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古世紀向/《米那斯提力斯的烽火又被點燃了》鎧甲◎工口製作特輯!!!

很久沒更新了,一看上次更新的時間是去年六月。(慘嚇)





一頓居酒屋的晚餐閒聊,就莫名其妙的一頭栽進一個自辦的活動裡,一方面算是兒時的興趣...。




我以前高中時可以憑空素描出盔甲的題材。三浦健太郎的作品也看很大,所以...




高中畢業腦子浸水了跑去補習升大補習班,結果也沒有好好念書,沒事就在畫.......。(母:尬林喇勒補習費很貴!!!(巴頭)




分件算是穿脫製作上蠻重要的一環,東西再多,只要能分件,結合起來方便,就是好事。




肩部原則上都是弧面疊甲,沒有什麼難度,下次做馬克2時可以再修改,讓穿脫更方便,目前已經有腹案了。




突然就做好了啊 (暢快貌) 啊嘶~~~~~(也太快~~~!!!)




附上一些Instagram的組合照,畢竟,EVA泡綿是有厚度的,所以要做精雕,熱風槍可以協助部分的壓薄塑型,

但你會做到明年去。




附上手稿與試著照,整件就是這樣,邊穿、邊調、邊畫的狀態持續一個多月的結果。




做好上半身,接下來就是下半身、腿足部的部件了,以泡棉件而言,我為了活動性都會在關節處給予最高的裕度,

就是整枝腿如果要有2/3連接為一體的話,那膝蓋就要給予最多的彎曲可能性,其餘用熱風槍處理,使其能夠含住你的小腿,

剩下的就是固定的問題了,一開始因為使用了傘繩所以很容易會有撕裂的問題,因為畢竟是EVA,撕裂一樣會破,

故在固定時要兼顧好穿脫、固定後運動不硬扯,最好的方式就是彈性繩束扣與露營彈性繩了。

如此,沒有侍童、騎士見習你也一樣能夠自己穿上盔甲。




腿甲實穿,各位可以看見隔壁的原始草圖,都是使用NOTE5手機去畫的,利用每天的通勤時間去思考組合與運作方式。




而且由於活動要求,避免鞋類出戲,要求覆蓋面積包含鞋子,於是我也照做了登山鞋專用板甲。此為踝寬試著確認。




Sabatons/登山鞋的披甲完成,後來採用了彈性繩與束扣使其穿脫方便,

成為活動後唯一因為跋山涉水而需要汰換的部件,其餘盔甲安好。




身體跟腳都好了,接下來就是頭部,這頂頭盔是馬克2,我抓的尺寸很大,因考量到揮劍擊中的衝擊,寧可讓物件變大,

讓人容易擊中,一方面物件大代表著裏頭的防護具可以再行添加,...軟墊什麼的(?)




劍鞘的製作

一般來說可使用電烙鐵或是電動手鑽研磨頭去處理細緻,這裡需要查找資料與一些手雕底子。




接下來就是準備上色了,這裡使用的是白膠稀釋劑,遇水會水解,請特別注意,有預算限制才這麼做,

否則可以直上乳膠與環氧樹脂,特推乳膠因為完成品會讓你驚豔。(晶~~)




有沒有? 叔叔有沒有講,手殘如我也能噴得亮晶晶的呦~~~~~~~。(撥髮) 此步驟為銀漆+保護漆。




腰帶的總成,活動的訴求是,麻繩、武器、糧食與飲水等私人物品得自己揹負進入丘陵地形。




附上腰帶總成的設計初稿,連同食糧的包裝與雜物包的分隔層。


接下來就是盾牌了




附上採購的整捲約5公分以上厚度的EVA泡棉,以及手繪的草圖。




裁切的盾飾、盾緣,都需要手工具做一次斜角的打磨,看起來才不至於太生硬。




盾飾、盾緣在同一層,盾本體一層,裁切後假組,確認準位後再行黏貼,AB膠跟強力膠都有使用,與納希爾聖劍做比例尺。




需作數次的熱風槍彎曲,之後就實際黏合。




接下來就是使用稀釋樹脂填補大部分的縫隙,這邊做了三四五六七八層了,加上電扇風乾我都忘記做多少層了。




前後期的盾牌握持部,用法國毛巾架與AB膠做補強,也做了可插劍的簡易劍鞘。




上底漆,使用藍色與綠色搭配去製作噴塗的層次。




使用MR COLOR的稀釋溶劑與GAIA的銅金屬漆色。




盾飾的初步塗佈




完全塗佈後,繼續使用稀釋樹脂塗佈遮蓋,這邊有個無心插柳的效果,

因為樹脂會水解,所以活動時遇到下雨呈現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很懷念那個每當要製作什麼東西的時候,沒有想過預算限制的年代,就是一直作罷了。什麼都不用去想。」

