鬥槍枝訓練的派別繁多,

搭配光學瞄具與燈具的手持方式也是多有不同,像從Magpul Dynamix到兩位知名訓練教官離開後各自成立的訓練單位,

當中針對著名的C-grip也有不少相應的燈具位置、甚至是相關產品出現。



「以一個可以轉筒身位置的燈具而言,可以通吃C-grip和一般魚骨握把在內的所有持槍需要。」

就訓練來說,具有某種便利性。對 我只是在合理化我這次的敗家開銷



總之有硬賽打印的複製品令我濕濕惹


[轉載] 精準手槍訓練如何教育扳機急扣者

 


轉載自 The Loadout Room / How pistol marksmanship training teaches trigger jerk
翻譯/Pardre Legna FC2 BLOG 本站  (請勿盜用)

作者:Mark Miller

「精準手槍訓練如何教育扳機急扣者」



本文因涉及較多手槍射擊內容概要,需搭配前文閱讀 [轉載] 前準心聚焦射擊練習






本文/

~「平庸的老師只會用講的,好的老師會解釋為何而作,

厲害點的老師會示範,偉大的老師會啟發你。」~

– William Arthur Ward


手槍射手最常見的問題就是扳機控制,我相信傳統的手槍教學創造了這種問題,

而傳統的教學方式則讓這種板機控制問題延續。

大多數的射擊指導者應該都會從(Sight Picture)瞄準圖像開始,這樣會有個問題,

除非你開槍時有沙袋或是腳架輔助,否則你永遠不會看到這種「清楚穩定」的圖像;

又如果你運動中的心跳非常快、再加上你的呼吸狀態,那麼這樣的圖像絕對不會是穩定的對著你的目標的。





關鍵在於不要想去試著消除這樣的晃動,而是要在扳機上維穩一定的扣壓力

(因為你幾乎是已經準備好要開槍)

並且使這樣的晃動維持在一個弧度並且盡量使其聚集在你想要命中的目標位置。

越小的目標你的弧度區間便要越小,你可沒辦法完全消除這樣行進時的晃動,你必須去控制好它。





(※上圖應該搭配前文前文 「準心聚焦射擊練習」使用,在這裡也順便提及關於扣引扳機所產生可能的偏移,

故應從扣引扳機之基礎開始做好練習。)




(※怎麼扣扳機其實很重要,手指的位置有誤,牽動的是你的槍管,最後就是影響你的彈著。)



(※接觸的位置對了,如何施力,就是要花時間練習的了;看過很多說法,扣引時不牽引槍管方向為其通則。)



(※槍枝扳機扣壓的行程,可從中了解穩定射擊的細節,進而不被電影動作所惑。)


當武器教官告訴新手(Sight Picture)瞄準圖像時,

一定要試著去解釋這種靜態的圖像只能算是一種「理想的狀況」,

真正的射擊將不會看到如此穩定清晰的瞄準圖像,靶場常見的情況是射手看見短暫的瞄準圖像後他們便僵住了,

像按相機快門一樣的快速扣下扳機,各位要理解的是這樣玩會搞死自己,你不可能靠手指來跟視覺比快,

這種錯誤的概念就會產生老把目標MISS掉的錯誤操作扳機行為「急扣 (Trigger Jerk)」

(靶場常見的忠告:Don't Jerk the Trigger.);急扣的結果常伴隨著錯誤的槍口牽引而導致精準度大降。



傳統的教育使用目標著點分析圖解來直接指出射手的問題,左下區有一塊被稱作「急扣組 (Trigger Jerk)」,

發現問題後,射手在表現上會被貼上Trigger Jerk的標籤(然後笑哈哈哈你看看你),然後教官會過來進行教育。


之後射手的信心就被動搖、並且不知該如何做修正,教官的確看見了問題,

但教官唯一的方式是示範適合的技巧後常感到狐疑,為何這幾人不能像他一樣射擊。

那答案是什麼呢?從一個正確理解瞄準圖像開始,

用個人視角錄影來示範真正(Sight Picture)瞄準圖像時的動態射擊。


(1)利用放一隻手在射手的手旁來示範同步扳機扣壓,感受穩定的扣壓可以讓射擊時變得順暢。

(2)教官給予正面的教學方式來示範如何正確射擊,避免對學員貼標籤,

盡量集中在如何做正確,而非聚焦射手所犯的錯誤上,讓學員憑藉著信心更快進步。




[關於作者]

