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西(LUCY)觀後


因為是根據內容所作的剖析,所以還沒看的人可以先別看。拜偷!

因為一直主打台灣取景份量極高、國內演員躍升國際大螢幕,

加上盧貝松前期電影宣傳單純只透漏史嘉蕾喬韓森的角色為運毒人,

所以不知跟政治圈於前期認知上的宣傳無效果是否有關,雖然乍看下是如此,

不過觀影後大概就會發現,實際上的劇本架構不是這麼單純的(還好還好)。





※ 《露西 LUCY》採用的台北街景,坦白說從台北機廠走出來是公有市場距離挺遠的,
這可能是某些報導中提出「香港風味」鋪陳的依據,其實台灣這樣的民生賣點很多。




※ 因為會簡易英文的計程車司機(邢峰 飾演)而倖免於挨子彈,載露西去汀洲分院時有種落日殺神的FU。




※ 預告片一上映後,此舉造成某種形式的行銷,台北計程車運將表示「LUCY DON'T KILL ME.」



※ 人類演化史中最早的猿人也被稱為「露西」。





我看完第一個認知是,這個題材其實不是最新的,而是鮮少有人像盧貝松這樣持續用以擴展想像與科普解釋

(就算是自定義詮釋的也好),我的意思是指,很多人都曾經很在意愛因斯坦的腦用量可能很高、比起一般人而言,

但把腦部所有未知領域的空間全部用上時,是什麼樣一個狀態,其實就還蠻值得探討的,

《露西》本作就是在講述這樣一個狀況。


單就拓展腦力的想法上所能夠完成的事情,在本片中若用最直接的字眼來講,幾乎直指「超(自然)能力」這玩意,

但只用超能力解釋其實「很不科學」,但盧貝松的這作品從科學面檢討的話其實有很多地方都有疑問存在,

例如要達成開啟拓展腦部的機制,需要一把鑰匙,片中所運的毒品名稱很微妙,叫做CPH4,

據片中三總汀洲分院急診室開刀房醫師表示:CPH4(某種生物酶,類似四氫生物蝶呤)

這種物質是孕婦懷孕後體內會生成的一種物質,對於新生兒來說有如核彈一般之激化物質的存在,

而露西在片中遭脅迫運毒的方式是腹部體內挾帶的人體運毒,

於(台北機廠場景)遭到毆打後導致體內CPH4容器破裂藥物外洩,開啟了露西拓展腦部的契機。



※ 持槍走進三總汀洲分院一路進開刀房還不被發現有點扯,不過有點想到LEON裡的Gary Oldman如入無人之境的鋪陳。




※ 我覺得盧貝松在詮釋體內運毒包裝破裂後中毒的過程很特別,特別是這種毒物不是一般的毒品,
是一種人工合成的孕婦體內物質。



※ CPH4 發作後腦部開發啟動,呈現出高智慧的冷靜舉動。




※ 從冷靜下來到感知壞蛋即將接近,不但回復座位還進行了生物間極為有效的色誘行為,導演用極短的時間營造出來了。




在片中對於細胞的演化與資訊文明產生關聯是透過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在大學演講授課的方式進行說明的,

這當中持續有透過提問述及「當高度拓展腦部後會發生什麼事」時,塞繆爾·諾曼教授(摩根·費里曼飾演)

也用研究預測說明了大略的可能性,同時也強調「科學的假設成分很高」,但露西的出現,

讓這個科學家對其畢生研究與大致上人類對於原有質量常識產生了逐漸印證與推翻的新認知。




※ 在片中的史嘉蕾(露西)通訊的概念很微妙,盧貝松好似欲從這當中取為笑點讓觀眾發笑,

(露西打手機給在實驗室的諾曼教授,話都還沒講完露西就開門駕到),但這其實於事後反觀,我們可以發現,

一個對於已拓展腦袋瓜子的人而言,「即時通訊」這樣一個概念比我們要快上、即時的更多!