鉚釘的位置也沒有特地丈量,自然也就沒有對齊問題,這讓看似量產的作工上增加許多人力手製才會有的誤差,

我要是說,「這套盔甲與盾的製作,我並沒有很常使用尺規,應該很多人不信;

相信我,如果我有較寬敞的環境、較大的工作桌,我會考慮多使用一些丈量工具的。」




大致上完成的狀態。




(感謝凡斯翠的拍攝,活動中有人有拍攝魂實在是很棒的一件事)

無心插柳的水解效果,活動中丘陵地下起了雨,但活動沒有中斷,加上我積了分才能使用盾牌,所以盾牌淋了點雨,

然後活動結束一晾乾,盾牌就又恢復成跟新的一樣了,是魔法盾來著的。(笑)



活動內容

 

活動前夜,準備出發




審影片審到自己笑到把零嘴噴出來,...剛鐸汽車抖肩舞,Wow~You can really dance....




[ HISTORY TIME - 2018/01/16 PM 13:30:57 ]
由於沒來得及將攝影機小型化改在頭盔裡,所以幾乎是抓著CONTOUR攝影機抓在持盾的那手(然後那隻手還拿著水囊),
接敵之後趕緊將裝有三腳矮架的ROAM2放在地上直接開打。還好,收音清晰,且都有錄到。




這大概是星戰所謂的擁有High ground的有優勢這樣(嗯?) 當然我中箭仆街了。


 

肉乾使用月桃葉包裹,綁上棉繩放在自己的行囊中,然後成為中世紀的武鬥派吃貨(咦?)


 

沙奇醃製的肉乾




是個難得的活動記憶,乾杯。(攝影:凡斯翠)

然後為了下一次的活動,已經開始討論未來要著重的地方了,越往裏頭鑽探,越發有趣。




感謝各位的收看,明年見。

用途不同,先別告別馬來衫




最近看到憲兵指揮部公布總統府周邊與官邸周邊便衣哨的新式勤務服裝,稍微觀察一下,覺得有點眼熟,所以找了一些照片來做細部的分析,首先我們看到這次換裝的預算編列約八百六十餘萬元,約每套(含帽、鏡、衫、褲、背心、腰帶、靴)四千八百多元。






因為眼熟,加上我自己也有購入使用一些國外的產品,自然會發現這很像是TRU-SPEC 24-7的產品線,因為從設計上我們可以看到古往今來幾個例子,從古早古早二戰布背心或到Executive Outcomes(EO社)的輕便作戰背心不談,往後期一點的Blackwater公司(後改名Xe社)常用且成為PMC標幟的重要存在,就是尼龍的5.11背心,大約是有這幾家,其實有很多家都有做,我列舉幾個台灣能見度高的。


(A) 5.11
(B) TRU-SPEC
(C) ROTHCO
(D) WOOLRICH







大家看著看著應該有發現一些端倪了,連同勤務褲子在內,的確是比較像TRU-SPEC的款式,但那是針對細部不談的情況下,實際上來說,他有做過一些為了符合憲兵勤務需求的修改,雖然這些修改對於軍宅而言顯得沒必要,但實際上來說你一定要了解的是「預算」與國軍現行裝備硬體的配合程度往往不是民間軍事玩家美好願景所能及的。首先是肩扣,由於我們沒有貝雷帽的服制文化故對應的是憲兵需求的夾具點,不過由於國軍勤務腰帶的使用已成為通則,加上國軍服制慣例的規定,勤務腰帶一直都很吃重負載,很多原作背心上的設計應該都不一定用得到,各位也就不難理解一些自TRU-SPEC POLYESTER COTTON RIP-STOP VEST上所沒有的設計為什麼會出現在國軍的需要上,或是原作的用途設計最後並沒有保留在國軍憲兵版本的背心上,對,就是因為文化上或勤務上用不到。