Mark Miller 是一個在阿富汗以及一堆需要使用實彈環境下的綠扁帽隊員,

在傳統定義上他是個史詩般的戰士,也是一個偶然的英雄、以及一個服膺科學的門徒。


內容連結網址:How Pistol Marksmanship Training Teaches Trigger Jerk / The Loadout Room

相關參考:Trigger Control / Art of the Rifle 圖解手指按壓的方向影響

相關參考:Pistol Marksmanship Training / 軍用手槍訓練


[書評] NO HERO 讀後



從2014年12月跳蚤市場從KC那邊拿了這本書之後便開始閱讀,我的英文其實蠻破的,

所以全書序幕加結語、內容12章節一路讀到昨天才讀完,本來讀到一個進度的,晚上9點啜飲著咖啡,

想著是不是應該一鼓作氣把剩下15頁一口氣結束算了,就....就這樣結束了。(唔)

因為手邊還有大數據(BIG DATA)一併同時閱讀,所以進度上得趕緊消化些作品。



本書從NO EASY DAY以來...,不,不,應該說從UBL RAID以來,從歐巴馬到華盛頓郵報、NBC到紐時,

華府官員到某「華府高階官員」、到某「巴基斯坦高階官員」、一路到浮上檯面的兩個DEV;

從2011年5月至今,我們在媒體與輿論當中獲得了上百種的「說詞」,直到看完NO HERO,

幾乎可以確定,其實這些說詞是兜了一個大圈,最後又繞回來了。








詳細敘述可以參考SOFREP的「The Shooter」事件,以及這一整件出版著作所刻意製造的行銷話題,

如果各位有軍宅同好同時注意SOFREP與各類SOF的著作網站,不難發現有很多NO HERO當中的內容梗概,

被提出來另寫專文造成「社群趨勢」,連同NED一書出版之後、在著手籌備NO HERO之時,

所釋出的這一系列珍貴至極 (對NSW研究者來說)、完全第一手的Instagram照片資料與體貼的MO FAQ,

都如同MO所說的,「出書之後這些隱私突然之間雖都消失殆盡,但是可以被經營管理的」。







...我他媽的好像在瞬間懂了什麼。


就內容來說,MO在NO HERO當中的執行想法也很單純,

透過一系列參與任務的經驗事例來告訴讀者重要的觀念,就算是他、努力進入了DEVGRU、

當過小隊領導者,也還是會發生出錯、犯蠢的狀況;

部分章節中特別提及關於官僚體制與任務複雜度的環境下,他們也能試著把這些問題減少、甚至無視,

然後把任務完美的完成。在執行任務中他們也曾經失敗過,

甚至被想升將軍的定期輪調指揮官硬派去執行沒有必要的任務,而差點出意外,

而且他們很強調「溝通」這件事,雖然他們有個內部的文化可以靠北,實際執行卻還是閉上嘴,然後發揮專業,

沒有一般傳媒形容的那麼神,他們AAR也還是會從秉持著專業態度,然後討論到吵起來,但差別是他們會想出好辦法,

給所有人都有發言的機會,以確保沒有什麼事情被遺漏掉;在村聚落攻堅時MO對一個沒開到槍的新人說:

如果出了一百次車禍,你也必然會學習到某些重要的事物,進門之前要評估細節情勢。

而大量的經驗累積,造就了他的今天,他們的文化與競爭環境,如果不多想一些 (而且還得比人想得早一步),

替單位發現問題,成為隊伍的資產;只安逸於平均水平,那麼在很早很早之前就會先被刷掉了,

更別提在實際任務中失利,造成傷亡的嚴重結果。


而在戰爭影響上,MO也不免有遇到這類問題,對其心理造成極大影響,但因為他們撐過BUD/S與實際執行任務的經驗,

按學理而言他們對於壓力調適的能耐的確遠超過一般人,但官派的心理學家了解,MO自己也清楚,

即使他們的心態設定與抗壓能力很優秀,這並不表示戰場壓力沒有在他們身上產生影響,

他們只是比較能夠隔絕這些影響、好進行下一個任務或者是回歸生活基本面罷了,他自己也承認,

PTSD的自我檢測量表的所有項目症狀他都有,但他還是可以維持好現狀,

就連海軍特戰職業生涯頂端的人員也能老實的告訴你真相是什麼,

也說明了軍事服役的心理輔導與醫療諮詢有其侷限的效果,不是一般平民那種找到時間度假、

試圖「減壓」之後就能恢復正常、再返回工作崗位與原本生活的。

這些Operator在既有的心理建設中,就不斷被投入艱困的特種作戰數百、甚至數千次,

然後休息、再投入、然後再休息、再投入,長達13次作戰部屬,連作者自己都覺得應該離開前往下一個人生規劃,

單位裡還有那種睡辦公室從來不休假的指揮官,他們都憑依著很簡單的原則與正向方法論在做事的,

否則如何與普通人做出區隔?






雖然我對於市售那種「用特種部隊的思考激勵人生」系列的書籍很不以為然,不過不容諱言的,

在某些事情的處理上的確需要壓力中維持冷靜的必要,我不會說這是做大事或當完人所必需的人格特質,

沒有完美的正相關,特別在讀過BIG DATA之後,

我比較傾向「要完成A的發生,若伴隨著B現象,則B現象是個判讀A現象的、具可能性的..好依據。」

對一些波形、痕跡的脈絡判讀很有幫助。





本書在很多部分都會特別BLOCK起來,因為涉及有關敏感且同袍當事人不願意透漏的內容,

加上因前作NED就已經引起不小風波,所以在NO HERO時就會遮蔽掉很多內容,

說也有趣,海豹六隊的六字直接被遮住,UBL RAID被遮住、ZERO DARK THIRTY被遮住,我們都能意會出來,

反而在作者簡介的地方就沒遮,大喇喇的標明作者就是六隊的,

雖然是類似避免被人透過這些枝末細節推敲出時間點或事件,但相片的釋出與說明基本上「比較沒有這麼嚴謹」,

不過同我前面所提,這些是透過管理後所製造出來的「真相」,給你多個真相版本反而讓你接不起來,


...有沒有學到什麼了,my bro....?





[3月8日補充]




「真的是憑藉著光明正大的宣傳下,達成同時讓民眾能夠獲得知的權利、又能把秘密守住、

最後又達到著作的磁吸效應 (招生新血的實質效果與對現役軍職人員的致敬)。」

這兩本書之間所附帶的所有商業行銷、網路社群的運作行為真的是極其高明,

以MO而言,他的確做到了與書中提供意見同袍的承諾,處理得非常成功。



自我介紹

Padre Legna

Author:Padre Legna
「軍宅的國度存於人心,無所不在;
不存在於鋼鐵打造的戰術背心;
裝上一顆光學瞄具,我必將顯現;
抽出一塊抗彈板,你必找到我;
這是雷格那生生的話語;
只要發現其中的意義;
便能獲得宅力。」

"以介紹現用軍事/戶外用品,
並將其通識化、教育化解說,
及個人公開隨筆的傳導空間。"

月曆
07 | 2015/08 | 09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最新文章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RSS連結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類別
分類施工中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部落格好友一覽

Rescue Me

Normal Sweet Waffle

Oscar Mike



I’m the Air Force Summoner - 我是空軍的召喚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