所以這通電話的舉止反而比較像是「開門前的按電鈴」這樣的動作,畢竟露西若她真的要聯繫,隨時都行,

而且她甚至可以透過資訊流擷取所需資訊(不論是電磁波、人類的電腦網際空間或是電話網絡)相當的全能。




※ 露西處理資訊流(以條狀呈現的電話/電訊波),不但能擷取某一個人的通話,還能清楚聽見通話的內容,
重點回溯一下,若「露西版的"大數據"」資料可以完全透過檢索甚至回溯,那麼具有時間性質的過去通訊也可以被取得。





※ 瞬間移動、加上快轉特定地,實質/或「檢索」時空,形成周遭景物回溯的特效呈現橋段。





※ 為取得其他人體運毒走私者的行蹤,控制生體電流強行讀取黑幫老大的記憶。





※ 機場的緝毒犬對露西產生懷疑與好奇,露西脫下墨鏡用眼神震攝住工作犬的橋段,這部分以戲劇的手法相當常見,
但在本片的範例中難以說明究竟是以「實質控制(迫使犬隻大腦產生對於恐懼的認知)」、
還是以「外星人以眼神殺人(直接逼退)」之方式奏效的(大笑)





※ 型態變化與質量的新解,圖為手腕以某個區塊呈現鏡射方式的增值。


一些關鍵的科學劇情陳述

說到與諾曼教授(摩根·費里曼飾演)等專家學者的科學對話中,露西說出了關於人類對既定科學認知的謬誤,例如,

數量是我們人類給予自己易辨的一種質與量化概念,一加一等於二,但其實一加一「不等於二」、

高速運作中的車輛如果快速到看不見(甚至是消失),決定其存在的唯一要素是時間;諸如此類的想法,

這讓我想到一些漫畫與動畫裡頭曾經提及過類似的元素,如「大暮維人的天上天下」與「涼宮春日的憂鬱中的長門有希」,

天上天下中提過「然即個,個即然」,說明對於質的大小的實際概觀比自己想像中的要來的豁達。

而涼宮春日作品的「長門有希」則是最類似露西本片的存在解釋:

「資訊統合思念體製造與有機生命體接觸用聯繫裝置HUMANOID INTERFACE外星人」,

露西在腦部開發影響下,被具現化的新能力很多,但不可能在片中一一列舉(這是蠻重要的一點),

片中透過三總汀洲分院開刀房的那一段與母親通越洋電話的內容中說明,露西腦部初開發狀態下將出生後的記憶全數提取,

一般來說這類記憶因為久置不用很可能在腦部的一些區域無法被提取(曾經一說甚至有可能消失),

此舉的概念可能間接證實(或肯定),腦部那些區域因為久置不用的記憶雖然無法提取,「但不會消失」,

這邊又要補述關於露西的電影中,所謂消失的定義,即便物理狀態下的殞滅,但不代表真的消失,

也就是在飛車趕往諾曼教授那的台詞對白:



皮埃爾·里奧 警探:「我情願遲到也不要撞死」

露西:「你不會真的死亡」
※ 從與員警同行、與母親的長途電話中反映的是高智慧進化下逐漸流失的人性,
需要有一個現有情感投射的存在藉以提醒與維持之。



※ 《天上天下》◎大暮維人 中以武學基礎向的立論。




※ 《涼宮春日的憂鬱》中的長門大萌神(咦),很接近露西處理信息的想法。



※ 皆川亮二的《ARMS 神臂》有對於矽生命的擴大詮釋。


片中關於類似矽生命的出現

其實最要提的一點就是(對我就是要提,你打我啊)片尾中因為韓國販毒集團黑幫老大從台灣殺到巴黎,

最後露西將其剩下三四袋的CPH4以IV注射方式全數攝取,皮膚開始轉黑並呈現「大量突觸」製作出一台黑色超級電腦

(以質量而言超過一個人類的質量),開始侵擾搜尋所有具有能量、電氣的器材,

將其短短72小時內所知的「真理」下載成一片看起來USB對應OK的閃存驅動器給諾曼教授,而後身形化為虛無,

消失在時空連續體裡。


不得不說這個大量突觸的型態讓我直接聯想到《ARMS神臂》這部作品,

神臂中的矽生命「阿札桀爾」的功能其實與電影中的這一幕有很大的即視感。

儘管科幻電影的營造時常背離現有科普常識認知,但盧貝松把黑幫警匪元素融入科幻作品當中,

使用很多「容易讓人提起興趣」的想法,即便內容大概可能可以猜出片尾的大方向

(例如露西大量耗用腦力最後將殞滅或死亡等等),仍能讓人接受這樣的作品(出於對科學的無知所產生的興趣),

喔,當然,本片的國外評價其實不很高,以下是維基說明的影評,還蠻一針見血的:
《今日美國》給75分:影片選擇史嘉蕾·喬韓森來扮演一位快速進化特區的強大英雄是個完美的選擇,
作為時髦的動作片顯得既炫目又荒唐。