很多人對於那個勤務腰帶蓋住背心的作法感到狐疑,若因國軍服制慣例與規定,似乎不難理解關於儀容嚴整進而影響勤務裝備的做法,一些有穿過TRU-SPEC或5.11背心的人都知道,這類尼龍戰術背心的前下襬位置常設置為彈匣放置的空間,以TRU-SPEC而言,內部更有做出手槍彈匣的隔層(左右各三),此外下擺兩邊的彈匣袋中更有內外分層,可用於其他用品的放置。世大運測試賽期間我為了工作方便,將零錢與工具鉗放置在TRU-SPEC背心中作為工作用服裝,過金屬探測安檢時直接脫除即可,亦將工作需要的工具取出讓松山分局員警確認過放行,民間用途拔群啊啊啊。





除了背心外更可發現褲腿袋的袋蓋均已做出斜角剪裁,戰術褲的腿袋更有兩層。




胸前無內襯拉鍊文件袋,TRU-SPEC的版本甚至在內襯中設有魔鬼氈平台,文具用品可利用彈性固定條附著固定。




背後水袋層取消,改以單位種識別取代。TRU-SPEC版本設計約略可放置1.5L至2L之水袋,由於國軍府前勤務不太有使用水袋的需求慣例,所以這種設計在國內基本上也是不需要的。倒是背後腰兩側的雜物袋有留著。





TRU-SPEC POLYESTER COTTON RIP-STOP VEST的各袋功能介紹,可大略了解原始設計的用途。




對照本次換裝編列預算中包括太陽眼鏡,於是此袋的用途也就符合原設計的目的,不過國軍是否會照做用途就不得而知。
褲子的後口袋的部分也沒有袋蓋,相信是節省預算用途的結果。(註:TRU-SPEC 24-7的ASIAN FIT版本也取消了後口袋蓋)




我們來看看各地PMC與Blackwater (Xe)人員的使用例







你有發現嗎? 對,幾乎是外擺沒有被勤務腰帶固定住的,由於對應隨扈工作之防護需要,有時甚至將抗彈背心穿著於背心之中以維持低調,但是各位想想國軍憲兵這樣子穿在官邸與總統府前合適嗎?? 我知道很多軍宅一定會爽到漏尿(我也是),不過礙於國體門面的關係,這麼做並不恰當,視覺上並不符合每週軍紀要點,所以是不可能這樣穿的。


而從這個邏輯看來,各位看了上述四個牌子的混紡背心,瞭解為什麼最後是採用TRU-SPEC設計了嗎? 是的,就是因為「視覺嚴整性」,其他家包括5.11在內都沒有高領口設計(類似風紀扣的概念),因對應的環境在沙漠地區,織品沒有破片防護作用自然沒有特別設計的必要,而視覺嚴整性乍看之下不能當飯吃,但莊嚴整齊的視覺卻很受具備門面觀感需要的單位所青睞著。







我個人內心的想法而言,馬來衫與全套背心勤務服的用途認知上是有分別的,因為一個是類便服的需求、而另一個整套是明視度高的勤務專用服,在視覺威脅上面也較具體,往往我們在都市間看到從維安到閃電幫的執勤,都知道這道出了一個視覺訊息,


那就是:

「SHIT HAPPENS」

然後就是:

「SOMEBODY GONNA GET HURT REAL BAD...」

「...SOMEBODY...」



這在產品語意學上面就很近似「DON'T TREAD ON ME.」,觀者的視覺反應明顯,知道雷池勿犯,不過千防萬防仍防不了蓄意的攻擊,所以低調是個很重要的元素、在很多產品設計上都是有其原因的,所以我覺得換裝前後的用途與目的其實不同。







不過,每套含帽子、太陽眼鏡、勤務衫、勤務褲、勤務背心、勤務腰帶、勤務靴只要四千八百多元,是真的佛心了。

















各位若有興趣可延伸閱讀小弟以前寫過的一些「生活用品」紀錄
G3 FIELD PANTS
TRU-SPEC NEW ASIAN FIT PANTS
S&S Precision 757 Performance Denim / Conceal Carry Confront