《衛報》給60分:電影的結尾部分變得徹底的混亂不堪,但是在某種程度上講這種愚蠢又有幾分魅力。

《芝加哥論壇報》給50分:當一切都變得有可能,就沒什麼能讓人感到急迫或者具有戲劇性,
電影也轉變為數碼特效和大量殺戮戲份的混合物。



以作品導鏡而言,仍保有盧貝松的某些風格,

(這讓我想起求學過程中有兩個老師都很推崇盧貝松,但我上他們的課其實覺得有趣卻又很痛苦的恐怖經歷?)

因為元素的簡易混和塑造出「意料外」的好效果,我的評語大概會是:

「很像是電影學院腳本(題材)課程中的經典示範例,但卻是個好的商業示範例」般的感想。


總之露西好棒啊

油腐軍宅

 

這是一篇關於愛與體味重的故事。(圖中所看到的是我這幾年使用的加味中藥材(咦~)

週五去參加首日的軍品展,從101世貿站3號出口走出去,太陽很大,

鴨舌帽與太陽眼鏡都戴上了,走一小段路進會場,這種炎夏太陽又大,難保不流汗,出門我還特地噴了體香劑,

進場遇見了一個玩具槍廠商的攤位工作人員,告知我可以掃描QR code找到臉書粉絲專業按讚,

就送你背袋與贈品,還能跟Show girl合照喔,掃完QR code,工作人員發覺我已經按過讚了,

就直接送我背袋贈品,在問我要不要和Show girl合個照時,我微笑著婉拒了。

「沒關係~不用啦~(笑)」,我剛從大太陽下徒步進會場,身上正在流汗,

想說軍品展會場跟SG工作的經驗也是有很多次,輕不輕鬆自不在話,自然就不特地叨擾廠商了,

讓他們將服務留給下一個客人,畢竟我算是這生活圈的「常客」(吧..我想)

隔天聽聞FB上有個會場裡的SG被客人調侃,但在言談中道盡了很多現場擁擠產生的不愉快,

而這個不愉快包括「被軍宅碰到」,「軍宅身上的汗酸味」,想說這干我何事,

反正歷年這展週六人潮就是多、人一擠,單位空間內的冷氣溫度就不夠,二氧化碳增加,人身上的感覺就開始燥熱,

沒去特別留意抱怨內容,不過倒是熊熊發現是朋友先前工作的那個廠商旗下的SG所說的,

讓我大感意外倒是真的,為何?因為就是我周五活動首日遇上的那個廠商攤位。



「這樣子的狀況讓我心裡與自身業界的經驗產生了一種複雜的感覺。」

別搞錯我的意思,我對自己的體味是還蠻重視的,因為我不喜歡我自己身上臭臭的,THAT'S ME. alright?

在這樣一個夏天要是每年都得辦展覽的話,不管什麼展(動漫展、書展、軍品展也好),

或是不是個展(人擠人的大潤發或者是世貿附近的飲食區),這問題幾乎是免不了的,

所以在這樣的案例下可說是年年有,一點都不是什麼很稀奇的事,對我這個常看展、常在展覽工作的人而言是,

那我想對於天到晚得處理展覽的廠商與可能成為品牌代言人或行銷活動人員而言,不可能不懂。



私底下問了幾個會場工作有經驗的SG,不出意料,答案都很明顯,都知道這種活動就是悶熱,

但因為這是工作,所以在專業上,她們會拿出百分百的好態度來面對顧客,

太誇張的就由經紀人或公關公司、會場人員協助處理。也就是說,以一個接案的人員而言,

一旦資歷夠,遇到的問題也多,自然知道什麼是免不了的,但專業態度歸專業態度,對於個人整體事業的經營,

絕對不可以不慎!以社群對口為例,通常會以粉絲專頁的形式或另闢帳號處理「工作上的事」,

情緒若不可以帶給顧客,那麼臉書頁面等同一個事業對口,是工作環境的延伸,自然要更懂得處理工作上的甘苦。

因此,這些人除了自己真實身分的臉書專頁外,都會開一個粉絲專頁或是專門用於工作上的對口,

這種對口有著行銷廣告的功能,對於SG而言更是商業展示的多面向作品集,是個經歷的資料庫,

代言形象者、小有名氣者,在處理公私事上面如此操作,是有系統化管理幫助的。



「但她們有沒有情緒?」「當然有。」── 只是這不是顧客的問題,他們不需要知道。

如果SG今天要責難工作環境或是服務的客群很爛,方法有很多,但不會是可以搞砸自己事業或危害到業主的那種,

商業的東西會回歸商業,個人的情緒會回歸個人,才是事業經營的長久之道,也就是說在顧客的立場上,

你不用去服務代言角色,不過個人衛生,一向是貴在有自覺。(感謝非常有自覺的海豹玩家小麥奇提供 ─ 自覺論)

因此我在此提供圖片介紹自己這些年常用的氣味小物中藥材


LACOSTE / L.12.12 Blanc

ADIDAS /TEAM Force (成熟麝香)

AXE /DEEP SPACE (星際迷情)

ADIDAS /PURE Game (曠野木質)

Kenneth Cole /BLACK (極致黑)



LACOSTE跟Kenneth Cole是我用於冬夏兩季會使用的香水,說不上是什麼品味,以一個阿宅而言注重的只是好聞,

如此而已,LACOSTE因為味道清新有涼感,夏天時流汗也不會變味,因此夏天我時常使用L.12.12 Blanc,

Kenneth Cole在夏天出汗可能會變味,我覺得不妥,所以這罐BLACK通常是我冬天在使用的;其餘三款都是體香噴霧,

幾乎都是以腋下與重點部位制汗止臭的產品,夏天幾乎使用很大,當中的PURE Game系列是其中我很注目的一種,

那個檔次的超商陳設包括了海洋香氣的產品,內容有洗髮沐浴一次完成的沐浴乳、香體滾珠等等的隨身用品,

這幾年運動成為規律,所以相當愛用這類產品。

※ 連洗臉在內的三合一沐浴乳我覺得矯枉過正了,所以臉部另外使用產品去洗,最近讓我重複使用的洗臉產品是UNO。




既然商業的事情回歸商業,展覽就是一個商業行為充斥的環境,舉辦了掃描QR碼專頁按讚可合照的活動,

SG若又公開抱怨顧客的不是,嫌人溼嫌人臭,合影真噁心之類的。你身為一個製造商業主,你會怎麼想?

(這裡有很多重點我必須提)


第一、我對於軍宅這字眼,沒有褒貶意。

你可能當褒當貶,這字詞在我眼中充其量是種領域琢磨度高的代詞,

我的朋友們也常使用於「我們這類人」的親暱代稱,既然都親暱稱之且久用了,表示他不對我們懷有直接的貶意,

所以這個詞,不去特意褒貶的話,用以稱呼我們這類人並不為過。

故被直接用形容詞辱罵軍宅,稱不上是對號入座,在這不賦予褒貶意涵的用詞,我覺得這詞是共有的、

我有反應的權力,因為我們沒法重現你所聞到的那股惡臭,但妳公開以工作代言的身分去指責,

影響到的是對廠商的觀感,更別提對於活動中帶有合照內容的部分產生了影響。

「合照要被嫌臭,希望我不會臭,被妳嫌棄的話怎麼辦,還是別打卡拍照好了。」

── (請問您跟廠商的活動企劃討論過了嗎?做任何會影響活動的舉動前?)


第二、你自己本人的臉書不是私人空間。

請記住,臉書從來就不是私人的空間,如果你夠清楚祖克柏在創辦臉書的過程中對於隱私權問題的調整與現今改變,

臉書絕對不是一個能夠保護個人隱私的私人空間,除非你刻意操作與另開專頁去管理,調整妳欲給予大眾的觀感形象,

否則你隨意在臉書上的發言基本上都是一種真心話大冒險。對於個人來說,最多相關聯的人被真心話傷了點自尊,

妳也可以去指責去厭惡妳工作環境的不堪,可以的,只要妳高興;