《異形:聖約》 自繪fan art:Neomorph



用8吋Samsung TabA 平板繪圖累積一下自己的電繪作品,題材是《異形:聖約》當中的新形態生物,都快忘記以前用噴修的方式可以大面積快速做出亮暗面,做概念設定繪圖很方便。

Neomorph fan art by Legna Huang
/Samsung Galaxy Tab A
/Corel Painter Mobile
#backburster #neomorph #aliencovenant
#conceptart #digitalpainting


然後這是接近成體的狀態




近Xenomorph的進化狀態




一種往Warrior Alien進化的亞種




越畫越快,這次直接用噴槍工具打輪廓作明暗。




欲罷不能了。




畫到肚子餓,搞成濃拉麵包裝去了...




在戶外等待看電影的下午茶時間畫了這個..




大概在這張之前都是使用平板內建的S pen繪製的,算是蠻習慣的..




這張開始我入手了Wacom Bamboo Smart stylus筆來繪製..






此時突發奇想,希望從胚胎到成形做一系列的生物過程紀錄..








立馬來比較一下,動作上沿著幼體增大來繪製草稿,最後再上色...最後猛然發現..




Neomorph真的是越畫越有中南美洲傳說中未確認生物 UMA / cryptid / 「Chupacabra」的味道...







本系列作品連結
我是雷雷好夥伴之《異形:聖約》觀後
《異形:聖約》觀後(2) – 最後的晚餐
《異形:聖約》觀後(3) – 導演漏了那些沒講


關於異形作品
一通五芒星符號傳真的背後:異形3
Ridley Scott/關於Prometheus2的訪談
其實是異形2.5集的異形5
普羅米修斯 自繪fan art:Deacon Alien
談異形作品(生物造型與設計)
Prometheus 類神角色陸續曝光
Prometheus 普羅米修斯的部分解答
Prometheus 觀後心得


繼續閲讀

《異形:聖約》觀後(3) – 導演漏了那些沒講



看完電影,心中好像有什麼東西是補完的,卻有很多東西再細想之後發覺「幹!導演你沒講啊!」 聖約號在後期基本上已經被大衛給控制,那麼,我的問題來了:「聖約號裏頭還在進行低溫睡眠的殖民居民們的後續將如何呢?」


這看起來好像可以解答1979年異形第一集的原因了,但我發現好像有哪些地方不對,「事情果然不是憨人想的那樣簡單」,好的,大衛森七七的投完黑流體炸彈了,甚至在聖殿裏頭完成到某一階段的研究了,「蛋 (Egg)」已然誕生了。


不過他沒有說蛋是誰下的啊啊啊啊啊啊。


不但是已經有蛋了,而且相應的生物體也已經有陸續接近成型,讓我們來看看關於蛋的狀況:



這是異形第一集(1979年)的狀況,圖為H.R.GIGER的噴修概念圖面,The Derelict中的牆面。



倒楣的肯恩(John Hurt as Kane)小跌倒,跌進了這歡樂的園地 (喂)



俯瞰大概是這種感覺,滿滿的一整個艙內都是,若沒記錯是Space Jockey台座的下方



肯恩的失神吋前(?) 歷史告訴我們,好奇心要人命,蓋危險。



聖約的場合,屬於小場域的空間,蛋的數量也不多,所以格外令我好奇,這孩子是誰的!!哼森七七!



古代的創造者都是最早的詐騙集團



所有寄身的當事人記憶斷片之前,最後看見的影像 (圖為聖約畫面)


好的,基於上列內容,我們可以發現LV-426其實也並沒有提到一整艘太空船裏頭的蛋究竟是誰下的,所以這也就形成了我的第二個問題,也就是導演沒講的內容部分。


聖約號到底到了哪個星球?


各位都明白,《異形:聖約》原先前往殖民地點鎖定為航程更遠的Origae-6,因為Oram在這場磁風暴意外中希望能夠快速接掌第二順位的領導並取得組員的信任,於是作出了決定:前往這個傳出「伊莉莎白蕭唱出約翰丹佛歌曲音頻」訊號的星球。不過,這裡是哪裡呢?