但妳準備給什麼樣的人看?是我認為使用臉書時一定要注意的部分,特別是事關商業合作、活動氛圍的建立,

做什麼事情之前一定要先顧慮合約關係,罵得很爽,傷的不只是軍宅(不論他臭不臭),是妳合約事業裡的形象。


第三、臭是客觀也是主觀。

有去過動漫展或天熱、人多的環境,或是當過兵運動過,我們知道體味的問題,也聞過很臭的,

所以對於臭我們可以說有客觀的概念,因為不好聞,而且超過能忍受的狀況,故在這次展覽案例裡,

我們可以說這SG反映出了一個客觀的現場氣味狀況,所以她表現出了極其厭惡的態度,這是可以理解的,

但在公開表示與工作有關的厭惡時,請記住這也包括可以有客觀的臭,自然也會有主觀的臭,

自愛的人出門有噴體香噴霧,仍擔心自己「不達香標」,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影響,

提出反映自覺還被笑是對號入座,(有自覺是錯的?)

加上覺得現場人擠人除非遇到特定的人會臭,

否則一般來說人多時的空氣是否為客觀的「惡臭」,就見仁見智。

(除非你能證實那味道,講難聽點,否則說多了不過也是趁著機會數落人臭臭罷了。)

而且,也是有那種所謂的「我覺得臭就是臭,你別跟我辯解」的「主觀者」,

以這個展覽來說,周五的廠商日定位加上正常上班日,來的人自然少,故周六才是重頭戲,

也就是說,工作人員在這三天裡至少會有兩天被人擠人的狀況給圍繞著,不論是香、或悶還是臭。

所以妳如果不喜歡這種工作環境,不接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說這些感覺好像是在針對SG的問題,很無奈的,因為她做了個非關專業的舉動是事實,

故絕對沒有不能提的理由,妳SG能靠北玩家臭,那玩家就能針對妳SG的工作領域問題提出質疑,

如果她今天是以一個沒有合約身分的普通人在現場,覺得你臭,合理,

那矛頭就會直落在身上有味道的玩家身上(有味道),你的味道讓人不適,

不過她今天處理得不好,所以特別提出來談。



不過

身上有味道的軍事玩家....我也是點出這一點問題,望請諸位自重啊啊啊啊!

你臭(味)/妳臭(臉)的理所當然,人家自然也反映嫌惡的理所當然。

互相的,兩者差在有沒有影響商譽與活動企劃而已。

這種展覽的人跟其他展覽或是特定場所環境差不多,總有個人衛生習慣差的人或是身上體味很重的人,

大熱天,人擠人,又要人不熱不流汗,不太可能,靠的是個人衛生習慣的自律,除非法律規定臭的人不能進來看展,

否則這種爭論最後只會停滯在衛生常識與道德禮儀上面,用個案概括而論,講久了就會變成笑話了。

(主辦單位可以考慮一下下次用個氣味偵測儀的企劃,超標的不准入場。(喂)







後記:周一有個朋友LINE來問我週日有沒有去,他和我說本來要去談SG的活動企劃case,

看到這事情心裡感到有種微妙的「哀傷」,我知道這人也算是注重體面的人,

所以不瞞各位,那句話不是只針對到身上有體味的人,甚至讓我們以活動企劃的出發點覺得,

有這種狀況,還是別去惹SG嫌好了,那我們臭嗎?..說到這點我們對體味還挺自豪的(喂),

這不是單純的對號入座的問題,我覺得。以廣告層面看待,就像你業主放任品牌代言人亂說話是一樣的事情。

例如:「用這價位產品線的其實都魯蛇啦」這樣,成為一個失敗的宣傳案例。






她影響的是這一個圈子所有人的「觀感」,不是因為你體味香還是臭。懂?

這就是為什麼切入點不同,會有結論上的差別。





當然,如果你這次廠商的企劃是什麼「亞馬遜暴怒女殺手X鬥魂注入振興會」,

去的人要給她鞭打、掌摑或吐口水侮辱以提振鬥魂這樣,

那這案例我們可另外討論。






tag : 武哈祭

Extortion 17 patch

 


2011一架Chinook CH-47D被擊毀在Wardak省附近,

機上有很多的NSW特戰人員,當時因時值獵殺賓拉登的行動剛結束,

機上的成員有數名DEVGRU成員被認為有參與過該任務,而讓這則墜機事件興起了討論,

並因與前趟敏感任務日期相當接近,故有相當多揣測與內情的論調持續的搬上台面。



 
現場的416槍身殘骸





 
瓦達克省位置圖






機上各單位身亡人員




Extortion 17的飛航內容記錄




   
(右:Aaron Vaughn)


Aaron Vaughn的父親Billy Vaughn甚至寫了本書《Betrayed》來以一個DEVGRU成員的父親角度,

對這事件做出懷疑與赴外地演說,認為兒子與這個單位遭到背叛;也因此在一些社論與事件的討論中一度被認為,

此次事件是一種Green-on-Blue Assassination / Attack的模式,在射手雜誌中特兄的文章中有提及此類意外攻擊事件,

後續的討論說明「這架CH-47D契奴克上的任務可能被曝露出去給某些人、並準備好待其飛行經過當中攻擊他們。」

幾點質疑內容中也包括當晚不但沒有護航的僚機隨行、也沒有提供監控用的空中之眼(無人偵察機)協同,

一瞬之間失去了多名特戰菁英讓這些遺眷與整個社會的想像都添了很多疑問空間。



該年的10月,美國中央司令部(CENTCOM)對外宣布事件調查的結果朝意外方向做出說明,包括飛航過程中的內容,

機體是在尾部的旋翼轉子軸遭到RPG攻擊後墜毀的。

而關於此趟特種作戰任務的出勤作業程序是否經過美方及阿國軍方決策下照會過,則是另一個謎團。

(有一說朝著內部洩密的論調去解釋,認為這趟任務因為阿國軍方知情,才有間接洩密的可能性。)



阿富汗高級政府官員私底下透露說:

「塔利班的領袖Qari Tahir利用叛軍會議的假情報設了個局,因為地點的設定決定了美軍突襲的路徑,於是設下埋伏。」

「在飛航行經的山谷兩側的位置與直升機最為接近,因此契奴克直升機遭到了RPG在內的多種現代武器襲擊。」



 
 
直到去年初有了RB1的圖面之後,這個章的意涵透過友人KC的BLOG釋出之後,算是有了認識。





 

筆者自己還畫過草圖想用布去繡字,以照片的比例畫出大小,有點陽春,
等廠商朋友提供了樣品之後發現跟自己抓的比例不甚相同。
當然量產的精緻度自然也就不一樣了。





 

FFI在JKARMY的網站上也有販售的版本。






 



八月六日將至,是 Extortion 17遭到攻擊墜毀的三周年。


















LALO TACTICAL亞洲區首發產品發表會與紅翼行動經驗分享會







筆者與主辦方Silent Professional認識以來也有數年了,每每都被SPT負責人湯米獨特的想法給驚艷不已,

挾著強大的執行力與對於特種作戰圈體系的熱愛,著重實際支持與交流,

讓台灣環境漸漸凝聚一股重視紀律與不斷挑戰自我、潛心致志的風氣,

約莫去年開始有這種活動的類似想法,

只是還不知道主辦單位會邀請到什麼樣的「特殊嘉賓」來台灣與所有同好面對面。

沒想到竟是與著名的紅翼行動中與QRF有關的前海豹十隊隊員!


(● 上圖:LALO在致詞時特別感謝主辦單位的TOMMY對於本次活動的促成,

與長期對Naval Special Warfare特戰人員社群的支持。)




(●上圖:此次Silent Professional 於W HOTEL的邀請函,拿到的沒有不尖叫得像個Little girl的 (笑)














(● 上圖:於W HOTEL講述Operation : Red Wing行動經驗的前海豹十隊隊員LALO。)





週六這天在天母Wendel's吃飯時誤以為參與今日活動的朋友行程與我相同之下,

趕緊殺計程車前往忠孝東路的W Hotel,由於已經遲到了近十分鐘,

所以Strategy廳門禁人員不能讓我貿然入場(雖說主辦到口譯、工作人員都是認識的),

以Invisio M3s連接著的無線電設備向內對我所熟悉的主辦工作人員通聯後,

趁Lalo的話鋒有休息的停頓餘地,讓我入場就座。當日一共是兩場,

下午兩點整在W Hotel開始的是「LALO TACTICAL亞洲區首發產品發表會與紅翼行動經驗分享會」,

參加者筆者概觀一瞥,環視當下有許多廠商與固定的平面媒體皆到達了現場,

顯見這場發表非常用心經營、且精采可期;下午四點整的場次則移地前往捷運芝山站外的室內場地舉辦,

可說是玩家端與End User的版本,筆者有幸能夠兩場都趕到實在太棒了,

在此感謝SPT的協助,興奮之情其實與會的大家都溢於言表。(笑)