我們來釐清一下劇情,普羅米修斯片尾,只剩顆頭的大衛跟伊莉莎白蕭表示仍有其他太空船可供離開這星球之用,所以她們便使用了另艘太空船離開了,至於去了哪裡,十年之間發生了什麼事,目前是沒有交代的。



普羅米修斯的片尾,壓死莎莉賽隆飾演的維克斯小姐那艘太空船已破爛不堪,所以這艘確定是另外一艘沒錯。



然後我們用一張普羅米修斯的Mapping技術劇照,解析內部空間有1.黑流體儲放室,以及2.駕駛艙的位置,這樣的邏輯對照異形第一集的內容也頗合理,因為Dallas、Lambert、Kane發現Space Jockey駕駛台座旁下方的地上有個通道,往下可直達儲放異形卵的實質空間,對照H.R.GIGER當年的噴修概念圖,可見其空間需求極大。



這是第二天普羅米修斯探險隊出發,大衛進入的地方,比較類似聖約上映前大衛對著群眾投彈片段的艙庫。



本預告序幕片段,02:20處,投彈艙特寫



回到我們的問題上,伊莉莎白蕭與大衛、以及聖約號抵達的這顆星球到底是哪裡?


我們來看看,1979年異形第一集的LV-426片場陳設





雖然沒有實質根據,但我覺得聖約號抵達的這個地方就是LV-426,我必須重申,這個想法沒有任何根據,所以我可能是錯誤的,但我沒有打算為此負責(喂~)。


首先我們先來看LV-426的大氣及地理環境


異形小說化的第九章寫道:「在Acheron的日子是昏暗的黃昏,夜晚比最遠的星際還暗,因為星星不會透過其密集的氣氛照亮,以閃爍的光線軟化貧瘠的表面。」


LV-426赤道直徑為12,201公里,其地面重力相當於地球上的0.86。自轉時間約2小時。星球的地殼由鋁矽酸鹽組成,儘管有矽酸鎂侵入的跡象,呈現質地為玄武岩、流紋岩和微晶石熔岩流。儘管有證據表明過去的火山活動,但目前表面上尚無明顯的火山活動或構造。該星球環境被描述為「原始狀態」,主要由氮,水蒸氣,二氧化碳,微量的氧氣和少量的甲烷和氨組成。雖然星球體積小,卻有潛在的風暴氣候,環境時常受到強風的衝擊。所以,LV-426在原始狀態的條件下是不利人居的。



在異形續集殖民地居民稱呼LV-426的時候,會用一個字眼來稱呼補述,就是「冥河 (Acheron) 或者是黃泉」。



然而,我在意的點就是,伊莉莎白蕭與大衛乘坐的這台太空船的停放方式、跟LV-426的方式幾乎相同,幾乎是「摔進來的」,然而,地理氣候上兜不攏的話,這樣講好像相當的牽強,「沒錯!連我也覺得牽強!(喂)」,只是我想到聖約號還得特地帶著還在睡的2000人前往LV-426的話也怪怪的,1979年異形第一集的那艘遺跡太空船的英文名稱叫做The Derelict,很適合因撞毀或失事而棄置的用語,那麼聖約號片尾到底要去哪裡呢? 這讓我也很好奇,還是根本沒有要走? 以研究需要來看,聖約號太空船可以待在該星球軌道上滿足大衛繼續研究,同時將這次故事的星球作為實驗場也相當適合。(也已經是大衛的失樂園了)



2017-0519-小小的想法
我個人認為開著失去標準登陸艦的聖約號前往LV-426不現實的原因是具備進入氣圈功能的載具只剩田納西開的另一架有吊臂導索的工程用平台載具(Flying craft),若要做運輸生物或研究不適合(而且LV-426與LV-223的大氣組成一樣都是不適人居的,工程平台在無氧環境下作業困難度較高;故唯一適合研究且到處移動的便屬這裡了,我推論現行地質氣候尚未改變的LV-426) ;此外,預告中大衛在這星球投彈時並非以墜毀方式進入氣圈,而是以平順的方式停靠在上空,顯見後來聖約號組員徒步前往高地位置看到的這艘已經有「某些事故」發生了。因此,我對於該星球即為LV-426的推判基礎就在於此,不論當中有什麼故事發生,還頗合理,至於The Derelict裏頭的Space Jockey是否在裏頭,則是看故事怎麼說,同樣的,該星球的大氣組成與氣候、地質則是看是否會發生變化,我的推測才能吻合,所以我的推判乍看之下仍有不小的錯誤可能性存在。












我的理論是(先說我沒有根據,所以可能是錯的)首先,大衛已經投放大量的黑流體炸彈了,雖然底下的穿衣工程師種族全滅,「但是對於地質與植物的影響可能已經或準備開始發揮作用」,理由:聖約號組員踩到黑流體影響的孢子束,所以在1979年異形第一集當中看見LV-426的狀況就是大衛對這個星球後來的改造結果,大衛在發揮極限創造的長才之下發現黑流體本身的潛力不凡,但是最終的結果就是造成LV-426或LV-223這種不利於人居的景象,此時大衛才體認到「原來創造即是毀滅,天堂之路必須開啟地獄之門的真諦」。



我想分享一下關於Ridley Scott在《絕地救援》(The Martian)首映禮時的訪談中提到的:「ALIEN: Paradise Lost(普2)會帶領各位回到30多年前最早的異形電影,是誰、為何、在哪裡設計發明了ALIEN這樣的生物。」(當時還定名為Paradise Lost)



好的,在這樣的架構之下,我們又要回到一個問題了,就是第一個問題,蛋是誰下的? 我在這邊要稍微謹慎一些的原因是,很可能Ridley Scott並沒有打算用James Cameron蟻群生態觀去解釋異形的生態,但不容小覷的是當年第二集造成的轟動,讓異形這個題材正式從太空科幻作品轉換為動作片跑道的契機,商品化與玩具、廣告的合約源源不絕,刺激了各種作品後續的延伸。但在這之前,我回想起,如果是H.R.GIGER的原始概念的話,會是什麼?


我們再來看一下關於1979年異形製作的一些道具
好好想想吧!H.R.GIGER過世的前幾十年所說過的話!!
(前幾十年)



「這些蛋,...就是異形躺著等待的地方」,「雅美蝶~雅美蝶呀~這些人的肉可不好吃啊~」




這是一個正在繭蛹化中的人類,異形的討論網頁稱之為Eggmorphing,是一種不需要女王產卵也可以增加卵數的方式。



Ridley Scott在1979年異形第一集的導演版中,被繭蛹化的機工長Brett的遺體,是不是透過這一層面,讓你理解到黑流體的開發,會往什麼很威很強大的方向去演變呢? 不論你死體活體,都可以將你變成繭、蛹、蛋這類的物質,請記住Dallas艦長以及Hadley's Hope抬起頭還活著的殖民居民所說的話,「Kill me.....」


"Please... K- Kill me!"
―Mary (from Aliens)





「Kill me.....」

要怎麼樣的痛楚才會逼人說出「殺了我,拜託」這樣的話??? 這可能也推翻了我對於伊莉莎白蕭是大衛用來研發ALIEN QUEEN的假設。不過若真的是這樣演變的話,這也說明了Ridley Scott可能不走James Cameron蟻群的生態。



這樣是不是有點真相大白了? 蛋蛋怎麼來? 是不是又有一個方向可以解答了呢? 呵呵呵....



那個好好想想吧,是西遊記旅途的終點梗,也因為H.R.GIGER那句 Lie in wait 點醒了我。跑步回來專研這個字面上的意義,果然有了突破。(突你老師)


所以在這麼尷尬的猜測結果下,讓我們來聽首Remix版吧。




本系列作品連結
我是雷雷好夥伴之《異形:聖約》觀後
《異形:聖約》觀後(2) – 最後的晚餐
《異形:聖約》觀後(3) – 導演漏了那些沒講


關於異形作品
一通五芒星符號傳真的背後:異形3
Ridley Scott/關於Prometheus2的訪談
其實是異形2.5集的異形5
普羅米修斯 自繪fan art:Deacon Alien
談異形作品(生物造型與設計)
Prometheus 類神角色陸續曝光
Prometheus 普羅米修斯的部分解答
Prometheus 觀後心得