這次LALO TACTICAL來台帶了公司主要的產品與國人見面,許多人忍不住從多盯多瞧個幾眼、

到後面有時間進行下午茶的寒暄時趕緊確認這些優質產品的感覺,

意外發現其BUD/S與CROSS-FIT對應之鞋款「出奇的輕」,

雖然近年來不論是軍用靴到戶外鞋類產品線都逐漸走向材質輕量化的選擇,

不過現場確認到主打BUD/S等機能的平筒鞋款能夠在材質上處理到這麼輕盈,

且又能受到海豹單位接連的嚴苛環境測試,不禁讓人對LALO TACTICAL產品產生了最直接的信任感。




(● 上圖:LALO TACTICAL是前海豹十隊成員LALO創立的戰術裝備公司,

目前主要業務是研發專門為特種作戰任務乃至於戶外運動、冒險競技向的特殊功能鞋,

從適合BUD/S到CROSS-FIT的需求到水際、兩棲任務都有相關鞋款產品開發。

(圖中本款功能靴雖為一般中筒鞋款,卻具有攀爬繩索的金屬爪面與可直接與蛙鞋結合的「蛙鞋固定帶卡槽」,

令人嘖嘖稱奇。)









(●上圖: LALO TACTICAL的水際用鞋款,其排水性能看的見,有數種不同色系可供選擇。)











(●上圖: LALO TACTICAL的平筒鞋款,質輕到令人感到不可思議,令人想立刻買來測試看看!)





(●上圖:LALO 以簡單小帽公司T恤搭配CRYE多地型迷彩戰鬥褲現身傍晚會場。)





(●上圖:於芝山站室內活動場地排隊的特戰同好們,有老有少。)






(●上圖:待眾人都進場後,主持人等待信號讓LALO進場與眾人面對面了!)














於W HOTEL的提問(憑著依稀微薄的記憶擇要):

Q1 王先生:「不論是遊騎兵、各單位特戰人員多少均有出來開發適合產品的例子,

請問眾多產品線中,為什麼您會特地挑選「鞋類」這條產品線呢?」


LALO答:「在很多裝備選項中,其實他們人身裝備的使用最終都還是離不開腳,

腳必須配合著一起操作、運動,也曾在當年聽到很多SEAL人員抱怨他們的公發戰鬥靴其實很不好穿,

有很多須待改進的地方,因此讓他覺得,若能從腳的問題開始發展對策藉以保護好特戰人員的腳,

讓任務人員的根本建立在一個極佳的利基點上,會是個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Q2 外國朋友:「首先非常感謝您對於國家的付出,我想請問關於您產品的問題,

在東南亞這類潮濕環境的任務地區,對於您鞋子的設計有沒有會發霉的疑慮,

特別是做出了排水與透氣的設計之後,這樣的問題是不是很容易發生?」


LALO答:「這點我們真的有測試過,目前我們的產品樣品已經有在克羅拉多的SEAL基地中持續不斷的測試過,

也曾經使用在潮濕環境下確認其能耐,大約三個月,就有發霉的可能,

但我想這對於所有穿戴的物品其實發霉這個狀況是必定會在這樣的環境裡發生的,

但是一個Operator能夠熟習的操作自己的裝備,勢必也懂得『保養你的裝備,裝備就會提供相應的保護品質』這樣的道理,

適合於水際環境操作的鞋類,既然有排水機能與強化透氣的設計,

那麼不論是蔭乾或是乾置處理都是一種將其確切排除水分的方法。」






(●上圖:眾人於W HOTEL經驗分享結束後的下午茶時間與LALO的合照)









玩家見面會上的提問:


Q1 訓練人士提問:您好,我想由我直接以英文向您做說明會更精確些,想請問您在執行作戰任務當中,

在裝備準備的內容裡日間與夜間的轉換上有什麼樣的不同處?