《異形:聖約》觀後(2) – 最後的晚餐




最後的晚餐

十二、這次要來談的是「最後的晚餐」,在電影中各位應該都發現到,原艦長(Branson)詹姆士法蘭柯的便當領得非常早。但在片商釋出的聖約日常中卻又看到很關鍵的影像畫面。這段畫面被視為《最後的晚餐》。

我們將1979年異形的《Nostromo》陳設與電玩《Isolation》中的、《聖約》中的彼此比較一下。


(圖-最後的晚餐 之比較)



(圖-最後的晚餐構圖法)



(圖-最後的晚餐構圖法)



可發現1979年異形至相關電玩、聖約作品的太空船內裝設定都是四通八達的、格局清楚且立體,所以在座位的空間感上,很容易做出「單點透視」的鏡位手法,從畫面中央的人眼人頭為視心(CV),向外擴散所有透視線,以視心左右為基線(BL),以此擴散,常見一些作品擁有此手法,如史丹利庫柏利克的作品。不但集中視覺中心,更透過主角位呈現偉大、凸顯之感。


(圖-Nostromo crew dinner)


我們再看看1979年彼此的座位順序,會發現Dalla艦長的位置並非強調耶穌位,但這位詹姆斯法蘭科所飾演的角色常是領導位,不論是鏡位或是披巾,都有這類意象成分在。(電影中他的形式藉口是「有點發燒」,披一塊布上肩變得合理了許多)。



(圖-Nostromo crew dinner的格局配置、重要與不重要的區別)


如果用主從關係搭配當年女性意識尚未抬頭、對於服務人類的機器人立場去看,就可以分出位高權重的一方、跟代表壓抑的女性主義及僕從的一方,如果用這種方式區別出階級意識,似乎也說得通就是,只是那不是我的本意,因為構圖得是明確的。Dallas的座位其實在電影中相當隨興,除非有講話才會進入鏡頭拍攝中心,否則坐的位置不會固定耶穌位。



(《異形:聖約》序幕:最後晚餐 "Alien: Covenant" PROLOGUE: LAST SUPPER)



(主副之分)


透過這個披巾與對白,我們可以清楚的分辨主與副之間的差異,副位的景深、距離,這在以前我們畫分鏡表都很理解,「刻劃凸顯鏡位」角色。


我們再看看關於犧牲的順位
1979年異形 – Dallas艦長 (2122)第二順位犧牲者 (Brett為第一)
2017年聖約 – Branson艦長第一順位犧牲者
**







注意:(導演版啟動自毀系統後,Lambert跟Parker遭遇Xenomorph就GG了,又發現Brett狀態已死、Dallas尚存一氣,所以用遭遇的順序來看為:(1)Brett→(2)Dallas→(3)Lambert/Parker。)


(圖-導演版裡會在片尾啟動自毀裝置後再見到繭化的Dallas與Brett,我覺得繭化的目的有卵的作用,這點留待未來再說。)



評論

觀察的結果,導入宗教元素來說對於本作品有更加親切之感。以劇本與時空構成需要而言皆然,將觀眾把現實世界與太空科技時代做整合,呈現一種「好似有高科技狀態,但離我們日常的現實並不遠」的觀感。而這種目的各位可以從武器設定上面的專訪看見。(如下),不過我不會用達文西密碼的座位順次去解析的,因為這沒有意義,看過聖約的應該懂。(還抹大拿的瑪麗亞哩...)


Alien Covenant's Armor, Weapons, and Blood Effects!



我覺得後續應該會有,寫起來壓力應該也蠻大的,目前在等The Art and Making of Alien: Covenant: The Art of the Film美術設定集與聖約的藍光到手,屆時再看看有什麼宅梗。先這樣。


本系列作品連結
我是雷雷好夥伴之《異形:聖約》觀後
《異形:聖約》觀後(2) – 最後的晚餐
《異形:聖約》觀後(3) – 導演漏了那些沒講


關於異形作品
一通五芒星符號傳真的背後:異形3
Ridley Scott/關於Prometheus2的訪談
其實是異形2.5集的異形5
普羅米修斯 自繪fan art:Deacon Alien
談異形作品(生物造型與設計)
Prometheus 類神角色陸續曝光
Prometheus 普羅米修斯的部分解答
Prometheus 觀後心得