LALO回答:我們都會針對日間與夜間、任務期的長短做不同的裝備檢整以及選擇,

甚至對於任務內容的更新資訊做過確認後再行補充的準備(包含可能會有的「額外準備」),

舉凡食用的物資到飲水、醫療設備等等,到夜間所需的設備要吃電池,

這些額外的電池、能源的問題就會在整備時一併作解決,原則上我們會將日夜間的任務不同做出分別,

因此裝備也會分成這兩大類,再依據現地情資作另行的撥補整備,謝謝您的提問,這是個非常好的問題!




Q2 提問:您好,想請問您一個比較私人的問題,時直至今,

您在戰地所經歷的一切造成的心理影響是否已經完全走出了?若已經走出,請問是如何辦到的呢?


LALO回答:這是屬於我比較私人層面的問題,在嘗試走出的歷程當中,我盡量不去想那些事,

當然很久以前也曾因酗酒與人產生爭執等等,但現在的調適已經好很多了。




筆者不免俗的也在W HOTEL與LALO合照。基本上是個機會非常難得的日子,很多人相信都有很多問題想問,

只是誰知道「這天來的太快又太急了」,心情上來不及準備(最好)。

在午後W HOTEL的場次我因將GATOZ的MAGNUM至於帽上,故在傍晚場取下收納後排隊簽名時,

LALO注意到了我頭上小帽的美國國旗,便說:「我這才注意到,你這小帽很酷,由衷的感謝你支持我們的國家。」





(● 上圖:辛苦的口譯人員Tony,這次兩場下來真是辛苦了。)


這天能夠參加兩個場次,所以聽到的內容也較多,有些內容基於對於同袍的尊重與資料敏感,

比較不建議提供給一般民眾或玩家,故在講到某些細節時,LALO會特別先打預防針,告知與會的成員,

「接下來的內容與敘述將導致不適,若有人期間有打算離席一下是沒有關係的,

因為這些是提供給Operators的資料,You guys are operators, right ?」

這個問句與投射的眼光方向讓我意會到,現場來賓內有些特別,「因為這些資料是提供給他們的」。

在特別說明當中,所有攝影機是必須關閉停止拍攝的,因此在下午場比較以簡易敘述方式帶過,

這次的面對面相信對於「各個層面」而言,都意義非凡,期待能多加增進這類單位間的國際交流。

而這是個不錯的開始!





(●上圖:本次義賣的LALO T恤與經過挑選的當年資料簽名照,非常難得。)











GATORZ Aluminum Collection

 


前次按圖索驥的NSW用墨鏡Gatorz Aluminum Collection這次有機會實際試戴,

就來了解一下這款產品吧。






將鋁製架水轉數位沙漠迷彩的MAGNUM款,符合臉較大、且OAKLEY當時選用GASCAN的使用者。





WRAPTOR(近)與RADIATOR(遠)的黑色款,重演近代NSW人員稍微可以參考一下。

MAGNUM、WRAPTOR、RADIATOR這三種稍有大小間的差異(鏡框的寬扁由大至小),

我自己是覺得是以臉部形狀的搭配為主。





三款造型各異的款式,因為MAGNUM經過水轉外觀質感上較無黑鋁架的冷冽。





說明書與拭鏡布套,讓無鼻樑星人筆者在下我原先擔心不已的鼻架問題,

在說明書當中對於「使用者適型」的部分共有三個部分可以做拗折調整。(鏡腳、鏡臂圍、鼻架)


鼻樑較淺、面部較平的亞洲人可透過鏡臂拉張、鼻架扳立後進行舒適的佩戴。

遇過的可扳折眼鏡款是ESS ICE,是塑膠料的可調整護目鏡,

且鼻架墊得購買專用的亞洲人高鼻墊才比較正常。





鼻架圖例,軟鼻架中有金屬骨架,所以可以搬弄調整。





MAGNUM的外框感覺,個人覺得習慣了GASCAN的寬幅較能搭配臉型,

所以覺得MAGNUM較為適合。

GATORZ官網

介紹到此。我們下周見(沒有這種事)
自我介紹

Padre Legna

Author:Padre Legna
以介紹現用軍事/戶外用品,並將其通識化、教育化解說,及個人公開隨筆的傳導空間。

月曆
08 | 2014/09 | 10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最新文章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類別
分類施工中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部落格好友一覽

Rescue Me

Normal Sweet Waffle

Oscar M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